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峰通考》第五章

《神峰通考》第五章

喜忌篇

四柱排定,三才次分。专以日上天元,配合八字干支,支中有见不见之刑,无时不有。

凡看命,先看四柱年月日时,次分天地人三元。干为天元,支为地元。以支中所藏者为人元,年为基根,月为提纲,日为命主,时为分野,故以日主天元配合,取其官贵财印鬼败伤争。此论八字支干有见不见之形,造化生旺制克衰绝,只是支中所藏之造化也,无时不有。四季中有墓绝中余气也,五行休旺,配合生死也,刑冲克破,变化也。或三合六合之贵地,虽禄马妻财子孙父母兄弟,皆是见不见之刑,无时而不有也。

神杀相绊,轻重较量。

神者,贵人也。杀者,七杀也。若神杀混杂,看入节气之深浅,或有去官留杀,或有去杀留官,四柱或岁运,亦当知轻重较量也。

若乃时逢七杀,见之未必为凶。月制干强,七杀反为权印。

此论时上一位贵格,只用一位,方为可贵。别位不要再见。始为清贵。若年月上再见之,反为辛苦艰难之命。要日干生旺,不畏刑伤,羊刃为人性重,刚执不屈,若四柱中元有制伏,却要行官旺运,然后可发福,又不可专言制伏,贵在得其中道,乃尽法无民之喻。假如 [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此命专用日干旺,时上偏官,月上制伏,此是史弥远卫王之命也。[壬子,庚戌,戊戌,甲寅],时上偏官,月上制伏,行丙寅东方运,白手发财成家。[庚子,戊子,戊庚,甲寅],时上偏官,年上制伏,早年登第,历仕至尚书,乃先年巡按绣衣李如圭八字也。

财官印绶全备,藏蓄于四季之中。

此论杂气财官印绶格。四季者,辰戌丑未也,乃天地不正之气,为杂气也。盖辰中有乙木余气,壬癸之库墓,有戊己之正位,辰戌丑未各随所藏之气而言之。此四者藏蓄杂气,为我之官星财气禄马印绶也。须看四柱天元透出何字为福,次分节气浅深。若杀旺官少,要制伏,不喜财,若主旺相冲,要行财运库旺,大抵福聚之地,不可破伤,如无所忌,大发财。假如 [ 丙戌,戊戌,甲午,己巳] ,杂气财官格。此命用辛官,己为财,戌中有辛金余气,戊己土为财,史太师越王浩命。[ 辛丑,壬辰,丙戌,乙未 ],此八字是邵豳的。行官印运,早年登科,仕至御史。[ 辛未,辛丑,庚戌,庚辰 ],此八字亦辰戌丑未全,奈比劫多,又土重金埋,行酉运身旺,背逐之乡,所以为刀笔吏,功名无成,终自鳏独。

官星财气长生,镇居于寅申巳亥。

此财官生旺于四孟,寅申巳亥,乃五行长生之地。如 [壬申,辛亥,己巳,丙寅],此命先荣后辱,己用甲为官,亥中有甲木长生,己用壬为财,申中有壬水长生,己用丙为印绶,寅中有丙火长生,巳中有金长生,此四孟格局。[ 壬寅,乙巳,癸亥,庚申],此八字初行丙午丁未运好,一到酉戌亥,巳中丙戊财官死于酉,用神损伤,家自消乏,妻子俱丧。

庚申时逢戊日,名食神干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寅卯,此乃遇而不遇。

此乃专旺食神格。戊以庚为食神,其中有庚金建禄,戊土用水为财,申中有水长生,乃财旺也。或用乙为官星,庚能合卯中乙木,为戊土官贵气。若四柱透出甲丙寅卯四字,则坏了申中庚之贵气,此乃遇而不遇也。[ 丙子,己亥,戊辰,庚申],此八字乃一生员的,缘露了丙字,但中备卷三次,庚子年起贡,运行甲辰水土库于辰,用神入墓,卒于北京。

月生日干无天财,乃印绶之名。

此乃论印绶格,十干生我者是也。为父母,为生气,又能护我之官星,故印绶无伤官之患矣。大要生旺,忌死绝,若四柱中元有官星尤好,忌见财运。若行官运则发,若行财旺乡,贪财坏印,其祸百端,行死绝运必死。

如 [丙辰,甲午,乙未,丁卯 ],此命月生日干,为印绶格,系高和尚命,大运丁酉,流年壬午,当年三十岁。至元十九年三月廿四日遭极刑,何故?印生逢死绝之运,又见壬来破印也。此流年用天元,大运用地支。[ 壬申,辛亥,乙未,己卯 ],此八字系广东李兆龙佥事的,行乙卯运,水到卯宫伤,去官。

日禄居时没官星,号青云得路。

此论归禄格,要四柱中无一点官星,方为此格。号为青云得路。最要日干生旺,兼行食神伤官之乡,可发福。但归禄有六忌,一则冲刑,二则作合,三则倒食,四则官星,五则日月天元同。六则岁月天元同。犯此六者,不可一例以为贵矣。

假如:[ 甲子,丙子,癸丑,壬子 ],此是张统领命,乃子多为聚福归禄矣。[ 甲子,丁丑,乙丑,己卯 ],此蔡文辉八字,术士皆许读书有功名之造,后学医,行辛巳运,庚子年不禄,此非日禄归时。《独步云》:“乙木无根,生临丑月。金多转贵,火土则折。”

阳水叠逢辰位,是壬骑龙背之乡。

如壬辰日生,遇辰字多者贵,寅字多者富。盖壬以己土为官星,丁火为财星,辰巳并冲戌中之官库,所以贵也。寅字多,能合午中之财,所以富也。[ 丙子,甲午,壬辰,甲辰 ],此一生员八字,术士见其早年利考,皆作壬骑龙背格,许其堪取青紫。余独以财格看,谓酉戌运未善,至此果不禄,且无嗣。

阴木独遇子时,为六乙鼠贵之地。

此格大怕午字冲丙子时,子字多妙,谓之聚贵也。或四柱中有庚字辛字申字酉字丑字,内则有庚辛金,则减分数,岁君大运亦然。如月内有官星,则不用此格。若四柱中元无官星,方用此格。[ 丁卯,壬子,乙巳,丙子 ],此一胥吏八字,术士皆谓六乙鼠贵,许其功名,行申运颇得办事北京,至未运来为事罢。此只好作印看。

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时遇子申,其福减半。

此论井栏叉格。此是庚申庚辰庚子,三庚水局为贵。何也?盖庚用丁为官,子冲午,庚用木为财。而申冲寅,戌中戊土为庚之印,而辰冲之,又辰戌为财印,故以申子辰三叉来冲寅午戌为财官印绶。若四柱中须用申子辰全为贵,不止庚金,得三庚全者尤奇,或戊子丙辰亦不妨。喜行东方财地,北方伤官,南方火地不为贵,此乃壬癸巳午之方也。

假如:[ 庚子,庚辰,庚申,丁丑 ],此是王都统制命,丁卯出边上,得十四官诰, [ 庚申,戊子,庚辰,丙戌 ] ,此一生员八字,亦候过禀,后告侍亲,惟放发些财而不贵。何也?所谓生江南则为橘,生江北则为枳,土产故也。

若逢伤官月建,如凶处未必皆凶。

此论伤官格。伤官之法,务要伤尽,而不为祸。四柱若元有官星,伤之尤重,元无官星,伤之则轻。若三合会起伤官之杀,及运行伤官之地,其祸不可言矣。故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若当生年干,有伤官七煞为祸最重,谓之福基受伤,终身不可除去,若月时上见伤官之地,可发福矣。若女人命有伤官者,主克夫,若见合多,则为卑贱,不娼则淫,非奴婢则师尼。何故?伤官伤夫。若四柱中财来合去,非良妇也。[ 己卯,癸酉,戊寅,庚申 ],此八字一附学生,地支六冲,作戊日庚申时之格不得,只好作伤官看,行南方运,常考不利,克妻无嗣,己运卒。

内有正倒禄飞,忌官星亦嫌羁绊。

内有正倒禄飞者;乃丁巳得巳字多。巳冲出亥中壬水为官星,乃正飞天禄马格也。若辛日得亥字多,亥冲出巳中丙火为官星,乃是倒飞天禄马也。其中若壬癸辰巳,皆是官星羁绊也,则减分数,岁运亦同。壬辰,辛亥,癸亥,癸亥,都堂王守仁八字,倒飞天禄马格。戊寅,癸亥,癸亥,癸亥,此乃丐者八字,露出戊字官星,斯为下矣。

