《滴天髓》下部第11-20章

第11章 闲神

一二闲神用去么,不用何妨莫动它;半局闲神任闲着,要紧之场作自豪。

原注:喜神不必多也,一喜而十备矣;忌神不必多也。一忌而十害矣。自喜忌之外,不足以为喜,不足以为忌,皆闲神也。

如以天干为用;成气成合,而地支之神,虚脱无气,冲合自适,升降无情;如以地支为用,成助成合,而天干之神,游散浮泛,不碍日主,主阳辅阳,而阳气停泊,不冲不动,不合不助;日月有情,年时不顾,日主无害,日主无气情;日时得所,年月不顾,日主无害,日主无冲无合,虽有闲神,只不去动他,但要紧之地,自结营寨。至于运道,只行自家边界,亦足为奇。

任氏曰:有用神必有喜神,喜神者,辅格助用之神也,然有喜神,亦必有忌神忌神者,破格损用之神也。自用神、喜神、忌神之外,皆闲神也。惟闲神居多,故有一二半局之称,闲神不伤体用,不碍喜神,可不必动它也。任其闲着,至岁支遇破格损用之时,而喜神不能辅格护用之际,谓要紧之场,得闲神制化岁运之凶神忌物,匡扶格局喜用;或得闲神合岁支之神,化为喜用而辅格助用,为我一家人也。此章本文,所重者在末句“要紧之场,作自家”也,原注未免有误。至云虽有闲神,只不去动它,要紧之场,自结营寨,至于运道,只行自家边界,诚如是论,不但不作自家,反作贼鬼提防矣。此非一定之理也。如用木,木有余,以火为喜神,以金为忌神,以水为仇神,以土为闲神;木不足,以水为喜神,以土为忌神,以金为仇神,以火为闲神,是以用神必得喜谉之佐,闲神之助,则用神有势,不怀忌神矣,木论如此,余者可知。

庚寅 戊子 甲寅 丙寅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甲木生于子月,两阳进气,旺印生身,支坐三寅,松柏之体,旺而且坚,一点庚金临绝,不能克木,反为忌神,寒木向阳,时干丙火清透,敌其寒凝,泄其菁英,而为用喜神冬火本虚,以寅木为喜神,月干戊土能制水,又能生金,故为闲神,以水为仇神,喜其丙火清纯。至卯运泄水生火,早登科甲;壬辰癸巳,得闲神制合,官途平坦;甲午乙未,火旺之地,仁至尚书。

甲子 丁卯 甲寅 庚午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木生于促春,支逢禄刃,干透比肩,旺之极矣,时上庚金,无根为忌,月干丁火为用,通辉之气。所以早登之路,仁至观察;惜无土之闲神,运至壬申,金水并伤体用,故不能免祸耳。

出门要向天涯游,何事裙钗瓷意留。

原注:本欲奋发有为者也,而日主有合,不顾用神,用神有合,不顾日主,不欲贵而遇贵,不欲禄而遇禄,不欲合而遇合,不欲生而遇生,皆有情而反无情,如禄钗这留不去也。

任氏曰;此乃贪合不化之意也,既合宜化之,化之喜者,名利自如;化之忌者,灾咎必至。合而不化,谓绊住留连,贪彼忌此,而无大志有为也。日主有合,不顾用神之辅我。而忌其大志也;用神有合,不顾日主之有为,不佐其成功也,又有合神真,本可化者,反助其从合之神而不化也;又有日主休囚,本可从者,反逢合神之助而不从也。此皆有情而反无情,如禄钗之恣意留也。

乙未 庚辰 戊辰 丙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戊土生于季春,乙木官星透露,盘根在未,余气在辰,本可为用。嫌其合庚,谓贪合忌克,不顾日主之喜我,合而不化。庚金亦可作用,又有丙火当头,至二十一岁,因小试不利,即弃诗书,不事生产,以酒为事;且曰:高车大纛不为荣,连陌度阡,吾不为富,惟此怡悦性情,适吾口体,以终吾身,足矣!

丁丑 癸卯 丙戌 辛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火生于仲春,印正官清,日元生旺,足以用官。所嫌丙辛一合,不顾用神之辅我,辛金柔软,丙火逢之而怯,柔能制刚,恋恋不舍,忌有为之志;丙嫌卯戌合而化劫,所以幼年过目成诵,后因恋洒色,废学亡资,竟为酒色丧身,一事无成。

不管白雪与明月,任君策马朝天阙。

原注:日主乘用神而驰骤,无私意牵制也;用神随日主而驰骤,无私情羁绊也。足以成其大志,是无情而有情也。

任氏曰:此乃逢冲得用意也,冲则动也,动则驰也。局中除用神喜神之外,而日主与他神有所贪恋者,得用神喜神冲而去之,则日主无私意牵制,乘喜神之势而驰骤矣。局中用神喜神与他神有所贪恋者,日主能冲克他审而去之,则喜神无私之羁绊,随日主而驰骤矣。此无情而反有情,以丈夫之志,不恋私情而大志有为也。

丁卯 辛亥 丙寅 丙申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乙巳

此造杀虽秉令,而印绶亦旺,兼之比劫并透,身旺足以用杀。用杀不宜合杀,合则不显,加以辛金贴身,而日主之情,必贪恋羁绊。喜其丁火劫去辛金,使日主无贪恋之私,申金冲动寅木,使日主无牵制之意。更妙申金滋杀,日主依喜用而驰骤矣。至戊申运,登科发甲,大志有为也。

辛巳 丙申 壬寅 庚戌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壬水生于申月,虽秋水通源,而财杀并旺,以申金为用。第天干丙辛、地支申巳皆合,合之能化,亦可帮身,合之不化,反为羁绊,不顾日主,喜我为用也,且金当令,火通根,只有贪恋之私,而无化合之意。妙在日主自克丙火,使丙火无暇合辛,寅去冲动申金,使其克木、则丙火之根反拔,而日主之壬,固无牵制之私,用神随日主而驰骤矣,至癸巳运,连登甲第,仕至观察,而成其大志也。

