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预测钩玄》

所谓“钩玄”,即是对宇宙世界之物质、事物或各项学科的研究、探讨,并去探求所内涵的精深道理,而得到破译了解。然而,我们所讲的“预测钩玄”,即是对预测学科之科学预测机制和原理及预测模型、模式、方法等精深道理的探求剖析。

比如绝大多数同志都有一种认为,不论什么预测学科或预测方法,如果预测“准确率”能达到100%中的极高准确,就认为是“科学预测”。倘若预测不准或“准确率”极低的预测学或预测方式、法则,即认为没有必要研究它,或者说它是迷信、唯心预测。而且对这一认识和看法在人们的各个层面都有所认可。

究竟能不能以预测“准确率”来判断认定某项预测学科或预测方法是或不是科学预测呢?当然从表面上来看,觉得这种提法非常科学。如果仔细从客观事实和规律来研究、分析,这一判断和意识上的认定却不符合科学。倘若把这些精深道理剖析出来,即称谓“预测钩玄”。

从有关权威调查报导来看,如美国之科学预测专家和未来学家在近些年来便运用了电子计算机,电脑和近代科学预测模型等,却在对未来不停地运算预测着,并作出了各种超前预测预言,据统计透露,预测错误率竟高达80%以上,得五角大楼直接资助的赫得森研究所和世界最著名的智囊团兰德公司,近些年所作的预测和超前预言与实际情况却全部相反。尤其是经济学家们共作48大经济项目预测,却有46大项目全部预测错误,这岂不是经济学家与美国的国民在开天大的玩笑吗?!试问:近些年来美国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么多和那么大的公司、企业破产关停呢?为什么他们所创造发明的科学预测学科之“准确率是如此低微而不能超前预报呢?难道他们的预测模型和预测模式都是迷信、唯心的伪科学预测吗?!当然不是,而且世界各国之近代预测学科不都是从西方国所引进的吗?如股市、期货、彩奖、特尔斐法等,不都是先进的科学预测吗!那么,对于这些问题又将如何进行“钩玄”呢?

所以,从我们的实践研究、探索和检测各有关预测学科之经验认为:“在判断、认定某项预测学科之是、或不是科学预测时,最首要的关键问题就是要研究、破解某项预测学科之预测模型和预测模式等,是否内涵丰富的哲理和各种数理信息之预测功能与辩证法则,及各种预测方法可否内涵严密的逻辑构筑。否则就是虚、假、伪之沧沫式预测学,决不是名符其实的预测学科。”

至于说,预测“准确率”则是由许许多多的复杂因素所构成,而是由信息、知识和智慧所决定。如西方近代科学预测均以人工调查、侦察、函询取证而著称;并调查、侦察所得到的情报、消息和数据等信息填入预测模型进行统计分析,再经内行专家座谈,而待意见统一时,其预测结论即出,超前预测才算正式结束。基于此,便说明了预测未来愈获得情报、消息多,对未来之自然状态几率估计就愈准确,对所测事物之决策就更于适宜。但是,要想得到预测情报、消息和数据,还得通过信息反馈后而经预测专家和内行专家座谈讨论等多种活动方可作出预言,如此就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和一笔很大的开支,这就产生了预测情报、消息价值。

可是,在预测中要想得到一个完全的情报、信息却极为困难,开支花费极高;而且因各种条件的限制,对所测事项往往无法得到完全的情报、消息,且在实践预测中均属不完全的抽样情报、消息,也只能凭统计预测方法进行推测判断,而作出超前预言和决策。一旦遇上了浮夸、虚假情报、消息,你就可想而知,整个调查预测就会落空、失算,决策就会失败。当然,人类自古至今一直都在研究未来,人们总想预知未来而创造发明了各种预测法,都期望预测“准确率”能达到100%的水平,如果真能成功的话,那就不能称为预测了,即已经成为“可决定性”的常数计算了。所以,在预测中务必考虑预测“准确率”,但决不能以预测“准确率”去判断、认定某项预测学科和预测方式方法之是、或不是科学预测。因为这个预测“准确率”从始至终都是由人脑智慧所决定的。

又如我们历代贤哲对华夏《周易》的研究,探索都作过不少贡献,由于我国《易》文化之博大精深,至今对它的研究、探讨和破译还不能作出满意答案而画上圆满的句号。尤其对《周易》“八卦”这个“无理数”和“虚数”工程究竟能否是科学预测暂无定论,还不能得到权威科研家的公开承认,还只能认定它是一部人类的优秀哲学书籍,内涵丰富的唯物辩证法思想;却认为应用它去进行超前预测的话,即是迷信、唯心预测术。

对此,直言不讳的科学家何祚麻先生曾说过:“科学无禁区,以伦理学观点反对科学试验是站不住脚的。”那么,因为某些学术与学问之观点不同,却概不研究《周易》“八卦”,却设立禁区而不允许挖掘、探索、科研《周易》“八卦”是否内涵科学预测机制,又将如何先知先觉《易》文化却不内涵科学预测机制、原理呢?又将如何肯定它是唯心的伪科学预测呢?这岂不是非常之矛盾吗?请看,美国和前苏联为了探索宇宙,在航天飞行中出现了那么多的问题,如若不能一如继往的话,那又将如何揭示宇宙中的科学奥秘呢?