六癸日,时逢寅位,岁月怕戊己二方,

此论刑合格。以六癸日为主星,用戊土为正气官星,喜逢甲寅时,用巳中戊土,癸日得官星,如庚寅刑不成,推甲寅时,是行运与飞天禄马同。怕四柱中有戊字己字,又怕庚寅伤甲字,刑坏子,忌申字,仔细推之。假如癸酉,辛酉,癸卯,甲寅,此是娄参政命。己卯,乙亥,癸未,甲寅,此八字年上露出己字,所以功名蹭蹬,屡科不第。

甲子日再遇子时,畏庚辛申酉丑午。

此论子遥巳格。甲用辛官。辛禄在酉,二字为甲木之印绶,遥合巳中之丙戊,合动酉中之辛,为甲之官。木喜壬癸亥子月,忌庚辛申酉,乃金来伤甲木,午来冲子,子丑羁绊,则不能去遥合矣。假如庚申,甲戌,甲子,甲子,此乃是罗御史之命,虽然是遥巳,然年上有庚申,冲克甲运,行戊寅,寅刑己,反成祸矣,乙丑年罢官。癸丑,己未,甲子,甲子,此八字乃一好赌博人。家业荡尽,其中畏庚辛申酉丑午,此年支正露出丑字,行东方北禄之乡,所以贫穷。

辛癸日多逢丑地,不喜官星。岁时逢子巳二宫,虚利虚名。

此论丑遥巳格。只辛丑癸丑二日可用,但要四柱中无一点官星,方用此格。盖辛用丙官,癸用戊官。丙戊禄在巳。惟丑能遥巳,丙戊之禄出矣。不要填实巳位,子字羁绊,不能遥矣,若申酉得一字为妙。假如乙丑,己丑,癸丑,癸丑,乃是叶侍郎之命。又有丁丑,癸丑,辛丑,己丑,此是王通判之命也。癸丑,乙丑,癸丑,癸亥,此八字白手发财成家,乃丑遥巳格真也。

拱禄拱贵,填实则凶。

此论拱贵拱禄二格者,乃两位虚拱贵禄之地,四柱不可占了贵禄之宫,则填实不容物,只为官星荣显也。其禄贵者,比之盛物之器皿,若空则容物,乃贵禄显荣。经云官崇禄显,定是夹禄之乡。又忌伤了日时,皆供不住矣。假如丁巳,丙午,甲寅,甲子,此是王郎中之命,此二甲来夹丑中之贵气,丑中癸水余气,辛金库墓,己土乘旺,乃甲木之财,岂不为贵,后运行辛丑除通判,入庚子运,庚金克甲木,又是午月,冲破甲子,乃天中杀,即空亡,夹贵不住,走了贵人,一旦坏了。庚戌,戊子,壬辰,壬寅,此乃戴大宝命,十一岁行庚寅中举,十九岁戊辰年中探花,行辛卯运填实卒。

时上偏财,别宫忌见。

此论时上偏财格,又名时马格,与时上偏官同,用时上天元,及支内人元,只要时上一位有之始为贵,若别位有之,便多了,难作偏财而论,要身旺,不要克破,要财旺即发矣。假如丁酉,己酉,戊子,壬子、邵统制命也。丁丑,己酉,丁丑,辛亥,此八字时上偏财,月支又酉丑会局,所谓别宫忌见也,家业破尽。

六辛日逢戊子,嫌午位运喜西方。

此论六阴朝阳格,辛金至亥为六阴之地,而得子时,故曰六阴尽处一阳生,故云六阴朝阳之格,乃谓尽阴还阳。辛用丙官,癸为寿星,只要子字一位,若多不中,喜戊干,戊来合癸,动巳中暗丙,丙为辛之官星。四柱中忌见午冲破子禄。西方乃金旺之地,故喜也,东方财气之乡次之,不要行南方火乡,北方水乡伤官也。

假如戊辰,庚申,辛卯,戊子,此毕甫遇命,运行西方。又如己未,辛未,辛未,戊子,此王郡玉命,运行东方。甲寅,甲戌,辛卯,戊子,此一生员命,术士皆作六阴朝阳格推,行东方运家破,岁考问充吏,看来还要作贪财破印而论为是。

五行遇月支偏官,岁时中亦宜制伏。类为去官留杀,亦有去杀留官,四柱纯杂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见一位正官,官杀混杂反贱。

此论偏官,即七杀,若四柱中全无一点官星,用七杀为偏官。若有正官,此为七杀之鬼,乃争夺之人也,故谓见不见之刑。最要日干生旺,故喜身旺,怕冲,喜羊刃,只要制伏,不要四柱见正官,有兄不显其弟之说。或四柱中犯岁运,或是去官留杀何也,得制伏可也。若官杀混杂,不为清福,只此偏官七杀为贵。七杀乃小人也,小人多凶暴,无忌惮,乃能劳力,以养君子也。惟是无术以控制之,则不能驯伏而为用矣。若四柱中原无制伏,要行制伏之运。四柱中原有制伏,要行杀旺之乡,若有制伏,又行制伏之运。盖为尽法无民之喻。

假如己未,乙亥,丙寅,辛卯,此是王章明之命,此月偏官制伏在年上,兼日坐长生,又木三合,日主逢贵,所以发禄,后遭刑戮,无棺椁,初行壬申起福运。乙酉,乙酉,乙酉,乙酉,两个妇人,同此八字,一个极贵,一个极贫而有寿,何也?盖妇人之命,贵贱从夫也。乙酉,辛巳,乙卯,辛巳,此乃朱举人命,行戊寅运,乙卯科中试,行丁丑,是巳酉丑会金局,乃杀重,壬戌年不禄。

戊日午月,勿作刃看,时岁火多,却为印绶。

此论羊刃者,非犬羊之羊,乃是阴阳之阳。此禄前一位,是惟阳位有刃,阴位无矣。如丙戊禄在巳,午为羊刃也。戊日得午月,午上不为刃。刃不为刃者何也?乃阴火生阳土,正谓月生日干,若岁干时干又见火,乃是印绶格矣。

月令虽逢建禄,切忌会杀为凶。

大凡命中,以财官为贵。若四柱中有作合,以贪合忘官,又兼会起七杀,反为凶兆。且如甲日用酉月,为官星正气。若年时子辰,则会起申中庚为七杀,乃甲之鬼贼,故为凶。

官星七杀交差,却以合杀为贵。

官星乃贵气之神。纯而不杂,乃为清福,杂而不纯,便坏造化,有支中合出七杀为吉兆,经云合官星不为贵,合七杀不为凶,乃是五行赖之救助,且如甲日生人得卯时,卯中之乙,能合庚字,为甲之偏官,是为合杀也。若男子得之和气,与人投合贵者。女人得之,多生心意不足,虽美丽性乐私情,主克夫坏子矣。如庚日生,四柱见丙为杀,则有申辰合起子为水局来救之,丙化为官,则为吉矣。

柱中官星太旺,天元赢弱之名。

大抵人生以财官禄为贵,取其中和之气为福厚,偏党之气为福薄。若官星太旺,天元身弱,又行官旺乡,反成其祸。且如甲乙日,天元用庚辛申酉巳丑为官贵,四柱中官星既多,元有制伏则妙。本身弱,虽行制伏之运,乃可发福。若行官旺之乡,乃造化太过,其祸害破财,不可胜言,运数亦然。辛巳,庚子,丙子,癸巳,此八字官旺行丙申运,丙临申为杀重之位,甲子年十月,不禄。

日干旺甚无依,若不为僧即道。

此论时旺,主本得地,乃为时旺之乡也。其人沉疴不染,耆年齿牢发黑,强其体骨,天年过数,此格多出俗避位,出尘尚志,慕道修禅,乃日干甚旺。且如庚日生人,月时在申,或运又西方,此庚以火为官星,火至西方而死,庚以木为财,木至西方而绝,既是财官禄马俱无,则欲步於前程,何以设施,故无依,盖全身远害之命也。假如乙卯,丙子,丙午,癸巳,此祁真人命,日干旺於东方南方运矣。

印绶生月,岁时忌见财星,运入财乡,却宜退身避位。

此论月生日干,乃印绶之名。印绶乃喜官星,畏财气,若天干财乡,乃为坏印也,印绶者,乃我气源,须要根固。若行财运者,宜退身避位,不然必遭降谪徒配也。假如庚戌,甲申,癸丑,丁巳,此命月中正气,庚金印绶,主本杂气,不合巳中丙火,为癸之财,其水见财。贪财坏印。一生蹭蹬,故曰:印绶在刑克之地,身乱身亡之故也。后大运行己丑,流年丙寅四月破家,何故?元有伤印之杀,岁运又行伤运气,庚入墓也。丙寅,丙申,癸丑,乙卯,此八字癸水日干,以申中庚金为印绶,丙火为财克庚金,印绶被伤,亥运即得咯血之疾而卒。盖乙木为寿星,乙死于亥,金主肺,得血疾无疑。