 

第12章 从象

原注:日主孤立无气,无地人元,绝无一毫生扶之意,财官强甚,乃为真从也。

既从矣,当论所从之神。如从财,只以财为主;财神是木而旺,又看意向,或要火、要土。要金,而行运得所者吉,否则凶,余皆仿此,金不可克木,克木财衰矣。

任氏曰:从象不一,非专论财官而已也。日主孤立无气,四柱无生扶之意,满局官星,谓之从官,满局财星,谓之从财。如日主是金,财神是木,生于春令,又有水生,谓之太过,喜火以行之;生于夏令,火旺泄气,喜水以生之;生于冬令,水多木泛,喜土以培之,火以暖之则吉,反是必凶,所谓从神又有吉和凶也。尚有从旺、从强、从气、从势之理,比从财官更难推算,尤当审察,此四从,诸书所未载,余之立说,试验确实,非虚言也。

从旺者,四柱皆比劫,无官杀之制,有印绶之生,旺之极者,从其旺神也。运行比劫印绶制则吉;如局中印轻,行伤食亦佳;官杀运,谓之犯旺,凶祸立至;遇财星,群劫相争,九死一生。

从强者,四柱印绶重重,比劫叠叠,日主又当令。绝无一毫财星官杀之气,谓二人同心,强之极矣,可顺而不可逆也。财纯行比劫运财吉,印绶运亦佳,食伤运有印绶冲克必凶,财官运为触怒强神,大凶。

从气者,不论财官、印绶、食伤之类,如气势在木火,要行木火运,气势在金水,要行金水运,反此必凶。

从势者,日主无根,四柱财官食伤并旺,不分强弱,又无劫印生扶日主,又不能从一神而去,惟有和解之可也。视其财官食伤之中,何其独旺,则从旺者之势。如三者均停,不分强弱,须行财运以和之,引通食伤之气,助其财官之势则吉;行官杀运次之;行食伤运又次之;如行比劫印绶,必凶无疑。试之屡验。

戊戌 丙辰 乙未 丙戌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乙木生于季春,蟠根在未,余气在辰,似乎财多身弱,但四柱皆财,其势必从。春土气虚,得丙火发实之,且火乃木之秀气,土乃火之秀气,三者为全,无金以泄之,无水以靡之。更喜运走南方火地,秀气流行,所以第发丹墀,鸿笔奏三千之绩,名题金榜,鳌头冠五百之仙也,志有为也。

壬寅 壬寅 庚寅 戊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庚金生于孟春,四支皆寅,戊土虽生犹死。喜其两壬透干年月,引通庚金,生扶嫩木而从财也。亦是秀气流行,更喜运走东南不悖,木亦得其敷荣,所以早登甲第,仕至黄堂。

丙寅 庚寅 壬午 乙巳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壬水生于孟春,木当令,而火逢生,一点庚金临绝,丙火力能锻之,从财格真。水生木,水生木,木生火,秀所流行,登科发仁,至侍郎。

凡从财格,必要食务吐秀,不但功名显达,而且一生无大起倒凶灾。盖从财最忌比劫运,柱中有食伤,能化比劫生财之妙也。若无若食伤吐秀,书香难遂,一逢比劫,无生化之情,必有起倒刑伤也。

丁卯 壬寅 庚午 丙戌

辛丑 庚子 乙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庚生寅月,支全火局,财生杀旺,绝无一毫生扶之意;月干壬水,丁壬合而化木,又从火势,皆成杀党,从象斯真,中乡榜,挑知县,酉运丁艰,丙运仕版连登,申运诖误落职。

辛巳 辛丑 乙酉 乙酉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乙木生于季冬,支全金局,干透两辛,从杀斯真。戊戌运连登甲第,置身翰苑;丁酉丙申,火截脚而金得也,仕版连登;乙未运,冲破金局,木得蟠根,不禄。

癸卯 乙卯 甲寅 乙亥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甲木生于仲春,支逢两卯之旺、寅之禄,亥之生,干有乙之助,癸之印旺之极矣,从其旺神。初行甲运,早采芹香;癸丑北方湿土,亦作水论,登科发甲;壬子印星照临,辛亥金不通根,支逢生旺,仕至黄堂;一交庚砘,土金并旺,触其旺神,故不能免咎也。

丙午 甲午 丙午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丙生仲夏,四柱皆刃,天干并透甲丙,强旺极矣,可顺而不可逆也。初运乙未,早游泮水,丙运登科,申运大病危险,丁运发甲,酉运丁艰,戊戌己运仕途坦平,亥运犯其旺神,死于军前。

癸酉 癸亥 庚申 丁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庚金生于孟冬,水势当权,金逢禄旺,时干丁火无根,局中气势金水,亦是从金水而论,丁反为病。初交癸亥,去其丁火,其乐自如;壬戌运入泮,而丧服重重,因戌土之制水也;辛酉庚申,癸科发甲,出仕琴堂;己未运转南方,火土齐来,诖误落职;戊午,更多破耗而亡。

丙戌 壬辰 癸巳 甲寅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癸水生于季春,柱中财、官、伤三者并旺,印星伏而无气,日主休囚无根,惟官星当令,须从官星之势。所喜坐下财星,引通伤官之气,至甲午运,会成火局生官,云程直上;乙未出仕,申酉运有丙丁盖头,仕途平坦,戊戌运仕至观察;至亥运帮身,冲去巳火,不禄。所谓弱之极者不可益也。

癸酉 乙丑 丙申 丙申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丙火生丑临申,衰绝无气,酉丑拱金,月乙木凋枯无根,官星坐财,伤逢财化,从化金水之势。癸亥运中,入泮登科;辛酉庚申,去印生官,由县令而迁州牧,宦囊丰厚;己未南方燥土,伤官助劫,不禄。

 