所以,研《易》爱好者就应该认为,既然在政治上已经能够统一认定华夏《周易》“八卦”是一部人类优秀哲学书籍,那么就应该肯定哲学的根本任务就是在于揭示宇宙物质、事物之一般本质、规律,更能启迪人类思维进入到较高境界和更深层面,使之能见别人之所未见,发别人之所未发……。以此就足以说明中华《周易》“八卦”哲理即内涵预知功能;同时,通过认真研究,仔细分析和实践探索之实事求是的考核,便能挖掘出《易》文化确实蕴籍着混沌几何曲线走势之现代预测技术分析法,与现代数理预测功能及其近代科学预测机制、原理等。问题之关键就在于我们当代人将如何运用现代思维方式和现代科学知识,对它进行全面“钩玄”、揭示、破解它的内在规律。如在该项科研上能获成功,就能足以认定世界科学预测则是起源于我中华民族之瑰宝《周易》!

因为哲学所内涵的哲理知识完全是一系列的极为抽象概念和极为严密的逻辑所构筑的范畴体系,你不通过实践的实质探索,要想真正掌握《周易》的哲理精华和预测精髓并非易事。

如果单凭《周易》书本而不结合实际性的实践去研究、探讨、分析,对它所内涵的哲理概念到预测概念就很难弄懂而领会明白;更难从它的表面去发现它所内蕴的数理到数理预测功能。纵使能背记很多哲理概念和原理,也未必等于已经把握住《周易》的哲理精华,或许相反还会将哲理概念、逻辑结构、数理预测功能而理解错误。甚至将“唯物”辩证当作“唯心”,陷入《周易》“八卦”的迷惑阵,这就是本本主义、教条主义所酿成的过错。

正因为《易经》哲理概念和原理极为抽象、极为理论、极为概括,内容极为丰富,作为研究者如不能同实际相结合,更不能同预测现实相结合,你就不可能对《易经》哲理做到深刻而准确地理解,对其中的深奥理论和多种数理及其更多的预测方式方法则无法破解。如此就好比历代研究家、经学家、文儒家那样,把《蒙》卦之卦辞“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之哲理精华却全然针对了“筮卦”预测而言,且错误地理解为对所测事物不能进行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占测,这就会“渎”而冒犯,形成“渎则不告”,预测就不会灵准就验。这就在预测理论上造成了千古之错。然而,我们今人对《蒙》卦之卦辞的哲理精华同样没有结合实践探索去进行研究破解,唯只是根据历代经学家和文儒家的比拟解译,便不加研究而轻易地认定了“八卦”预测不能接受反复检测和重复性运算演绎预测就不是科学预测,既然不是科学预测,那就成了迷信、唯心预测,或者说它是伪科学预测。

尤其是前些年的《易》学热,对博大精深的《易》哲理和《蒙》卦之卦辞所蕴籍的哲理精华,同样没有结合实践而作出实质性的钩玄。我们的探索家和研究者们完全在进行千万次地重复古贤哲的成果之“一筮一测”,而没有感悟到以“一卦断未来”却是那样的别扭,且不估量自我哲理水平却又再来了一个“一卦多断”能行吗?在“易”学热朝中并没有先哲的实践理论、经验之基础上,去拓展其中之知识和智慧而破译《周易》内所蕴涵的古科学,及现代科学预测机制和原理,而寻求未知,实行科学预测。

我们为了研究《慧占》,在破解它究竟内涵科学科学预测机制与否?曾对《蒙》卦之经典卦辞查阅了各种文献记载,发现对它的哲理注解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唯独吴草庐注云:“古者卜筮不过三,一不吉则可再,再不吉则可三,三不吉则止,不复筮。”又如程颐注云:“再三者,烦数也。来筮之意烦数,不能诚一,则渎慢矣,不当告也。”如此,从历代文献记载来入手研究与分析,已能证明历代有关经学家和文儒大家同样没有将《易》之哲理精华去结合实践预测探讨,唯只是一种理论学说解释,所以对《蒙》卦之“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之真正内涵并未得其解,尽管吴草庐之注解也不尽然。

我们再从古今各种“八卦”预测书籍之例题解来研究、分析,却无法挖掘整理出一例能以“一事多测”进行例举注解。由此,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统计结论,凡是古今未来学家对《周易》(蒙)卦之卦辞所内涵的哲理精髓和预测精华同样难于“钩玄”其理,当然,也只好以“一筮一测”而为例。对此,在当今的科学时代,没有科学的预测理论和科学的预测方式方法,经不起科学的重复性预测检验,焉能不批判它是“唯心”预测呢!就是你我在潜心研究唯象预测时,在这个方面没有真正的破解,纵使你是位信仰者,同样也有如此意识思维,而认为它不科学。