劫财羊刃,切忌时逢。岁运并临,灾殃立至。

劫刃乃是日上天元,分争财禄,比肩是也。阳刃者,日干禄前一位是也,且如禄马,甲禄在寅,甲用己土为财,见卯为刃,刃来相侵夺己士矣。假如戊午日并月相同者,二三午戊字者,共相侵夺癸水为财,故曰劫财。以戊禄在巳前一辰,见午,午有己土克癸水,此谓之劫财羊刃。故主破财散业,离家失土,施恩反怨,心性卒暴,进退孤疑,偏生庶妻为正,带疾破相,性勇贪婪,志大心高,伤害不足。若大运流年逢之,因财争竞,不然疾病连妻子矣。

假如癸未,乙卯,甲子,已巳,此岳飞命,此为劫财羊刃,行运辛亥流年,辛酉三十九岁,合起辛亥,灾祸起坐囹圄亡身。戊寅,乙卯,甲戌,甲子,此八字有祖业,有子息,无兄弟,父母早丧。自今正发,行己未运,甲子年,因宫事破财不禄。戊寅,已卯,甲子,甲子,此八字有些祖业,有庶生兄,无子息,父母亦早丧,丁巳运癸卯年,被兄打成疾死,何也?盖春木无金,岁运又见卯也。

日干背禄,岁时喜见财星。运至比肩,号日背禄逐马。

禄之向也为顺,背也为逆,且如甲得寅为禄,若遇己丙为背禄。经云:背禄主无疑之论。主初明后晦,喜财星,戊己土助其身,火至亥无气,比肩见甲分财,经云:马者,在乎财位,乃甲见寅为生旺处;甲用土为财,用金为官,土至寅病,金至寅绝,乃禄马不扶身。赋云:马劣财微,宜退身避位。岂不谓之守穷途而凄惶也。

五行正贵,忌刑冲克破之官。

此论正气官星者。提纲之要,要年时上有财气,乃贵人也。忌刑冲克破之神填之。

四柱干支,喜三合六合之地。

凡支干有三合六合者,乃天地阴阳万物,皆有感应相合。倘得刚柔相制,两两相对所以有眷属,妻妾,贵乎大人之重,几乎上人之象。合财为官禄之相从,舍刑为刑杀之相压也。

日干无气,时逢羊刃不为凶。

且如甲申日,卯时为刃,此是申中庚金,能克卯中乙木为财为马为妻,须逢刃不为凶矣。甲午,丁卯,戊子,戊午,此八字戊土春生则弱也,喜午时为刃,以帮其身。原有福业,行南方印运,增创大业。但官杀混杂,考降禀后,纳粟去作国子生终。

官杀两停,喜者存之,僧者弃之。

甲用辛酉为官星,又见申庚,何以诀?又见三合之混同,甲乙用庚辛为官贵,而有巳有丑,是官杀混杂,虽行制伏之运,或去杀用官,或去官用杀,方发福。若混杂之命,岁更在旺乡混官杀,其祸不可具述矣。

地支天干合多,变云贪合忘官。

且如甲用辛为官,而有丙,见庚为杀而有乙。乙用庚为官,而辛为杀,又有丙及支干多合,此阳官阴杀,乃是造化之必然也。若四柱有合,是为贪合忘官。经云:合星官不为贵,合七杀不为凶,五行有救助之谓也。

四柱杀旺运纯,身旺为官清贵。

此七杀即偏官也,喜制伏,四柱内以杀为官。且如甲忌庚为杀,而甲生於寅地,乃身旺,其甲暗包丙长生,则不畏金为杀,以杀化为官星,则甲庚各自有特旺之势,而行纯旺运,乃为极品之贵。

凡见天元太弱,内有弱处复生。

此论日主自坐官杀,乃为人元弱处复生,乃是胎生元命。且如甲胎在申,申中有庚金为偏官,壬水为印绶,受气相感,气生胎元。得壬水长生,酉上沐浴,戌上冠带,亥上临官,如人之算日必生木矣,此格只要官星旺运,方可发福,不要冲破刑克。

柱中七杀全彰,身旺极贫无救。

伤官乃禄之七杀。败财乃马之七煞,偏官乃身之七煞,四柱有之,身旺建禄,不为富矣。

无杀女人之命,一贵可作良人。

大抵看男命,与女命不同,女命不取官星,不取财星,不取贵人,不取三合六合,不要败马生旺暴败,不要干支刚强羊刃,不要比肩,乃见如此,何以知其贵贱乎?答曰:阴人者,全靠夫主,夫富贵妻变富贵,夫贫贱妻亦贫贱,乃天地阴阳之理也。凡女人之命,大喜要安静清贵,旺夫旺子为妙。若绝气并刑冲破害不美,若女命贵一并夹贵者,必为贵人妻矣。

贵众合多,定是尼师娼婢。

贵者,官杀也。官者正夫,杀者偏夫。合者地支暗合,三合六合,心多不足,虽生美质,性乐私情,非良妇也。

偏官时遇制伏太过乃是贫儒。

偏官命主人性聪明,刚强傲物。若四柱中制伏多,乃尽法无民也。中和之气为福厚,偏党为福薄。假如丙午,甲午,癸亥,乙卯,此乃是钱雁秀才之命,月上偏官,所以伤残,目盲足跛,却有文章秀气,终身贫穷矣。

四柱伤官,运入官乡必破。

此论伤官,四柱有官星,运入官乡破者轻,须要明轻重。假如癸未,癸亥,辛未,癸巳,此五都丞命,辛以丙为官,巳中有丙,月中有壬水,则破其官星也。

五行绝处,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气。

李侍郎命,即胎元逢生,名曰受气。诗曰“五行绝处是胎元,生日逢之富贵全。更若支元来佑助,定荣衣冠早乘轩”,度理可以知幽微之妙,度性可以知生死之理。甲辰,壬申,丙子,己丑,丙子日乃胞胎日,支会水局,喜甲木生之,己土制之,一交甲戌运,甲子科中试。

是以阴阳罕测,不可一理而推,务要禀得中和之气,神分贵贱,略敷古圣之遗踪,约以今贤之博览,若此法参详,论命无差无忒。

继善篇

人禀天地,命属阴阳,生居覆载之间,尽在五行之内。欲知贵贱,先观月令及提纲。

歌释:提纲即是月令,先观气候浅深吉凶。官印与财神,忌劫冲刑,衰运逢吉,则为吉断,遇凶则为凶评,生於节气,属何神,贵贱贫富由命定。

次断吉凶,专用日干主本。三元要成格局,四柱喜见财官。用神不可损伤,日主最宜健旺。

歌释:专以日干为主,次看印绶财官。甲子生于酉月,其中官禄端详。寅午戌嫌丙丁,又嗔比劫,伤官破印,反为下贱,无劫财运馨香。辰戌丑未,祖遗粮,戊己名登金榜。

又韵:欲问三元何取,天时地利人和。例如甲子日生,吾凭此依例无讹,甲天干地癸人窠,印绶财官真可贺。若还有此又无伤,身惹天香台阁坐。取用正官为例,嫌以劫破伤官。一位正财为美,财多生杀为殃。比肩运行失旺,值斯男效才良,身衰财运祸难当,家健家肥福又旺。