第13章 化象

化得真者只论化,化神还有几般话。

原注:如甲日主生于四季,单遇一位已土,在月时上合遇壬、癸、甲、乙、戊,而有一辰字,乃为化得真。又如丙辛生于冬月,戊癸生于夏月,乙庚生于秋月,丁壬生于春月,独自相合,又得龙以运之,此为真化矣。既化矣,又论化神。如甲己化土,土阴寒,要火气昌旺;土太旺,又要取水为财,木为官,金为食神。随其所向,论其喜忌,再见甲乙,亦不作争合妒合论。盖真化矣,如烈女不更二夫,岁运遇之皆闲神也。

任氏曰:合化之原,昔黄帝礼天于圜邱,天降十干,爱命大挠作十二支以配之。故日干曰天干,其所由,合即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之义。依数推之,则甲一、乙二、丙三、丁四、戊五、己六、庚七、辛八、壬九、癸十也。如“洛书”以五居中,一得五为六,故甲与己合;二得五为七,故乙与庚合;三得五为八,故丙与辛合;四得五为九,故丁与壬合;五得五为十,故戊与癸合。合则化,化亦必得五土而后成,五土者辰也。辰土居春,时在三阳,生物之体,气辟而动,动则变,变则化矣。且十干之合,而至五辰之位,则化气之元神发露。故甲己起甲子,至五位逢戊辰而化土;乙庚到丙子,至五位逢庚辰而化金;丙辛起戊子,至五位逢壬辰而化水;丁壬起庚子,至五位逢甲辰而化木;戊癸起壬子,至五位逢丙辰而化火。此相合相化之真源,近世得传者少,只知逢龙而化,不知逢五而化,辰龙之说,供引之意,如果辰为真龙。则辰年生人为龙,可行雨,而寅年生人为虎,必伤人矣。至于化象作用,亦有喜忌配合之理,所以“化神还有几般话”也。非化斯神,喜见斯神,执一而论也,是化象亦要究其衰旺,审其虚实,察其喜忌,则吉凶有验,否泰了然矣。如化神旺而有余,宜泄化神之神为用;化神衰而不足,宜生助化神之神为用。如甲己化土,生于未戌月,土燥而旺,干透丙丁,支藏巳午。谓之有余,再行火土之运,必太过而不吉也。须从其意向,柱中有水,要行金运;柱中有金,要行水运;无金无水,土势太旺,秘要金泄之;火土过燥,要带水之金运以润之。生于丑辰月,土湿为弱,火虽有虚,水木无而实,或干支杂其金水,谓之不足,亦须从其意向。柱中有金,要行火运;柱中有水,要行土运;金水并见,过于虚湿,要带火之土运以实之,助起化神为吉也。至于争合妒合之说,乃谬论也,既合而化,如贞妇配义夫,从一而终,不生二心,见戊己是彼之同类,遇甲乙是我之本气,有相让之谊。合而不化,勉强之意,必非佳偶。见戊己多而起争妒之风,遇甲乙众而更强弱之性。甲己之合如此,余可类推。

乙丑 甲申 甲辰 己巳

癸未 壬午 辛巳 庚辰 己卯 戊寅

年月两干之甲乙,得当令之申金、丑内之辛金制化,不起争妒之风。时干己土临旺,与日主亲切而合,合神真实,乃谓真化。但秋金当令,化神泄气不足。至午运助化神,中乡榜;辛巳金火土并旺,癸黄甲,宴琼林,入翰苑,仕黄堂,庚辰合乙制化比劫,仕至藩臬。

戊辰 壬戌 甲辰 己巳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甲木生于季秋,土旺乘权,克去壬水,又无比劫,合神更真,化气有余。惜运走东北水木之地,功名仕路,不及前造,至丑运丁酉年,暗会金局,泄化神而吐秀,登科;戊戌年发甲,仕至州牧。

己卯 丁卯 壬午 甲辰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壬水生于仲春,化象斯真。最喜甲木元神透露,化气有余。余则宜泄,斯化神吐秀,喜其坐下午,午生辰土,秀气流行。少年科甲,翰苑名高,惜乎中运水旺之地,未能显秩,终于县宰。

己卯 丁卯 壬午 癸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此与前造只换一卯字,化象更真,化神更有余。嫌其癸劫争财,年干己土,透隔无根,不能去其癸水。午火未能流行。此癸水,真乃夺标之客也。虽中乡榜,终不能出仕。

丙戌 戊戌 癸巳 壬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癸水生于季秋,丙火透而通根,化火斯真。嫌其时透壬水克丙,只中乡榜,直至卯运,壬水绝地,挑知县,历三任而不升,亦壬水夺财之故也。

 

第14章 假从

真从之象有几人,假从亦可发其身。

原注:日主弱矣,财官强矣,不能不从;中有比劫暗生,从之不真。至于岁运财官得地,虽是假从,亦可取富贵,但其人不能免祸,或心术不端耳。

任氏曰:假从者,如人之根浅力薄,不能自立,局中虽有劫印,亦自顾不暇,而日主亦难依靠,只得投从于人也。其象不一,非专论财官而已也。与真从大同小异。四柱财官得时当令,日主虚弱无气,虽有比劫印绶生扶,而柱中食神生财,财仍破印;或有官星制劫,则日主无从依靠,只得依财官之势,财之势旺,则从财,官之势旺,则从官。从财行食伤财旺之地,从官行财官之乡,亦能兴发,看其意向,配其行运为是。然假从之象,只要行运安顿,假行真运,亦可取富贵。何谓真运?如从财有比劫分争行官杀运必贵,行食伤运必富。有印绶暗生要行财运;有官杀泄气之气,要行食伤运。如从官杀,有比劫帮身,逢官运而名高;有食伤破官,行财运而禄重。有印绶泄官,要财运以破印,谓假行真运,不贵亦富,反此者凶,或趋势忌义,心术不端耳。若能岁运不悖,抑假扶真,纵使身出微,亦能崛起家声,所为亦必正矣。此乃源浊流清之象,宜深究之。

