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四十一章至四十五章(原文附译文)

第四十一章

[原文]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①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纇②。上德若谷;大白若辱③;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④;质真若渝⑤。大方无隅⑥;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⑦。

[译文]

上士听了道的理论,努力去实行;中士听了道的理论,将信将疑;下士听了道的理论,哈哈大笑。不被嘲笑,那就不足以成其为道了。因此古时立言的人说过这样的话:光明的道好似暗昧;前进的道好似后退;平坦的道好似崎岖;崇高的德好似峡谷;广大的德好像不足;刚健的德好似怠惰;质朴而纯真好像混浊未开。最洁白的东西,反而含有污垢;最方正的东西,反而没有棱角;最大的声响,反而听来无声无息;最大的形象,反而没有形状。道幽隐而没有名称,无名无声。只有“道”,才能使万物善始善终。

[注释]

1、建言:立言。

2、夷道若纇:夷,平坦;纇,崎岖不平、坎坷曲折。

3、大白若辱:辱,黑垢。一说此名应在“大方无隅”一句之前。

4、建德若偷:刚健的德好像怠惰的样子。偷,意为惰。

5、质真若渝:渝,变污。质朴而纯真好像浑浊。

6、大方无隅:隅,角落、墙角。最方整的东西却没有角。

7、善贷且成:贷,施与、给予。引伸为帮助、辅助之意。此句意为:道使万物善始善终,而万物自始至终也离不开道。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有志也。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

建犹立也。

明道若昧,

光而不耀。

进道若退,

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夷道若颣,

颣,土内也。大夷之道,因物之性,不执平以割物,其平不见,乃更反若颣土内也。
上德若谷,
不德其德,无所怀也。

太白若辱,

知其白,守其黑,大白然后乃得。

广德若不足,

广德不盈,廓然无形,不可满也。

建德若偷,

偷,匹也。建德者,因物自然,不立不施,故若偷匹。
质真若渝,
质真者,不矜其真,故渝。

大方无隅,

方而不割,故无隅也。

大器晚成,

大器成,天下不持全别也。故必晚成也。

大音希声,

听之不闻名曰希,不可得闻之音也。有声则有分,有分则不宫而商矣。分则不能统众,故有声者非大音也。

大象无形,

有形则有分,有分者不温则炎,不炎则寒,故象而形者,非大象。

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

凡此诸善,皆是道之所成也。在象则为大象,而大象无形。在音则为大音,而大音希声。物以之成,而不见其成形,故隐而无名也。贷之非唯供其乏而已,一贷之则足以永终其德,故曰善贷也。之不加机匠之裁,无物而不济其形,故曰善成。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道非形,不可見。非聲,不可聞。不先知萬物之妄,廓然無蔽,卓然有見,未免於不信也。故下士聞道,以為荒唐謬悠而笑之。中士聞道,與之存亡出沒而疑之。惟了然見之者,然後勤行服膺而不怠。孔子曰: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斯所謂上士也哉。

建言有之:
建,立也。古之立言者有是說,而老子取之下之所陳者是也。

明道若昧,
無所不照,而非察也。

進道若退,
若止不行,而天下之速者莫之或先也。

夷道若類,
或夷或類,所至則平,而未嘗削也。

上德若谷,
上德不德,如谷之虛也。

大白若辱,
使白而不受汙,此則不潔不屑之士,而非聖人也。

廣德若不足,
廣大而不可復加,則止於此而已,非廣也。

建德若偷,
因物之自然而無所立者,外若偷惰,而實建也。

質真若渝,

體性抱神,隨物變化,而不失其真者,外若渝也。

大方無隅,
全其大方,不小立圭角也。

大器晚成,
器大,不可近用也。

大音希聲,
非耳之所得聞也。

大象無形,
非目之所得見也。

道隱無名。夫惟道,善貸且成。
道之所遇,無所不見,凡此十二者,皆道之見於事者也。而道之大全則隱於無名,惟其所遇,推其有餘以貸不足,物之賴之以成者如此。

 

第四十二章

[原文]

道生一①,一生二②,二生三③,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④,冲气以为和⑤。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⑥,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⑦。

[译文]