年伤日干,名为主本不和。

歌释:年逢七煞克日,祖宗无力过房。 若还日月及时中,归禄逢财夭丧。

杀旺运逢为祸,印生多福为祥。比肩旺运莫疑猜,只是单衾纸帐。

岁月时中,大怕煞官混杂。

歌释:大凡财官印食,俱凭生月用之。 见财作财而断,逢官以官而议。

逢印作印而论,浅深气便思之。死绝败衰较量,生年月运,贵多基多,出宗而求贵。

取用凭于生月,当推究于浅深。发觉在於曰时,要消详于强弱。官星正气,忌见刑冲。

歌释:官星正印莫混,财多伤食莫逢。且如乙卯见庚辰时月,戌逢冲损,甲生巳酉丑月,午未火局休逢,若还官旺见冲,干有印见之吉用。

时上偏财,怕逢兄弟,生气印绶,利官运畏入财乡。

歌释:年月时来生日,号为印绶资身。运行官印起珍珠,财旺运逢破印。

印旺无制孤蹇,相停官印超群。 旺财破印命归云,官运拟为贵命。

七煞偏官喜制伏,不宜太过。

歌释:无制为七煞,七煞有制是偏官。有制有煞则为良,一制一伏为上。

制过贫寒愚蠢,喜行七煞之乡。身旺无制旺身强,却要运行煞向。

伤官复行官运,不测灾来,羊刃冲合岁君,勃然祸至。

歌释:细论伤官喜忌,忌之不并官来。岁君月建日辰猜忌者,最为刑害。

应如仇人相见,怒生厮杀难回。

如逢此者,必生灾祸,宜精研喜忌。

歌释:甲子日时丁卯,算来羊刃之功。岁运辛酉若相逢,丁破辛卯无用。

丙日生时甲子,年逢戊已相同。甲能破戊戊子冲,制之返为吉用。

富而且贵,定因财旺生官。

歌释:洪遣富而且贵,定因财旺生官。身强财积福如山,不露财官贵算。

财旺无官亦妙,财神叠露浮荡。若还主弱不能生,定是富家贫汉。

非夭则贫,必是身衰遇鬼。

歌释:甲生庚金秋旺,身衰制也难当。时逢寅卯夭须防,岂知木绝金旺,

无疾祸重孤苦,早发须是夭亡。刃食须印祸推详,贵显民豪达士。

六壬生临午位,号日禄马同乡。

歌释:壬日生临午位,午时丁己财官。更逢寅午戌来详,最喜刑冲官煞旺。

又怕财官显露,魁伤岁运为殃。正官为禄马财乡,午月时运一样。

癸日坐向巳官,乃是财官双美。

歌释:癸日生居巳位,财官福禄何如。巳藏丙戊最为奇,丙是财神官是巳。

月时运同倒冲刑,贫贱多疑。岁运官煞露分明,减福艰辛而已。

财多身弱,正是富屋贫人。

歌释:财神二三叠见,身衰福浅难承。算来先富积珍珠,后破家囊似声。

日主若逢印助,始见富贵稍临。正财乘旺倚妻荣,壬事迷花不定。

以煞化权,定作寒门之贵客。

歌释:癸日提逢癸丑,天干二气相连。虽然逢煞本身坚,子丑俣之杀浅。

未与年支干煞,相停身煞也憎。如斯富贵两双全,显祖名扬福禄坚。

又韵:逢煞切宜看印,印绶化煞为权。杀多宜食制为先,后富必当先蹇。

甲日见庚申煞,喜逢木旺东行。丙丁寅午火燥,庚制过,反为下贱。

登科甲第,官星临无破之宫。

歌释:丙日生官丑月,财官归禄名驰。库中之物喜冲奇,柱外刑冲运喜。

其造逢冲则贵,登科位至同知。若还柱内有冲刑,运再逢之不吉。

纳粟奏名,财库居生旺之地。

歌释:丁巳日提己丑,时逢辛丑财全。年干乙卯助身坚,巳火出来锻炼。

岂料财多归库,土金二曜结缘。分明纳粟去朝天,学士名登金榜。

又韵:庚日生居未月,未中乙木为财。财星归库要冲开,无跃鸿门光彩。

申日戊辰土重,逢冲富贵美哉。因财而得富贵,贯朽粟陈豪迈。

官星太旺,经临旺处必倾。

歌释:柱中官星太旺,身强反福为奇。主旺无冲方论,运行财地家肥。

身衰若行财地,化鬼反必倾危。若然印绶喜财依,父死早岁无久遗。

印绶被伤,倘若荣华不久。

歌释:六甲生逢癸地,最嫌戊己来侵。如柱财外运逢之退藏,灾刑可避。

运不见财为美,柱中财气超群。诗书博览事多知,虎榜高标名姓。

有官有印,无破作廊庙之材。

歌释:有印逢之为上,妙逢官煞为祥。仍分官煞莫刚强,富贵名登金榜。

最忌财星破印,又嫌伤食破官。运行不错食皇粮,有家破坏毁伤。

无印无官,有格乃作朝廷大用。

歌释:命内无官无印,须观有格为奇。壬骑龙背及飞天,遥巳朝阳之例,

倒冲食伤杂气。魁罡日禄居时,金神鼠贵井栏叉,又无破,化生为贵。

名标金榜,须还身旺逢官。得佐圣君,贵在冲官逢合。

歌释:日主高强察理,官星有气当时。若逢财印助根基,无破文场得意。

伤食劫财莫逢,财官旺气权威。首登虎榜凤凰池,乌帽金冠霞帔。

又韵语曰:亥冲巳位,丙为官禄之藏。丙丁透出巳嗔殃,反丙逢辰绊当。

癸亥巳藏丙戊,为官禄位轩昂。不逢寅戊巳垣乡,定拟紫袍卿位。

非格非局,见之焉得为奇。身弱遇官,得后徒然费力。

歌释:非格非局细察,只因破损伤神。身弱官多先贵后贫,费力荣心。

身若居官难发,运行身旺财荣。官星一二弱无嗔,相停曰为贵命。

小人命内,亦有正印官星,君子格中,也犯七煞羊刃。

歌释:小人有正官正印中,伤克刑冲。恶多善少反为凶,可拟谗庾而论。

君子羊刃七煞,善多恶少相逢。煞星喜刃而相同,制煞身强贵用。

为人好煞,羊刃必犯于偏官。

歌释:羊刃若逢七煞,主人心毒害民,徒然富贵不长,自大声高气象。甲日见庚为煞,卯来为刃分明。若逢印吉好求名,逢杀亦看刃。

素食慈心,印绶遂逢于天德。

歌释:大凡印旺重重,天月德而助吉。仁义礼智信常存,好善济人利物。富贵超群,发达心慈,拜道祀佛,有终有始。事三思,财旺为人反覆。

生平少病,日主高强。一世安然,财命有气。

歌释:寅卯专嫌战克之乡,寿年鹤算少灾殃,福发浑如海漾。甲生辰戊丑未,安然财命荣昌。财官印绶旺为良,心地宽洪方能小祥。

官刑不犯,印绶天德同官。少乐多忧,盖因日主身弱。

歌释:印绶喜逢天德,平生福禄声香。乙日酉月煞刚强,又嫌己丑金旺。

若还无制梦黄梁,辛苦忧愁刑丧。倘然日主衰弱,其造断然不良。

身强杀浅,假煞为权。

歌释:化煞为权可以取,甲生寅卯之乡。木逢亥卯戌未行,何怕庚金作党。

乙生巳酉丑月,喜逢火局相当。若逢亥卯未生殃,处世艰难贫相。

杀重身轻,终身有损。

歌释:阴不生於乙酉,时逢辛巳少祥。身轻煞重最难当,又恐运行煞向。

纵有富贵疾病,无疾富贵早亡。如斯嫩草又逢霜,柳絮风吹飘荡。

衰则变官为鬼,旺则化鬼为官。

歌释:日主生来衰弱,官多化鬼为殃。若逢主旺煞来降,变鬼为官显达。

官多必难领受,煞重无制夭亡。身衰身旺细推详,只喜化煞为上。

月生日干运行不喜财乡。日主无依,却喜运行财地。

歌释:月生日干为印,,不宜财运坏伤。甲生亥子印无冲,巳午辰戌丑未损,日主生旺太过, 若无格局印逢,岂知身旺却无依,运喜财乡多福重。

时归日禄,生平不喜官星。

歌释:日禄居时最妙,年提畏煞官星强,官制禄,禄难归,但见官星格善,月提运喜财地, 无官职显名高。天干之内见官星,运喜食伤福泰。

阴若朝阳,切忌丙丁离位。

歌释:六辛时逢戊子,号日阴去朝阳。运行西地姓名香,一举首登金榜。

仍忌丙丁离位,最嫌官杀相伤。岁时最怯此星藏,只是经商之客。

太岁乃众煞之主,入命未必为殃。若逢战斗之乡,必主刑于本命。

歌释:岁乃人君之象,未可便作凶言。生当羊刃克流年,不死灾刑非浅。

冲破岁君为祸,应如臣犯於君。夫子遭陈于蔡地,浑如六国吞秦。