癸巳 乙卯 己亥 癸酉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春土虚脱,杀势当权,财遇旺支,喜其巳亥逢冲破印,格成弃命从杀。第卯酉冲杀,巳酉半会金局,不作真从而论。所以出身寒微。妙在中隔亥水,谓源浊流清,故能崛起家声,出类拨萃,早游泮水。壬子运中,连登科甲,以中书而履黄堂,擢观察,辛亥运金虚水实,相生不悖,仕途平坦;将来庚戈戌,土金并旺,水木两伤,恐不免意外风波耳。

丁丑 壬寅 丙申 壬辰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丙火生于初春,火虚木嫩,嫩木逢金,紧贴相冲,运根拔尽,申金又辰土生扶,杀势愈旺,格成从杀,用财更妙。年支丑土,生金晦火,故身出官家,早登科甲;运走西北金水,仕至观察,虽逢土运,仍得金以化之,所以无险阻也。

乙卯 己卯 戊辰 癸亥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戊土生于仲春,木正当权,坐下辰土,蓄水养木,四柱绝无金气。又得亥时,水旺生木,又无火以生化之,格取从官,非身衰论也。虽非科甲出身,运走丙子乙亥,连登仕版,位至封疆;至癸酉运,落职而亡。

丁卯 丙寅 辛亥 庚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辛金生于孟春,天干丙丁庚辛阴阳相克,且金绝火生,地支寅木当令,日时寅亥化木,格取从杀。运走水地,生木助火,一无凶处,连登甲榜,由县宰至郡守,生三子,皆秀发。

癸亥 乙卯 己未 丁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己土生于仲春,春木当令会局,时干丁火,被年上癸水克去,未土又会木局,不得不从杀矣。科甲出身,仕至观察。

 

第15章 假化

假化之人亦多贵,孤儿异姓能出类。

原注:日主孤弱而遇合神真,不能不化,但暗扶日主,合神又虚弱,及无龙以运之,则不真化。至于岁运扶起合神,制伏忌神,虽为假化,亦可取富贵,虽是异姓孤儿,可出类拔萃,但其人多执滞偏拗,作事不进,骨肉欠遂。

任氏曰:假化之局,其象不一,有合神真而日主孤弱者,有化神有余而日带根苗者,有合神不真而日主夫根者,有化神不足而日主无气者,有既合化神而日主得劫印生扶者,有既合化而闲神来伤化气者,故假化比真化尤难,更宜细究,庶得假化之机。如甲己之合,生于丑戌月,合神虽真,而日主孤弱无助,不能不化,但秋冬气翕而寒,又有金气暗泄,岁运必须逢火,去其寒湿之气,则中气和暖矣,。生于辰未之月,化神虽有余,而辰乃木之余气,未是通根身库,木未尝无根,但春夏气辟而暖,又有水木藏根,岁运必须土金之地,去其木之根苗,则无分争矣。如乙庚之合,日主是木,生于夏令,合神虽不真,而日主泄气无根,土燥又不能生金,岁运必须之土,则能泄火养金矣。生于冬令,金逢泄气而不足,木不纳水而无气,纵有土而冻,不能生金止水,岁运必须带火之土,则解冻而气和,金得生而不寒矣。如丁壬之合,日主是丁,生于春令,壬水无根,必从丁合,不知木旺自能生火,则丁火反不从壬化木,或有比劫之助,岁运必须逢水,则火受制而木得成矣。如丙辛之合,日主是火,生于冬令,重重金水,既合且化,嫌其柱中有土,暗来损我化神,湿土虽不能止水,而水究竟混浊不清,岁运必须逢金土,则气流行而生水,化神自真矣。如是配合,以假成真,亦能名利双全,光前裕后也。总之格象非真,未免幼遭孤苦,早见蹭踫,否则其人执傲迟疑。倘岁运不能抑假扶真,一生作事不进,名利无成也。

己卯 甲戌 甲子 己巳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天干两甲逢两已,各自相合,地支卯戌合,虽不能化火生土,却无争妒之意,虽是假化,却有情而不悖。未运破其子水,中乡榜;庚午己巳,生助化神,出仕琴堂。

甲子 丙子 甲申 己巳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甲木生于仲冬,印绶当权,本是杀印相生,无如坐下绝地,虚极不受水生,见己土贪合,合神虽真而失令,必赖丙火之生,解其寒凝之气。嫌其旺水秉令,则火亦虚脱,不能生扶,化神假而不清,因之人品不端,至庚辰运甲午年,克木生土,中乡榜而不仕。

甲寅 丁丑 甲戌 己巳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木生于丑月,己土通根临旺,年之禄比,见丁火有相生之谊,无争妒之势,虽是假化,动有情而不悖。至庚辰运,科甲连登;辛巳任午,南方火地,生助化神,仁至黄堂。

甲寅 辛未 癸亥 戊午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癸水生于季夏,木火并旺,月干辛金无气,不能生水,日主虽旺地,仍受火土两带,时干戊土,合神真而且旺,日主不能从合矣。初运壬申癸酉,金水并旺,孤苦不堪;至甲戌运,支会火局,出外大得际遇;乙亥水逢木泄,支得会局,名成异路,财帛丰盈;一交丙子,火不通根,诖误落职,至壬子年不禄。

甲辰 丁卯 壬辰 辛亥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壬水生于仲春,虽时逢禄印,而化神当令,又年干元神透出,时干辛金无根临绝,丁火合神,足以克之。辛金不能生水,则亥水非壬之禄旺,乃甲之长生,日干不得不从合而化矣。运走南方火地,采芹食廪,战胜棘闱;至壬申癸酉,金水破局,不但不能出仕,而且刑伤破耗。

 

第16章 顺局

一出门来只见儿,吾儿成气构门闾:从儿不管身强弱,只要吾儿又得儿。

原注;此与成象、从象、伤官不同,只取我生者为儿。如木遇火,成气象,如戊已日遇申酉戌成西方气,或巳酉丑全会金局,不论日主强弱,而又看金能生水气,转成生育之意。此为流通,必然富贵。