难道《周易》“八卦”真的不能进行若干的重复预测吗?禅师在讲解《慧占》时,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们从实践研究探索中得知,这完全是炎黄子孙之后代对先民的误解,是对《周易》哲理精华的错误理解,是对唯象预测的一场大误会。请大家看:从出土文物之兽骨和龟卜之数理计算预测中,岂不是运用了多块骨、龟而对同一事项进行了多次性或若干次的重复卜问吗?!卜不吉而进行复筮,筮不吉即可地行复卜吗!这就充分说明古民们通过古数理运算和混沌几何曲线的坼裂周期走势而进行综合分析而作出的超前预言归纳;也就是原始骨卜中所讲的“筮短龟长、不如从长”的重复性预测检验和实践。既然先民能以骨卜进行反复性预测,何况《周易》“八卦”已经发展到高级哲理阶段,就更能进行重复性因果辩证预测。所以对《易》文化之抽象哲理不进行实践结合研究,就不能以“纳米思维”的灵感而发现《易》哲理对人们的启迪。(损)卦第三爻云:“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由此,即可领悟出《周易》“八卦”预测即可实行“一筮一测”而以“一卦断未来”;同时,还可以进行“一事多测”而以“多卦论宇宙”。不过,要想以“一卦论乾坤”而得到满意的话,若以所谓的预测大师、专家之水准可能还很难办到,这就务必要有名符其实的真才实学才行!单凭看有关古预测专籍而不能以所测事物之内在规律和辩证的真理解释,更无名师指点,却在为名声策划炒作则无法成功。所以,不管你任何宿将高手都得从“多卦论宇宙”锻炼开始,才能逐步达到“一式断乾坤”的彼岸。大家务必弄懂《周易》所内涵的哲、数、理、象、占之五诊法,才能得到深刻认识和理解,而运用思、辩、诊、运、策去解决预测中的实际问题。

那么,(蒙)卦之卦辞的哲理精华究竟是什么?根据《易经》的真正解释内涵,就该说是以比拟式地说明了人类的“心里”活动之脑思维“意识”而是通过实物、语言、文字、声音、想象等刺激才能得到,唯有人的意识才能指挥人而作各种决策、决定和行动。列宁曾经说过:“人的意识不仅反映客观世界,而且创造世界。”如此理解,既符合客观实际,又符合一般的普通规律,自然是正确的。但在古籍中却把这一哲理针对古筮占预测而言该如何解释呢?对“一事多测”又又该如何解释呢?我们本可以用一句话来对它进行钓玄,现唯有用先哲之言给予点出:“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日月是也。死而复生,四时是也。声不过五,五声之变,不可胜听也。色不过五,五色之变,不可胜观也。味不过五,五味之变,不可胜尝也。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

正如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三数者,烦数也;烦数者,繁多也。那么,研究预测者就应该领悟到“三个八卦象,胜过诸葛亮”;“多个八卦象,万事不用愁”!虽然这些说法是一种夸张的比喻,但能促使预测工作者领悟到近代预测既可派出大量的工作人员进行调查各类因果、情报、消息,再通过信息反馈后而由大量的内行专家和哲、理预测专家进行各抒己见的座谈讨论,待概率推理和统计推理得到统一时,便能作出超前预测和决策。

那么,唯象预测为什么不可派出大量的“卦象”专家进行各类情报、信息调查而作出因果辩证预测呢?它既能使预测工作者领悟到“卦象”模型不仅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运动、变化、发展之预测模型,更应该领悟它还是运筹、决策模型哩!比方说,对同一个问题请教老师多次却没有理解,难道不可以运用别的方式去请教老师而达到解决同一个问题的目的吗!

当然,研究唯象预测者毕竟要问,自古至今之预测专籍和名著之预测例题解,不都是按照“初筮告、再三渎、渎则不告”的指导思想作出的“一筮一测”而以一式论天下吗!但为什么它也能预测准确呢?其实要解释这个问题却非常简单,倘若运用《周易》所内涵的数理来破解它更不难。不过,研究唯象预测者应该明白,有谁能论证古籍预测专著或名著却真正出自于名符其实的预测大师之手呢!有谁能求证并肯定现时大家所见的古籍名著之“一筮一测”就是古民所常用的古科运算之预测方式方法呢?难道古籍预测专著真能全盘托出吗!当然,你能好奇于唯象预测研究,自然能从我们的“唯象”预测之各部丛书中得到科学预测钩玄。

 

附:本资料来源于唯象中心,改写者:凌树章

投稿文章,不代表中华易学大会官网立场,如若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自中华易学大会官网(不注必究):https://www.cnddy.com/8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一扫添加网编的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中华易学大会

803b12e540e038610025d1e6ec47a28b

投稿邮箱:cnddy@163.com

商务合作:ccymg@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的9-18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