岁伤日干,有祸必轻。日犯岁君,灾殃必重。

歌释:岁伤日如父怒子,祸则轻而可恕。日犯岁如子怒父,下犯上者难容。

日干喻如臣子,太岁时若君父。凶运灾重岁再逢。柱凶流年定故。

五行有救,其年返必为祥,四柱无情,故论名为克岁。

歌释:甲日主来逢戊,名为日犯岁君。庚辛柱制福非轻,柱若无庚运蹇。

庚辛日主于甲,岁伤日干略病。食神印绶制清平,无制灾非刑并。

庚辛来伤甲乙,丙丁先见无危。丙丁反克庚辛。壬癸逢之不畏。

戊己愁逢甲乙,干头须用庚辛。壬癸虑遭戊己,甲乙临之有救。

壬来克丙,须用戊去当头。癸去伤丁,却喜己来相制。

庚得壬男制丙,反作长年。甲以乙妹妻庚,凶为吉兆。

歌释:庚得壬男制丙,子来救母无病。甲得乙妹配庚,亲成是凶而吉庆。

故曰有心变爱,果然无意伤人。贪欢喜合杀忘刑,福旺名扬财胜。

天元虽旺,若无依倚是常人,日主太柔,纵遇财官为寒士。

歌释:天元日主太旺,岁时月印财官。三才不显,主贫寒僧道孤形之汉。

日干柔金生旺,财官多返生殃。当之不住守寒窗,辛苦囊消貌癯。

女人无煞,带二德受国家之封。

歌释:女以官为夫星,不宜七煞争功。无官七煞是夫宫,不喜官星相混。

财官印绶全带,夫荣妻贵名门。二重天月德相逢,职掌皇家赠俸。

男命身强,遇三奇为一品之贵。

歌释:日主高强富贵,财官印绶俱全。甲逢辛己癸为缘,乙戊庚壬可见。

丙日癸辛乙未,丁壬庚甲高迁。戊喜癸乙丁卯,己壬甲丙三元。

庚辛壬癸例依前,无破名登金殿。

甲逢己而生旺,定怀中正之心。

歌释:甲逢己土合中旺,富贵荣华定可量。常怀中正得人心,常遇贵人须可望。

甲属东方生木之气,主乎仁。土属中央厚土之气,主乎信,甲己化土,而四柱中更带生旺,为人忠厚,乃正直之人也。

丁遇壬而太过,必犯淫讹之乱。

歌释:乙日生六甲,心存仁义忠良。日时甲己是财官,化合家兴财旺。

丁日遇壬太过,化官作鬼为殃。柱中三两巧淫娼,夫重沿门弹唱。

丙临申位,逢阳水,难获延年。

歌释:丙日生于申位,申长生水疏通。壬申壬子及辰中,七煞刚强祸重。

壬午壬寅壬戌,其祸轻而无用。煞多身弱定成凶,仔细参详理同。

己入亥宫,阴木见终为损寿。

歌释:为人日生己亥,祸逢乙木交争。殊知亥有木长生,无制夭亡蹭蹬。

乙巳乙丑乙酉,煞中以义掩恩。乙未乙亥卯森森,不死贫寒偃蹇。

庚值寅而遇丙,生旺无危。

歌释:假如庚寅日主,生于丙火煞刚。寅中艮土返为祥,以煞化权为上。

庚日生申归禄,其中旺气高强。反将丙火化为官,临危见机无恙。

乙遇巳而见辛,身衰有祸。乙逢庚旺,长存仁义之风。

歌释:乙木生临巳位,身衰有祸祯祥。丙辛庚乙配鸾凰,处世无如福长。

阴水逢庚之地,春风四海名扬。上和下睦体三纲,贯世超群少恙。

丙合辛生,镇掌威权之职。

歌释:丙合辛生夏令,岁月时见辛多。龙韬豹略志萧何,又怯刑伤克破。

辛日见丙得合,逢生逢禄中和。运行官旺福崇峨,四海名扬振播。

木重逢火位,铭为气散之文。

歌释:一木叠逢火位,夏生丙丁重逢。火能泄木气,岂知无功,作事无成贫困。

支喜寅午戊巳,戊己财通。火木化无凶,福禄优游家润。

独水三犯庚辛,号日体全之象。

歌释:壬癸两庚辛,喜生岁日时中。癸生辛透又庚逢,岁日时中亦用。

莫道印多不悦,一枭一正不凶。故知号曰休全功,五伯诸候食俸。

水归冬旺,生平乐自无忧。

歌释:癸亥年提甲子,癸亥壬子时真。提时伤劫运南程,最喜食财官印。

师人含山县住,掌下三百姓陈。煞官旺处反为嗔,刑若百端病症。

癸亥 甲子 癸亥 壬子 老彭之命

木向春生,处世安然有寿。

歌释:甲乙生于春月,柱逢寅卯重重。温良性格定慈心,青史朝廷备用。

财食印官旺处,火旺又反夭穷。术能精究似中庸,谈命宜知变动。

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无宜。

歌释:庚日生居火地,柱逢丙丁重逢。若还寅午戌全通,不病也防疾重。

男主疯痨疾蛊,女产血劳之风。若无制伏岁时中,火急宜修棺冢。

土虚逢木旺之乡,脾伤定论。

歌释:甲子年提丁卯,己丑日时乙亥。岁时提路木徘徊,煞重脾寒疾害。

运行坎地夭折,岁逢木地定灾。西南方可发钱财,俊士闽丘后代。

甲子 丁卯 已丑 乙亥 甯子之命

金遇艮而遇土,号曰还魂。

歌释:庚金生寅遇火,其中艮土为祥。天干戊日若相逢,扳桂云梯可上。

重见丙丁相克,必当寿夭贫寒。不见丙丁逢戊己,管教家富粟千仓。

水入巽而见金,名为不绝。

歌释:壬癸生居巳地,本为富贵而看。柱嫌戊己作灾殃,岂逢庚金为上。

壬水受气于巳,水得母而长生。而能生水,故曰水入巽云云。

土临卯位,未中年必定灰心。金遇火乡,虽少壮必然挫志。

歌释:己日提逢卯位,身强有制贵人。杀多无制本身轻,疾苦心中不正。

庚辛性柔煞旺,少年挫志无成。作为性燥宜招刑,旺制堪为贵命。

金木交差刑战,仁义俱无。水火递互相伤,是非日有。

歌释:甲乙庚辛左右,乙逢左右庚辛。庚辛申酉旺支神,安有始终性情。

又是官煞混杂,所以无仁无义。财乡发福更劳心,潢潦财能有胜。

木从水养,水而木则漂流。

歌释:甲乙生居子地,但逢一二为奇。壬癸亥子叠干支,则木漂流无倚。

辛亥年提庚子,甲申乙丑交支。年逢丁酉运申随溺水,故闽吴吉。

金赖土生,土厚而金遭埋没。

歌释:庚辛日逢戊己,辰戌丑未俱齐。若逢火土叠干支,土重埋金无气。

纵有金珠万斛,难攀月桂仙枝 西江月下细详之,休道命之理微。

是以五行不可偏格,务禀中和之气。更能绝虑妄思,鉴命无差无讹矣。

歌释:看命先观日主,次审岁月时支。去留强弱舒配之,轻重浅深察理。

节禀中和之气,运参向背之宜。三才偏正产何时,俱藏西江月里。

六神篇

五行妙用,难逃一理之中。进退存亡要识变通之道。命之理微,圣人罕言。

正官佩印,不如乘马。

诗释:正官无印本无权,佩印如何又不然。只为印多官泄气,不如乘马得高迁。

七煞用财,岂宜得禄。

诗释:财星生旺杀伤身,四柱全无倚靠神。天命相从成贵象,运行得禄受孤贫。

印逢财而罢职。

诗释:印绶贪财德有伤,难从天地立纲常。更无比动来相救,罢职偷闲归故乡。

财逢印以迁官。

诗释:身旺诚能掌大财,财多身弱便生灾。迁官何处求根本,岁运还须有印来。

命当夭折,食神孑立逢枭。

诗释:七杀重重主太柔,食神一位立当途。枭神印绶无财救,夭折芳魂逐水流。

运至凶危,羊刃重逢破局。

诗释:用财不有杀重来,羊刃逢之必夺财。再遇刃乡应破局,伤妻败业见非灾。

争正官不可无伤。

诗释:官星一位比肩重,争夺之间最有凶,伤尽直须官不用,自无冰炭到胸中。

归七煞最嫌有制

诗释:比肩本是无知物,一见伤官势必归。第恐食神来制之,丧家心事自成灰。

官星煞地,难守其官。

诗释:正官纯杂杀如顽,荆棘门居特立难。情性岂无君子恨,坚冰当道虎狼关。

煞在官乡岂能变煞。

诗释:杀多坚佞性偏刚,混入官星礼仪邦。顽石岂能变化,依然心事尚豺狼。

贪财坏印擢高科,印分轻重。