任氏曰:顺者,我生之也;只见儿者,食伤多也;构门闾者,月建逢食伤也,月为门户,必要食伤在提纲也;不论身强弱者,四柱虽有比劫仍去生助食伤也;吾儿又得儿者,必要局中有财,以成生育之意也。如己身碌碌庸庸,无作无为,得子孙昌盛,振起家声,又要运行财地,儿又生孙,可享儿孙这荣矣。故为顺局。从儿与从财官不同也。然食伤生财,转成生育,秀气流行,名利皆遂。故以食伤为子,财即是孙,孙不能克祖,可以安享荣华。如见官星,谓孙又生儿,则曾祖必受其伤,故见官杀必为已害。如见印绶,是我之父,父能生我,我自有为,焉能容子?子必遭殃。无生育之意。其祸立至,是以从儿格最忌印运,次忌官运。官能泄财,又能克日,而食伤又与官星不睦,忘生育之意,起争战这风,不伤人丁,则散财矣。

丁卯 壬寅 癸卯 丙辰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癸水生于孟春,支全寅、卯、辰,东方一气,格成水木从儿,以时干丙火为用,所谓儿又生儿。只嫌月干壬水为病,喜丁火合壬化术,反生丙火,转成生育之意,所以早登科甲,置身翰苑,仕至封疆;申运木火绝地,不禄。

丁巳 癸卯 癸卯 丙辰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癸水生于仲春,木旺乘权,四柱无金,亦水木从儿。寅运支类东方,甲戌年入泮,丙子年中乡榜,其不及前造者,月干癸水争财,无制合之美也。喜其财星有势,仕路定可亨通。

己未 丁丑 丙戌 戊戌

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丙火生于季冬,满局皆土,格成火土从儿,丑中辛财为用,谓“一个玄机暗里存”也。所嫌丁火盖头,通根未戌,忌神深重,未能显秩。妙在中运走癸酉壬申,喜用齐来,宦途顺遂。

己未 辛未 丙戌 戊戌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丙火生于季夏,满局皆土,格取从儿,月干辛金独发,所谓从儿又见儿也。大象观之,胜于前造,其功名富贵反不及者何也?前造金虽不现,而丑内蓄藏三冬湿土,能晦火养金,此辛金显露,而九夏熔金,根气不固,未戌丁火当权,所谓“凶物深藏”也兼之运走东南木火之地,虽中乡榜,一教终身。

甲午 丁丑 甲午 丙寅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木生于季冬,火虚而幸通根有焰,格取从儿。木虽进气,又逢禄比帮身,所谓从儿不论身强弱,非身弱论也。前造过于燥烈。此则湿土逢燥,地润天和,生肓不悖。联登甲第,仕至待郎。

辛丑 辛丑 戊申 壬子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戊土生于季冬,辛金并透通根坐下申金壬水,旺而逢生,纯粹可观,早游泮水,至亥运,类聚北方,高攀秋桂;交戊戌通根燥土,夺去壬水,至丙寅年冲去申金壬水之根,体用两伤,不禄。

庚子 庚辰 戊申 辛酉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此造戊生季春,局中层叠庚辛,格取从儿,喜其支会财局,生肓有情,与前大同小异,此因中年运土金,生助财星,所以甲第联登,仕至郡守;前造之不禄不仕,实运之背也。

壬寅 辛亥 辛亥 壬辰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辛金生于孟冬,壬水当权,财逢生旺,金水两涵,格取从儿。读书一目数行,至甲寅运,登科发甲;乙卯运由署郎出守黄堂;一交丙辰,官印齐来,又逢戊戌年冲动印绶,破其伤官,不禄。

壬子 辛亥 辛卯 辛卯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辛金生于孟冬,水势当权,虽天干三透辛金,而地支临绝,格取从儿,读书过目成诵,早年入泮,甲寅拨贡出仕县宰,乙卯运仕路顺遂,丙辰诖误,至戌年旺土克水而殁。

凡从儿格,行运不背,逢财者未有不富贵者也;且透气流行,人必聪明出类,学问精通。

 

第17章 反局

君赖臣生理最微,儿能救母泄天机,母慈灭子关因异,夫健何为又怕妻。

原注:木君也,土臣也。水泛木浮,土止水则生木,木旺火炽,金伐木则生火,火旺土焦,水克火则土;土重金埋,木克土则生金旺则水浊,火克金则生水,皆君赖臣生也,其理最妙。

任氏曰:君赖臣生者,印绶太旺之意也。此就日主而论,如日主是木为君,局中之土为臣,四柱重逢壬癸亥子,水势泛滥,木气反虚,不但不能生木,抑且木亦不能纳受其水,木必浮泛矣;必须用土止水,则木中托根,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破其印而就其财,犯上之意,故为反局也。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亦同此论,如水是官星,木是印绶 ,水势太旺,亦能浮木,亦须见土而能受水,以成反生之妙,所以理最微也。火土金水,皆同此论。

壬辰 壬子 甲寅 戊辰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甲木生于仲冬,虽日坐禄支,不致浮泛,而水势太旺;辰土虽能蓄水,喜其戊土透露,辰乃木余气。足以止水托根,谓君赖臣生也。所以早登科申,翰苑名高;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运,禄位未可限量也。

壬戌 壬子 甲子 戊辰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甲木生于仲冬,前造坐寅而实,此则从子而虚,所喜年支带火之戌土,较辰土力量大过矣。盖戊土之根固,足以补日主之虚,行运亦同,功名亦同,仕至尚书。

己巳 戊辰 辛酉 己亥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陈提督造,辛生辰月,土虽重叠,春土究属气辟而松;木有余气,亥中甲木逢生,辰酉辗转相生,反助木之根源,遥冲巳火,使其不生戊巳之土,亦君赖臣生也。其不就书香者,木之元神不透也,然喜生化不悖,运走东北不木之地,故武职超群。

戊午 丁巳 己卯 庚午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已土生于孟夏,局中印星当令,火旺土焦,又能焚木,至庚子年春闱奏捷,带金之水足以制火之烈,润土之燥也。其不能显秩,仁路蹭蹬者,局中无水之故也。