道是独一无二的,道本身包含阴阳二气,阴阳二气相交而形成一种适匀的状态,万物在这种状态中产生。万物背阴而向阳,并且在阴阳二气的互相激荡而成新的和谐体。人们最厌恶的就是“孤”、“寡”、“不谷”,但王公却用这些字来称呼自己。所以一切事物,如果减损它却反而得到增加;如果增加它却反而得到减损。别人这样教导我,我也这样去教导别人。强暴的人死无其所。我把这句话当作施教的宗旨。

[注释]

1、一:这是老子用以代替道这一概念的数字表示,即道是绝对无偶的。

2、二:指阴气、阳气。“道”的本身包含着对立的两方面。阴阳二气所含育的统一体即是“道”。因此,对立着的双方都包含在“一”中。

3、三:即是由两个对立的方面相互矛盾冲突所产生的第三者,进而生成万物。

4、负阴而抱阳:背阴而向阳。

5、冲气以为和:冲,冲突、交融。此句意为阴阳二气互相冲突交和而成为均匀和谐状态,从而形成新的统一体。

6、孤、寡、不谷:这些都是古时候君主用以自称的谦词。

7、教父:父,有的学者解释为“始”,有的解释为“本”,有的解释为“规矩”。有根本和指导思想的意思。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
万物万形,其归一也。何由致一?由於无也。由无乃一,一可谓无。已谓之一,岂得无言乎?有言有一,非二如何?有一有二,遂生乎三。从无之有,数尽乎斯,过此以往,非道之流。故万物之生,吾知其主,虽有万形,冲气一焉。百姓有心,异国殊风,而得一者,王侯主焉。以一为主,一何可舍?愈多愈远,损则近之,损之至尽,乃得其极。既谓之一,犹乃至三,况本不一,而道可近乎?损之而益,岂虚言也。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

我之非强使人从之也,而用夫自然,举其至理,顺之必吉,违之必凶。故人相教,违之必自取其凶也,亦如我之教人勿违之也。

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强梁则必不得其死。人相教为强梁,则必如我之教人不当为强梁也。举其强梁不得其死以教耶?若云顺吾教之铃吉也,故得其违教之徒,适可以为教父也。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夫道非一非二,及其與物為偶,道一而物不一,故以一名道,然而道則非一也。一與一為二,二與一為三,自是以往,而萬物生。雖有萬不同,而莫不負陰抱陽,沖氣以為和者,蓋物生於三,而三生於一,理之自然也。

人之所惡,惟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為稱。
世之人不知萬物之所自生,莫不賤寡小而貴眾大。然王公之尊,而自稱孤寡不穀,古之達者,蓋已知之矣。

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亦我義教之。強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為教父。
世以柔弱為損,強梁為益,不知其非也。故將使天下之教者,皆以此教之日:不見強梁者之不得其死乎?強梁,妄之極也。人知強梁之不免於死,則知妄之不可為;知妄之不可為,而後可與語道矣。故日吾將以為教父。

 

第四十三章

[原文]

天下之至柔,驰骋①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②,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③及之。

[译文]

天下最柔弱的东西,腾越穿行于最坚硬的东西中;无形的力量可以穿透没有间隙的东西。我因此认识到“无为”的益处。“不言”的教导,“无为”的益下,普天下少有能赶上它的了。

[注释]

1、驰聘:形容马奔跑的样子。

2、无有入无间:无形的力量能够穿透没有间隙的东西。无有:指不见形象的东西。

3、希:一本作“稀”,稀少。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气无所不入,水无所不出於经。

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

虚无柔弱,无所不通。无有不可穷,至柔不可折。以此推之,故知无为之有益也。

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於無問,吾是以知無為之有益。
以堅御堅,不折則碎;以柔御堅,柔亦不糜,堅亦不病。求之於物,則水是也。以有入有,捍不相受;以無入有,無未嘗勞,有未嘗覺。求之於物,則鬼神是也。是以聖人唯能無為,故能役使眾強,出入群有。

不言之教,無為之益,天下希及之。

 

第四十四章

[原文]

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①?得与亡孰病②?甚爱必大费③,多藏必厚亡④。故知足不辱⑤,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译文]

声名和生命相比哪一样更为亲切?生命和货利比起来哪一样更为贵重?获取和丢失相比,哪一个更有害?过分的爱名利就必定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过于积敛财富,必定会遭致更为惨重的损失。所以说,懂得满足,就不会受到屈辱;懂得适可而止,就不会遇见危险;这样才可以保持住长久的平安。

[注释]

1、多:轻重的意思;货,财富。

2、得:指名利;亡,指丧失性命;病,有害。

3、甚爱必大费:过于爱名就必定要付出很大的耗费。

4、多藏必厚亡:丰厚的藏货就必定会招致惨重的损失。

5、知足不辱:今本没有“故”字,据帛书补之。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

名与身孰亲?
尚名好高,其身又疏。

身与货孰多?