诗释:印旺偏官弱不堪,用财生杀岂为贪。只愁印薄逢财旺,未许蟾宫把桂攀。

运比用财缠万贯,比得资扶。

诗释:见财不用是何哉?财多旺甚日干衰。得遇比肩资扶处,白手犹能聚大财。

运到旺乡身反弱。

诗释:身弱拖根微有助,未从七煞未从财。假饶岁运扶身记,战敌无成力反衰。

财旺劫处祸犹轻。

诗释:偏正财多祸必多,日干无力奈如何。真逢比劫分将去,省得贫魔与病魔。

财逢有伤,还忌阴谋之贼。

诗释:财无劫夺则无伤,支库中间有暗藏。莫道小人不明露,岂知君子在高梁。

杀无明制,当寻伏敌之兵。

诗释:并多七杀正相刑,明制无人慢自惊。冲出暗藏兵有用,马陵树下火烧林。

贵人头上戴财官,门充驷马。

诗释:贵人互换得相成,上戴财官更显明。进气有根还有合,定从千里握兵刑。

生旺宫中藏劫杀,勇夺三军。

诗释:长生劫煞本非奇,生旺宫中却正宜。举鼎有为真足羡,每从边塞拂旌旗。

为跨马以亡身。

诗释:岁运逢财日主贪,又无比刃与成行。格中若见如斯局,此命危亡立马看。

因得禄而避位。

诗释:官星失马不为官,得马登庸理自然。只恐此身行遇禄,解还金带向林泉。

印解两贤之厄。

诗释:两杀重来威制重,食神无奈见枭神。柱中有印能成化,丁火奚能害此身。

财勾六国之争。

诗释:比刃贪官图利名,无财彼此自相宁。黄金一见成战局,惹起燕齐魏赵争。

众煞混行,一仁可化。

诗释:偏官叠见将何救,制杀无如化杀高。行去不劳重见食,疾之已甚祸相遭。

一煞倡乱,独力可擒。

诗释:一杀为妖应有限,不逢财印本为福。只消一食能归我,何必干支制伏多。

印居杀地,化之以德。

诗释:甲木逢申用煞神,纵然无火未伤身。中藏壬水生归化,惟恐干支见土神。

印居杀地,齐之以刑。

诗释:偏财偏官坐一宫,不能为福却为凶。局中要解侵凌患,制伏还须用一冲。

兄弟破财财得用。

诗释:此法从虚邀禄马,天干不动地支冲。但愁绾合并填实,用力艰难未有功。

杀官斯主主须从。

诗释:只力岂能支旺煞,无根端的只相从。他行他运成家业,我运身强业反空。

一马在厩,人不敢逐。

诗释:一财得所不遮搓,天地明明众所看。计取秋毫应不许,除非私向中探。

一马在野,人共逐之。

诗释:库墓藏财财不露,有何疑忌有何妨。谁知比劫能为福,暗窃阴谋不敢当。

财临生劫库破生宫,兼奉两家宗祁。

诗释:局中财以神为家,财要根深印要华。若使破根财不立,螟蛉过继定无差。

身坐比肩成比局,当为几度新郎。

诗释:我成我局必伤妻,比占妻宫总不宜。鸳帐岂能谐白发,无如冷落自家知。

父母一离一合,须知印绶临财。

诗释:正宗偏财同一所,悲欢离合岂能辞。印财生禄同乡者,立业成家尚有之。

夫妻随娶随伤,盖为比肩伏马。

诗释:比肩原伏妻财下,七煞藏身夺未成。乍见食神来制煞,鼓盆难免叹壮生。

子为子填,孤磋伯道。

诗释:欲求子位在生时,填食休囚恐没儿。不解孤贫原有命,理怨天道忒无知。

妻宫妻守,贤齐孟光。

诗释:妻宫妻守无相克,五煞桃花未有缘。谁知谢安财堪比,相夫应各孟光贤。

入库伤宫,阴生阳死。

诗释:五阳归库无生气,故有伤官入库名。天地未尝生意息,返魂犹在五阴生。

帮身阳刃,喜合嫌冲。

诗释:柱逢羊刃本为凶,合煞成权最有功。破局丧身困惫甚,偏官忘合正官冲。

权刃复行权刃,刀药忘身。

诗释:偏官羊刃要均停,赫赫飞扬万里名。用神更行权煞地,英雄难免丧刀兵。

财官再遇财官,贪污罢职。

诗释:禄无求进俸无余,轻节清高几不如。行到财官遇俸禄,贪污归去浪嗟吁。

禄到长生原有印,清任加官。

诗释:官强印旺皆为贵,印旺官强用不齐。禄到长生官得地,九重雨露沐光来。

马行帝旺旧无伤,官途进爵。

诗释:偏正之财用得轻,不逢妒合与伤刑。健驰帝旺临官处,积白堆黄享大名。

财旺身衰,逢生即死。

诗释:孤寒何意获多财,正欲相求若自捱。忽遇有情生旺处,苟贪惹得丧身灾。

刃强杀薄,见煞生官。

诗释:健逢羊刃一财轻,意在生官不敢生。七杀俱来成配合,得苏财困旺官星。

兹法玄玄之妙,今颇习而成章。少助愚蒙,并明万一。

气象篇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运而关十载。清浊纯驳,万有不齐,好恶是非,理难执一。是必先观气象规模,乃富贵贫穷之纲领毕具,次论用神出处,凡死生穷达之精微尽知。

乃若一阳解冻。

注释:冬月水成冰冻,盛寒时也。至后则一阳发动,暖气初生,有火得用,则虽坚冰寒冻,亦可解矣。

三伏生寒。

注释:夏已炎极,至后则一阴发生。三伏中暑深阴盛,为火退寒生之渐,所谓夏草遭霜也。

阳亢不制,亢则害也。

注释:此象亢阳无制,更不包藏阴物。而运又行东南,则阳刚失中,而必至为害也。用此者孤贫凶暴。

刚而能柔,吉之道也。

注释:此言五阳生于阴月,干支夹合阴柔之物,运道又行阴柔之乡,乃为吉也,用此者纵然寒贱,终必荣华。

柔弱偏枯,小人之象。

注释:此象不中之道也,四柱中但见阴柔,而不入格。干支又不包阳,则终于柔懦。用此者机心阴险,无所不至。

刚健中正,君子之风。

注释:四柱中阳而藏阴,刚柔得中,不犯破克刑冲,用此者德行过人,忠直盖世,故曰君子之风。

过于寒薄,和暖处终难奋发。

注释:四柱纯阳,生于十月绝五阴之根,日干又见寒弱,而无刚健之气,纵遇和暖之,亦难发达。

过于燥烈,水激处反有凶灾。

注释:四柱纯火,生于夏至之前,火性炎烈,佳遇水激,不惟不能制,而反致害矣。用此者夭折孤贫。

过于执实,事难显豁。

注释:执实者,用一而不通也。假如用官无财,用印无杀,多合少成者,遇事终无显达。

过于清冷,思有凄凉。

注释:此言金水过于清寒,不遇和暖之运,平生独食孤眠,生涯寂莫,人不堪期忧矣。

过于有情,志无远达。

注释:局中之物,不可过于有情,若遇有情,则牵迷不能自脱,外衣所见矣,其志安能远达哉!

过于用力,成亦多难。

注释:凡注中得自然之妙为妙,若用力扶持,终为不美,其成就终必艰难矣。

过于贵人,逢灾自愈。

注释:八字中原多贵人,二德扶用财官,不有刑破,虽居颠沛之中,亦无妨矣。

过于恶杀,遇福难亨。

注释:八字中原多恶杀,三刑六冲,又与财官反背,纵遇财官之地,将何享福之基。

五行绝处,禄马扶身。

注释:凡遇绝处,不可便指为凶。盖凶处亦有福神相助,如木绝于申,申有壬水为印,庚戊为财官,皆我所用之物,不能伤身。

四柱奇中,比肩分福。

注释:古以官为贵,以财为奇,局中得遇财官,乃为吉矣。如见比肩则无忌惮,争官劫财,福无全美。

阴阳固有刚柔。

注释:阳刚阴柔,天地之道也。此言刚柔之道,虽阴阳之中,抑且不能去者也。

干支岂无颠倒。

注释:颠之倒之,反覆之谓之,如干有壬癸甲乙丙丁,支有亥子丑之类是也。

父无子而不独。

注释:木以火为子息,四柱中如无丙丁巳午之位,则无子矣。若地支暗畜有火,亦不为无子矣。

子有父而反孤。

注释:木以水为父母,若被损克,则不得其所。如甲乙日生于亥子之年月,值四季,水被土伤,所生之人失矣,岂不孤哉!