原注:木为母,火为子。木被金伤,火克金则生木;火遭水克,土克水则生火;土遇木伤,金克木则生土;金逢火炼,水克炎则生金;水因土塞,木克土则生水,皆儿能生母之意。此意能夺天机。

任氏曰:儿能生母之理,须分时候而论也。如土生冬令,寒而且凋,逢金水必冻,不特金能克木,而水亦能克木也;必须火以克金,解水之冻,木得阳和而发生矣。火遭水克,生于春初冬尽,木嫩火虚,非但火忌水,而木亦忌水,必须土来止水,培木之精神,则火得生,而木亦荣矣。土遇木伤,生于冬末春初,木坚土虚,纵有火,不能生湿土,必须用金伐木,则火有焰而土得生矣。金逢火炼,生于春末夏初,木旺火盛,必须水来克火,又能湿木润土,而金得生矣。水因土寒,生于秋冬,金多水弱,土入坤方,而能塞水,必须木以疏土,则水势通达而无阻隔矣。成母子相依之情。若木生夏秋,火在秋冬,金生冬春,水生春夏,乃休囚之位,自无余气,焉能用生我之神,以制克我之神哉?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之神,皆同此论。

甲申 丙寅 甲申 庚午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春初木嫩,双冲寅禄,又时透庚金,木嫩金坚,金赖丙火逢生临旺;尤妙五行无水。谓儿有救母,使庚申之金,不伤甲木。至巳运,丙火禄地,中乡榜,庚午运发甲,辛未运仕县宰。总嫌庚金盖头,不能升迁,壬申运不但仕路蹭蹬,亦恐不禄。

甲申 丙子 乙酉 丙戌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乙木生于仲冬,虽逢相位,究竟冬凋不茂,又支类西方,财杀肆逞,喜其丙火并透,则金不寒,水不冻,寒木向阳,儿能救母。为人性情慷慨。虽在经营,规模出俗,创业十余万。其不利于书香者,由戌土生杀坏印之故也。

丙辰 乙未 壬辰 甲辰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壬水生于季夏,休囚之地,喜其三逢辰支,通根身库,辰土能蓄水养木,甲乙并透,通根制土,儿能生母。微嫌丙火泄木生土,功名不过一衿;妙在中晚运走东北水木之地,捐出纳出仕,位至藩臬,富有百余万。

癸卯 乙卯 己卯 辛未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己土生于仲春,四杀当令,日元虚脱极矣,还喜湿土能生木,不愁木盛,若戊土必不支矣。更妙未土,通根有余,足以用辛金制杀,儿能生母。至癸酉年,辛金得禄,中乡榜,庚戌出仕县令。所嫌者,年干癸水,生木泄金,仕路不显,宦囊如洗。为官清介,人品端方。

原注:木母也,火子也,太旺谓之慈母,反使火炽百焚灭,是谓灭子。火土金水亦如之。

任氏曰:母慈灭子之理,与君赖卧生之意相似也,细究这,均是印旺,其关异者,君赖臣生,局中印绶

虽旺,柱中财星有气,可用财破印也。母慈灭了。纵有财星无气,未可以财星破印也。只得顺母之性,助其子也。岁运仍行比劫之地,庶母慈而子安;一见财星食伤之类,逆母之性,无生育之意,灾咎必不免矣。

癸卯 甲寅 丁卯 甲辰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此造俗谓杀印相生,身强杀浅,金水运名利双收,不知癸水之气,尽归甲木,地支寅、卯、辰全,木多火熄,初运癸丑壬子,生木克火,刑伤破耗;辛亥、庚戌、巳酉、戊申,土生金旺,触卯木之旺神,颠沛异常,夫存生之地,是以六旬以前,一事无成。丁未运助起日元,顺母这性,得际遇,娶妾连生两子:及丙午二十年,发财数万,寿至九旬外。

戊戌 丙辰 辛丑 戊戌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辛金生季春,四柱皆土,丙火官星,元神泄尽,土重金坦,母多灭子。初运火土,刑丧破败,荡焉无存:一交庚申,助起日元,顺母之性,大得际遇;及辛酉,拱保辰丑,捐纳出仕;壬戌运,土又得地,诖误落职。

丙戌 戊戌 辛丑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此与前只换一戌字,因初己亥、庚子、辛丑金水,丑土养金,出身富贵辛运加捐;一交壬运,水木齐来,犯母之性,彼以土重逢木必佳,强为出仕,犯事落职。

壬子 壬寅 甲子 壬申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此俗论木生孟春,时杀独清。许其名高禄重,不知春初嫩木,气又寒凝,不能纳水;时支申金,乃壬水生地,又子申拱水,乃母多灭子也。惜运无木助,逢火运与水战,犹恐名利无成也。初行癸卯甲辰。东方木地,顺母助子。荫庇大好;一交乙巳,运转南方,父母并亡。财散人离;丙行水火交战,家业破尽而逝。

原注: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虽蛙,土能生金而克木。是谓夫健而怕妻。火土金水和之,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之逢寒金而生水。水生金者,润地之燥;火生木者,解天之冻。火楚木而水竭,土渗水而木枯皆反局,学得须细详其玄妙。

任氏曰: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旺土多,无金不怕,一见庚申辛酉字,金克木,是谓夫健而所妻也。岁运逢金,亦同此论。如甲寅乙卯日元,是谓夫健,四柱多土,局内又有金,或甲日寅月,乙日卯月,年时土多,干透庚辛之金。所谓夫健怕妻,如木无气而土重,即不见金。夫衰妻旺,亦是怕妻,五行皆同此论。其有水生土得,制火之烈;火生水者。敌金之寒;水生金者,润土之燥;火生木者,解水之冻。火旺逢燥土而水竭,火能克水矣;土燥遇金重而水渗,土能克木矣;金重见水泛而木枯,金能克木矣;水狂得木盛而火熄,水能克土矣;木众逢火烈而土焦,木能克金矣。此皆五行颠倒之深机,故谓反局,学者宜细详玄妙之理。命学之微奥,其尽泄于此矣。