贪货无厌,其身必少。

得与亡孰病?

得多利而亡其身,何者为病也?

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

甚爱不与物通,多藏不与物散。求之者多,攻之者众,为物所病,故大费厚亡也。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

名與身執親?身與貨孰多?
先身而後名,貴身而賤貨,猶未為忘我也。夫忘我者,身且不有,而況於名與貨乎?然貴以身為天下,非忘我不能。故使天下知名之不足親,貨之不足多,而後知貴身,知貴身,而後知忘我,此老子之意也。

得與亡孰病?
不得者以亡為病,及其既得而息失,則病又有甚於亡者。惟齊有無,均得喪,而後無病也。

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
愛之甚,則几可以求之者無所不為,能無費乎?藏之多,則攻之者叉眾,能無亡乎?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

 

第四十五章

[原文]

大成①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②,其用不穷。大直若屈③,大巧若拙,大辩若讷④。静胜躁,寒胜热⑤。清静为天下正⑥。

[译文]

最完满的东西,好似有残缺一样,但它的作用永远不会衰竭;最充盈的东西,好似是空虚一样,但是它的作用是不会穷尽的。最正直的东西,好似有弯曲一样;最灵巧的东西,好似最笨拙的;最卓越的辩才,好似不善言辞一样。清静克服扰动,赛冷克服暑热。清静无为才能统治天下。

[注释]

1、大成:最为完满的东西。

2、冲:虚,空虚。

3、屈:曲。

4、讷:拙嘴笨舌。

5、静胜躁,寒胜热:清静克服扰动,寒冷克服暑热。

6、正:通“政”。

[延伸阅读1]王弼《道德经注》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
随物而成,不为一象,故若缺也。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盈充足,随物而兴,无所爱矜,故若冲也。

大直若屈,

随物而直,直不在一,故若屈也。

大巧若拙,

大巧因自然以成器,不造为异端,故若拙也。

大辩若讷。

大辩因物而言,己无所造,故若讷也。

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躁罢然后胜寒,静无为以胜热,以此推之,则清静为天下正也。静则全物之真,躁则犯物之性,故唯清静乃得如上诸大也。

[延伸阅读2]苏辙《老子解》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沖,其用不窮。
天下以不缺為成,故成鈴有弊。以不虛為盈,故盈叉有窮。聖人要於大成而不卹其缺,期於大盈而不惡其沖,是以成而不弊,盈而不窮也。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
直而不屈,其直叉折;循理而行,雖曲而直。巧而不拙,其巧叉勞;付物自然,雖拙而巧。辮而不訥,其辮鈴窮;因理而言,雖訥而辮。

躁勝寒,靜勝熱,清淨為天下正。
成而不缺,盈而不沖,直而不屈,巧而不拙,辯而不訥,譬如躁之不能靜,靜之不能躁耳。夫躁能勝寒而不能勝熱,靜能勝熱而不能勝寒,皆滯於一偏,而非其正也。唯泊然清淨,不染於一,非成非缺,非盈非沖,非直非屈,非巧非拙,非辮非訥,而後無所不勝,可以為天下正矣。

《道德经》全章节导读链接

道德经1-5章道德经6-10章

道德经11-15章道德经16-20章

道德经21-25章道德经26-30章

道德经31-35章道德经36-40章

道德经41-45章道德经46-50章

道德经51-55章道德经56-60章

道德经61-65章道德经66-70章

道德经71-75章道德经76-81章

编辑整理:小九,如若侵权,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https://www.cnddy.com/3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扫一扫添加网编的微信

添加时请备注:中华易学大会

803b12e540e038610025d1e6ec47a28b

投稿邮箱:cnddy@163.com

商务合作:ccymg@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的9-18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