生尚可以再生。

注释:局中之物,原有长生,先被克损,岁运复遇生旺之地,身力复强,如再生也。

死不可以复死。

注释:凡柱中之物,原值死绝之宫,复来岁运,再遇死地,不为更凶之论,盖死无二也。

即死亦非为鬼。

注释:木值春生,得时乃旺。柱中虽遇死绝之中,若运行生旺之乡,亦不为之死也。

逢生又不成人。

注释:木值秋生,失时乃弱。柱中虽遇生旺之官。若运行衰绝之一地,终不为之生地。

五行各得其所者,归聚成福。

注释:凡五行不可虚名失位,俱要得令归坦,方能为贵,若归聚一局,妙不可言。

一局皆失其垣者,流荡无依。

注解:凡日主用神,俱要著落之处。如四柱中不得通根有靠,又遇空亡死绝,则终无成立,必然飘荡失所矣。

大运折除成岁。

注释:大运者,八字之表里也。取用乃度其浅深,成岁须知多寡是也。

小运逆顺由时。

注释:小运者,补大运之不足而立名也。古人以男起丙寅,女起壬申,以是定逐年祸福,鲜有不左。予尝见一秘书,以为男女小运,皆由生时而行之,顺逆亦以年定。

六合有功,权尊六部。

注释:凡四柱中,有刑冲克破,木为凶论,得神挽回有力者,即反为祥,其福高厚。

三刑得用,威震边疆。

注释:刑本不吉,得用者富贵聪明,无用者孤贫凶夭。何以为得用?三刑有气,日主刚强。何以为无用?三刑无气,日主衰弱。

天地包藏神得用,豁达胸襟。

注释:如八字中不见亥申二字,得左右之神拱起二字,兼有贵气,不落空亡,须当显豁。

风雨激烈贵无亏,发扬姓字。

注释:巳为风门,卯为雷门,八字中虚拱二位,更有贵人岁运,若逢冲起,必能发达。

贼地成家,贼乱家亡身必丧。

注释:此法如岁月日中,有神争合为妻,月支陷弱其中,欲出而不可得,故曰贼地。更得岁月之神自刑,无暇合我,得时支乘机与月支成合,是谓贼地成家。富贵不浅,大运去贼则安,再见贼乱,其家必亡而身丧矣。

梁材就断,木多金缺用难成。

注释:夫木本赖金断以成器,若金被神留合,不能克其木,却要木与金为邻,就彼雕琢可也。若木盛金弱,则虽就金,亦不能断而有用,木与金作合,彼此两强,乃为贵论。

纯阳地户包阴,兵权显赫。

注释:八字纯阳,本为偏党,殊不知子寅辰午申戌,暗拱丑卯巳亥未酉之阴,二象相济,则反全天地之正气,发福菲小。

独虎天门带木,台阁清高。

注释:凡岁月得寅一位,却要时带天门,虎必朝天,甲日柱内更有卯未合局,木盛生风,风从于虎,岂不美哉!若刑冲克破,不得印绶财官则无用矣。

学堂逢驿马,山斗文章。

注释:凡身坐长生之位,皆为学堂,更得驿马交驰,又得高大气象。带财煞贵人者,文章潇洒出尘。

日主坐咸池,江湖花酒。

注释:咸池,又名桃花煞,男女逢之,必然淫乱,多因花酒流落江湖。若见财官贵德同宫,反得标格清奇,富贵安享,大忌刑合,只喜空亡。

福满须防有祸。

注释:凡用印生身,乃为我之福也。运行比印旺地,生扶太过。福满处岂无祸生,是以君子须知防也。

凶多未必无祯。

注释:局中原多官煞,再行官煞岁运,其凶乃甚。历尽艰难,后必有制身旺之运,否极泰来之象。

马头带箭,生于秦而死于楚。

注释:此言驿马。在时日之下者,若见有刑冲,谓之带箭,主人决定异国丧亡也。

马后加鞭,朝乎南而慕乎北。

注释:凡取用驿马,顺则年取其日时,逆则时用其日主,马无提拦,则纵肆而不可遏,如后再加刑冲,马必疾行,终无安顿之地,主人一生劳碌,奔竞四方。若刑冲之神,遇有三合六合,则不为加鞭矣。

一将当关,群邪自服。

注释:将者,贵重之神也。关者,要紧之处也。邪者,妒我之物也。假于甲乙日生于金旺年月,皆来克我,得丙丁透出干上,制杀为权,而杀自服矣。

众凶克主,孤力难胜。

注释:此言杀重身轻,孤独无助者,盖无当关可救之神也。则不能胜所克矣,决主夭疾。

脱此辈忌见此辈。

注释:此言如甲己化土,脱木气而从妻家,若见甲乙寅卯未亥,皆我比肩,则有原旺之藉,岂无咎哉。

化斯神喜见斯神。

注释:如乙庚化金,喜见金旺,而妻得依其夫。丁壬化木喜见木旺,而子得依其母之类是也。

驿马无缰,南北东西之客。

注释:无缰,马无合也。东西南北,无所不至矣。若遇此,必主飘零。

桃花带杀,娼妓隶卒之徒。

注释:桃花日时相见是也。不惟忌刑合有情,尤忌五煞同处,凡遇此者,不知礼义廉耻之徒也。

母子有始终之靠。

注释:如戊日坐辰,生於申月,然土以金为子,金养于辰,少倚母而自强,老得子而有靠。

夫妻得生死相依。

注释:如丙丁坐子月,用酉金。然火以金为妻。金生于子,适夫家以养其身。火至酉亡,赖妻家以活其命。

双眼无瞳,火土熬乾癸水。

注释:癸水在人属肾,为一身之基,两目之本。目关五行,惟瞳属水,水涸肾虚,则瞳无所依。

大肠有病,丙丁克损庚金。

注释:庚属大肠,宜临水土,嫌者丙丁寅卯,得局无制。然庚金虽得托根,又被冲破,便有此疾。

土行湿地而倾根,伯牛有恨。

注释:戊土属脾,四柱中不有生旺通根之位,又加水浸金虚,运行湿地,岁见木克,因而有疾。

火值炎天而得局,颜子无忧。

注释:火乃文明之象,生于九夏,三合寅午戌,用火愈发辉,少用木资其火,不宜见水拖根,遏火之炎。人生得此,乐道无忧。火行极处,多遇木生,反主夭贫,至不利也。

水泛木浮,死无棺椁。

注释:木从水泛,不遇土提防,更值死乡冲并,是必堕崖落水,横祸毒亡,多不为美。

火炎土燥,主受孤单。

注释:土因火燥,万物不生。初运南行,废而无运,后来虽遇财官,不能为用,以致孤贫奔走,无家之命也。

妻多力弱,花粉生涯。

注释:凡用财为妻,最要得位得时,日主更喜刚强,岁月有倚,阴阳各得其所,良配可知。若财多散乱,刑合不齐,日主孤柔,不能任用,必因其妻而获利,以养其身也。

马弱比多,形骸飘泊。

注释:凡遇财旺身强,生平安乐。若见财轻比重,终必飘泊江湖,逐财困苦,安享何能。

性灵形寝,多因浊里流清。

注释:凡八字,浊中流有一点孤清,则人虽朴陋,颖悟机谋异常,与众回异也。

貌俊心蒙,盖是清中涵浊。

注释:此论用神清奇,特立中或有物来伤之,主其人外虽貌美,内无学识,皆迷酒色。

凡遇凶神交会,善虽小而难成。吉耀并临,恶虽多而亦化。道从理悟,神入心生。熟读苦求,巨微判矣。

渭泾论

《易》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阴阳刚柔,各有其体。故女命以柔为本,以刚为刑,以清为奇,以浊为贱。乾,阳也,坤,阴也。阴阳交则成人道。阳刚而阴柔,禀得乾道,则为男,禀得坤道,则为女,故男刚而女柔。阳有阳体,阴有阴体,且女命贵乎阴静,最忌阳刚,贵乎清而贱乎浊也。

三奇得位,良人万里封侯。

三奇者,财官印,非乙丙丁也。女命以官星为夫,如甲生人见辛为官,即夫也。辛金长生于子,旺于申酉之地,以己土为财,得辰戌丑未之地,以癸水为印,得亥子丑之方,皆得其位,主其夫有贵,故曰万里封侯。

二德归垣,贵子九秋步月。

二德者,天月二德也。天德贵人,正丁二坤,三壬四辛,五乾六甲,七癸八寅,九丙十乙,子巽丑庚之例。至月德贵人,寅午戌月在丙,申子辰月在壬,巳酉丑月在庚,亥卯未月在甲之例是也。女命带之,当主生子登科。