己亥 戊辰 甲寅 辛未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甲寅日元,生于季春。四柱土多,时透辛金,土生金,金克木谓夫健怕妻。初运木火,去其土金,早游泮水,连登科甲;甲子癸亥,印旺逢生,日元足以任其财官,仕路超腾。

己巳 戊辰 甲子 辛未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甲木生于季春,木有余气,坐下印绶,中和之象;财星重叠当令,时透官星,土旺生金,夫健怕妻。初运木火,去其土金,早年入泮,科甲连登。仕路不能显秩者,只因土之病也。前造有亥,又坐-禄,支更健于此,此则子未相穿坏印,彼则寅能制土护印也。

乙亥 辛巳 丁巳 庚戌

庚辰 乙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戴尚书造。丁巳日元,生于孟夏,月时两透庚辛,地支又逢生助,巳亥逢冲,去火存金,夫健怕妻。喜其运走东方木地,助印扶身,大魁天下,宦海无波;一交子运,两巳爱制,不禄

癸亥 甲子 戊戌 癸丑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戊戌日元,生于子月亥年,月透甲木逢生,水生木,木克土,夫健怕妻,最喜坐下戌之燥土,中藏丁火印绶,财虽旺,不能破印,所谓“玄机暗里存”也。第嫌支类北方,财势太旺,物极必反,虽位至方伯,宦资不丰。

癸亥 癸亥 戊午 甲寅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仓提督造。戊午日元,生于亥月亥年,时逢甲寅杀旺,财杀肆逞,财星足以破印,以致难就书香。幸而寅拱午印,克处逢生,以杀化印,所以武职超群。

任氏曰:予观夫健怕妻之命,颇多贵显著,少究其理,重在一“健”字之妙也。如主日主不健,为财多身弱,终身困苦矣。夫健所妻,怕而不怕,倡随之理然也。运遇生旺扶身之地,自然出人头地。若夫不健而怕妻,妻必恣性越理。男牵欲而失其刚,妇贪悦而忘其顺,岂能富贵乎?

 

第18章 战局

天战犹自可,地战急如火。

原注:干头遇庚乙辛谓之天战,而得地支顺者无害;地支寅申卯酉,谓之地战,则天干不能为力。其势速凶,盖天主动,地主静故也。皆见谓之天地交战,必凶无疑,遇岁运合之会之,视其胜负,亦有可存可发者。其有一冲两冲者,只得一个合神有力,或无库神贵神,以收其动气,息其争气,亦有佳者。至于喜神伏藏死绝者,又要冲动引用生发之气。

任氏曰:天干气专,而得地支安静,易于制化,故“天战犹自可”也;地支气杂,天干虽顺静,难于制化,故“地战急如火”也。且天干宜动不宜静,动则有用;静则愈专;地支宜静不宜动,静则有用,动则根拔。必得合神有力,会神成局,息其动气,或库神收其动神,安其静神,谓动中助静,以凶化吉。如甲寅、庚申、乙卯、辛酉、丙寅、壬申、丁卯、癸酉之类,天地交战,虽有合神会神,亦不息其动气,其势速凶。如谓两不冲一,此谬言也。两寅一申,冲去一寅,存一寅也;如两申逢一寅,纵使不冲,金多木少,亦能克尽矣。故天干论克。地支言冲,冲即克也,显然之理,又何疑耶?至于用神伏藏或用神被合,柱中无引用之神,反宜冲而动之,方能发用。故合有宜不宜,冲亦有且不宜也,须深究之。

癸酉 乙卯 丁未 辛亥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李都司造。丁火生于仲春,支全木局,癸坐酉支,似乎财滋弱杀,杀印相生。不知卯酉逢冲,破其印局;天干乙辛交战,又伤印之元神,则财刹肆逞。至辛过壬子年,又逢财杀,犯法遭刑。

癸酉 辛酉 乙卯 己卯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天干乙辛己癸,地支两卯两酉,金锐木凋,天地交战。金当令,反有己土之生,木休囚,癸水不能生扶。中运南方,火运制杀,异路出身,升知县,至辰运生金助煞,遂罹国法。

壬申 壬寅 壬午 甲辰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壬水生于寅月,年月两透比肩,坐申逢生,水势通源。且春初木嫩,逢冲似乎不美,喜其坐下午火,能解春寒,木得发生,金亦有制。更妙时干甲木,元神发露,天干之水,亦有所归,运行木地,有生化之情,无争战之患矣。是以棘围奏捷,出宰名区,至申运两冲寅木,不禄。

壬申 壬寅 壬申 辛丑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天干三壬,地支两申,春实木嫩,难当两申夹冲,五行无火,少制化之情,更嫌丑湿土生金,谓气浊神枯之象。初运癸卯甲辰,助其木之不足,荫庇有余;乙巳刑冲并见,刑丧破败;丙午群比争财,天干无木之化,家破身亡。

乙亥 辛巳 戊申 甲寅

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天干乙辛甲戊,地支寅申巳亥,天地交战,似乎不美。然喜天干乙辛去官星之混杀,地支寅申,制杀之肆逞。巳亥逢冲,坏印本属不喜,喜在立夏后十天,戊土司令,则亥水受制而巳火不伤。中年运途,木火助印扶身,联登甲第,仕至郡守;至子运,扶起亥水,生煞坏印,不禄。

乙亥 辛巳 甲子 庚午

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天干甲乙庚辛,地支巳亥子午天地交战,局中火旺水衰,印绶未尝不喜官杀之生。不知庚辛在巳午之上,与亥子茫无关切,正谓克泄交加;兼之运途不逢水地,刑耗异常,克三妻四子。至丁丑运合去子水,晦火生金,一事无成而亡。

 

第19章 合局

合有宜不宜,合多不为奇。

原注: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如以庚为喜神,得乙合而助金;凶神有能合而去之者,如以甲为凶神,得己合法之;动局有能合而静者,如甲生于亥,得寅事而成,绵是也。若助起凶神之合,如己为凶神,甲合之则助土,羁绊喜神之合;如乙是喜神,庚合之则羁绊,掩蔽动局之合,丑示喜神,子午合之则闭,画其生避这合,不喜甲木,寅亥合之则助木,皆不宜也。大率多合则不流通,不奋发,虽有秀气,亦不为奇矣。

任氏曰:合固美事,然喜合而合之最美,若忌合而合之,比冲愈凶也。何也?冲得合而静这则易,合得冲而表明这则难,通行证喜神有能合而助之者为美,如良为喜神,得乙合而去之者是也。闲神凶神有能合而化喜者,如癸为凶神戊为头神,尰癸合而化火为喜神;闲神忌神有能合而化喜者,如壬为神,丁为忌神,丁壬合而化木为喜神是也。如子午逢冲,喜神在午得丑合之;寅申逢冲,喜神在寅,得亥合之,皆是宜也。如忌神得合而助之者,己以为忌神,甲合之,则为助忌之合;以乙为喜神,辛为闲神,丙辛合化不为忌神是也;有闲神忌神合化凶神乾,以壬为头神,丁为忌神,丁壬合化木为凶神是也。如卯酉逢冲,喜神在卯飈辰合之,化金作克火者,皆是不宜也。大率忌神合而化未能去之,喜神合而化来这。若忌神合而不去,不足为喜;喜神合百不来,不足为美,反为羁绊贪恋而无用矣。来与不来,即化与不化也,宜审察之。

辛亥 庚寅 丙子 乙未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乙酉 甲申

朱中堂造,丙子日元,生于春初,火虚木嫩,用神在木,忌神在金,最喜亥水流通金怀,合寅生木为宜。时支未土,又得乙木盘根之制,去浊留清,中和纯粹。为人宽厚和平一生宦途安稳。

戊子 庚申 壬寅 辛丑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壬寅日元,生于孟秋,秋水通源,重重印绶,戊丑之土,能生金,不能制水,置之不用,只得顺不之性,以寅木为用。至癸运,泄金生木入泮;亥运支类北方,云其丑土湿滞之病,又生合宣木,科甲连登,名高翰苑。所嫌者,寅申逢痩,秀气有伤,降知县。甲子水木齐业,仁路一安,乙地驼合庚助虎,罢职回家;丑运生金,不禄。

丁亥 壬寅 丙午 丁酉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丙午日元,生于寅月,天干两适丁飊一可知矣。壬水通根亥支,正杀印相生。所嫌者本壬寅亥支,正确样印相生,所嫌者丁壬寅亥,以致劫刃肆逞,群劫争财。初交北方金水,遗业在盛;戊戌运又会火局,克尽金不,家破身亡。

己亥 甲戌 戊寅 丙辰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谢侍郎造,态生季秋,土司令,动尝不旺,但甲木进气,支得长生禄旺,支辰为木之余气,泄火养木,无金以制之,杀势旺矣。喜其甲己合之为宜,则日主不受其克;更妙中年运走土金,制化合宜,名高禄得。

丁未 壬寅 甲子 丙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此与前造只换一亥字,则土无水润,不能养木,甲已之合为不宜,杀无气势,劫肆逞矣。壬申运生化,虽得一衿而不第;中运又逢土金,刑妻克子,家业潜消;至巳运而卒。毫厘得里之隔也。

丁亥 壬寅 甲戌 甲子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甲木生于寅月寅时,木嫩气虚,以丙火解冻敌寒为用,以壬水克丙为忌,最喜丁壬之合化木,反生丙火。癸酉年本属不吉,喜其大运在己,能克估水,棘闱奏捷。戊运卯年发异惜限于地,未能大用。

丁亥 壬寅 甲戌 甲子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甲生寅月,得时当令,如用丁火,壬水合去,如用戊土,寅亥生合克戌,一生成败不一,刑耗多端。还喜中背,温饱而己。所以合之宜者,名利袷如;合之不宜者刑伤破败。

 

第20章 君象

君不可抗也。贵乎损上以益下。

原注:日主为君,防神为臣。如甲乙日主,满局皆木,内有一二土气,是君盛臣,其势要多方以助臣,火生之,土实之,金卫之,庶下全而上安。

任氏曰:君不可搞者,无犯上之理也。损上者,泄上也,非克制也,上泄则下受益矣。如以甲乙日景主为君,满局皆木内只有一二土气,君旺盛而臣极衰矣,其势何如哉1惟有顺君之性,火以行之,火行则木泄,土得生扶,为损上以益下,则上不搞君,下得安臣矣,若以金卍之,则抗君矣;且木盛能令金自缺,君仍不能抗,反触其怒,而臣更泄气,不但无益,而有害也,岂能上安而下全乎?

甲戌 丙寅 甲戌 乙亥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甲生于寅月,又得亥之生,比劫之助,年日两支之戌土虚弱,谓君盛臣衰,最喜月透丙火,顺君之性,戌得生拱之情,则上安遭遇下全。己巳运,火土并旺,科甲连登;庚是辛未,火得地,金无根,又有两火回克,庚辛不能抗君,午未足以益臣,仁至藩臬;壬申间寅克丙,逆君之性,不禄。

甲子 甲戌 甲寅 乙亥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甲寅日元,生于季秋,土旺用事,不比春时虚土,所以此一戌,足以抵彼之两戌。生亥时,又天干皆木,君盛臣衰,所嬚者,局中无火以行之,群比争财,无以益臣,则上安而下难全矣。初运北主水旺。助君之势,刑丧破耗,祖业不保;丁丑运,火土齐来,稍成家业;戊寅己卯无根,木临旺,回禄三次,起倒异常,刑妻克子,至卯而亡。

 

发文IP属地:北京,本文来源:投稿、转载或按书籍打字整理,已标注作者。

录入者:华小易,如转载请注明来自大易学社网:https://www.cnddy.com/1570.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11:56
下一篇 2022年3月21日 上午12:1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易学社

2022052108253076

投稿邮箱:cnddy@163.com

商务合作:ccymg@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的9-18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