一官一贵,乌云两鬓拥金冠。

女命只取官星一位,无官取七杀一位。七煞偏官也,贵人只取一位,毋得重见。重见即二夫也。亦要乘旺,禄马暗合,主有此贵,贵人不宜重见,多者乃为贵重合多之论。

四杀四空,皎月满怀啼玉筋。

女命忌煞多,并四柱空亡,主克夫伤子,重叠再嫁,还主孤单,故云啼玉筋。玉筋者,泪痕也。冬月天寒极矣,啼哭泪已忧冰,如玉筋之状,故云玉筋。

官行官运,镜破钗分。

女人命中只取一位正官为夫,又行官星之运,则又遇一夫星也。岂不为二夫争一妻也,必主分离之事。如甲以辛金为官,则为一夫矣。若又遇辛运酉之地,主有克夫而再嫁之理。故云镜破钗分也,

镜破者,徐德言尚乐昌公主,因国乱分离,公主剖镜,各执一半,其他日恐情缘未断,再图相会。乐昌公主果于越国公杨素处得之,德言约以货镜为期,公主得镜悲泣,越公闻而知之,召德言还其妻。此为破镜之故事。

财入财乡,夫荣子贵。

财者,命之源也。男命以财为妻,故谓之妻财。女人以财而事夫,则其夫荣矣。凡女人之命,有财得地,又行财运,而财更盛,定主其夫家富贵,生子亦贵。

衣锦藏珍,官星有气。

官星者,女人之夫星也。五行中得生旺无冲者,主其夫亦荣贵,故身衣锦绣而藏珍宝者有之。

堆黄积白,财库无伤。

黄与白者,金与银也。凡人有财丰厚者,必得财库以藏之。以辰戌丑未为四库,既藏财物仓库。恐有伤之,伤之则财散矣,又岂能保其长富乎?

大抵官多不荣,财多不富。

女命官多者,则夫多矣,岂得为荣哉?且如男子众多,与一女共处一室,如柳巷花街之流,安得有荣?而且有辱其身者也。但凡女命官多者,取其一官为主,以去留舒配之义断之,只得其安乐,不得其荣华。财多者以事他人,自己亦不能富矣。且女命随其夫之贵贱,委身于人,岂由自身者乎?

用正印而逢枭,兰阶夜冷。

正印者,生我之母也。如甲人以癸水为正印,又逢壬水为偏印。偏印,即袅神也。枭者东方不仁之鸟,长成则食其母,故曰枭,女命以正印为用,又逢枭印,未免有侵凌之祸,主其人有兰阶夜冷之凄凉矣。

用枭神而遇印,玉树春荣。

枭神不仁之辰,正印慈善之辰,虽恶人得善人正之为恶亦反福矣。凡女命以枭为用,遇正印则为吉助,如玉树临於春风中矣。

金清水冷,日锁鸾台。

金生冬月之间,水且寒矣。且金为水母,金泄气过多,而水又冷,则为骨肉无情之论。女命遭此,故曰日锁鸾台。

土燥火炎,夜寒衾帐。

土生夏月,火已盛矣。且土赖火生,火愈盛而土亦愈燥,正谓子枯母盛之论。女命遇此,亦主孤单为无依之命。

群阴群阳,清灯自守。

五行天之中,干地支俱见阴者,谓之群阴,俱见阳者,谓之群阳,似无相济之理阴阳不得为配,男无妻而女无夫,其理然也。

重官重印,绿鬓孤眠。

女命只喜一官一印,则为一夫。若重见则为重夫,必主克夫。虽少年且有孤眠独宿之意,假使有不克夫者,亦主远别离隔,经年未得欢合,纵荣贵亦难免此。

田园广置,食神得位不逢官。

食神者,女命以之为子。子星得位,则可以养母。食神主衣禄丰厚,女命甲生者,以丙为食,甲能生丙,以丙为子,子既得禄,未有不养其母者也。甲见辛为官,且辛与丙合,使其子而恋其妻,则忘其母之谓,故云不逢官可矣。

粟帛盈余,印绶逢时还遇煞。

用印者,虽有煞方显,女命甲生,以癸水为印,庚金为杀,印赖杀生,遇之则显。男主权贵,女主富厚。故云粟帛盈余。

伤官不见官星,犹为贞洁。

女以官为夫,最忌伤夫之人。凡女人甲生者,以辛为正夫,以丁火为伤官,取火克金之故,若无癸水以制之,则夫受伤。但用伤官者,四柱不见官星,无官星则伤官无所可伤,反为贞洁之妇。且伤官为我生之子女,只喜伤尽,更有财助,则为福矣。

无食多逢印绶,反作刑伤。

凡女人之命,取食神为子,如无食神,则无子星。殊不知无子则无以为养,多遇印绶,则损子矣。故云反作刑伤。

穷枭见食,坐产花枯。

甲木以壬水为枭,以丙为食,是壬克丙之故,俗云枭神能夺人之食。女人以食为子,故以坐产喻之然也。

恶煞混官,临春叶落。

恶煞,七煞也。女以正官为夫,偏官为偏夫,,岂宜见之。若无正官,即以七杀为正夫。若有正夫,最忌见之。如妇人有二夫,一善一恶,混同一室,岂不反伤其身乎?故曰临春叶落。

远合勾情,背夫寻主。冲官破食,弃子从人。

女命若三合六合,又有驿马交情,桃花临水,干带双鸳,支逢四杀,皆主与人私通。有官遇冲,有食遇破,夫子即被冲破,岂有不从他人者乎?

财衰印绝,幼出娘门。

妇人之命,以财衰无以事夫,以印绝出身微贱,岂得以福气论之。

身旺运强,早刑夫主。

妇人不宜身旺刚健,贵乎身弱沈静。若身旺又行身旺之运,必主刑夫。

五煞簪花,日夜迎宾送客。

五煞,谓咸池红艳劫杀破耗之类。又见桃花杀,谓之簪花。凡女命带亡劫咸池,切不可合焉,贵人亦然,必主外貌尊重,内意娇淫,心好酒色,如庚申己丑丁亥壬寅是也。

三刑带鬼,始终克子伤夫。

三刑者,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丑刑戌,戌刑未,未刑丑,子刑卯,卯刑子,辰午酉亥自刑之类。如带三刑,又带鬼者,主刑夫克子之造。

杨妃貌美,禄傍桃花。

桃花煞,一名咸池杀,此杀主人清秀美貌,如寅午戌生人见卯是,巳酉丑生人见午是,申子辰生人见酉是,亥卯未生人见子是也。殊不知桃花煞,年月带之为园中之花,与官星合禄主贵,堪为良妇。若时上带之,谓之墙外桃花,任人攀折,反为下贱。所以桃化会禄合官星者,以杨妃比之。

谢女才高,身任词馆。

女人之命,带词馆,主有才学,五行旺处,即为词馆。或生坐于词馆之上,如木生人,得庚寅为正。

华盖临官,情通僧道。

华盖星其形如宝盖之状,此星主孤。有官有印者,遇之为翰苑之尊,华盖逢空,宜为僧道。女人命犯华盖,则与僧道同流,故曰情通僧道。

孤辰坐印,身作尼姑。

孤辰寡宿,男女忌见。女人有此,亦主为师尼之类,不然亦且孤寡,身太旺尤忌。诀曰:“寅卯辰人怕巳丑,巳午未人怕申辰。申酉戌人嫌丑未,亥子丑人寅戌嗔。”

胞胎常堕,食旺身衰。

胞胎者,受胎之月也。若身衰而逢食神生旺,则主有堕胎之患。食者,子也。所以子旺而母衰,其理然也。

鸾风频分,官轻比重。

如甲生人,又重见一二甲,则弟妹众多。且夫主无力,使比肩争夺,定夺其夫,则有分离之义,谓之官轻比重。

姐妹刚强,乃作填房之妇。

姐妹者,甲见乙、乙见甲之类。四柱重见之,入乘旺相,主其女不得洞房花烛之欢,当为填房续娶之妇。或为二婚侧室之命也。

财官死绝,当招过继之儿。

财堪养命,夫赖终身,二者死绝,则无以延年。且官死绝,不能生子,必过继他人之子,以续宗枝可也。苟不承继,则绝嗣而无所望。如甲生人,以辛为官,以己为财,辛死于己,己绝于子是也。余者并同此例。

官临财地必荣夫,身入败乡须克子。

官者,女人之夫星也。官行财乡,财为禄也,官之遇禄,岂不荣乎?财者男子以之为妻,妻即财也。女人以之事夫,财旺则夫亦盛。故以荣夫喻之。

例如五行至败绝之地,主克子而孤,且甲木生于亥,而败于子,子为甲之沐浴,如人初生临水而浴,故为险地,是取克子之义然矣。

杀枭破禄连根,堕冰肌于水火。

如甲生人以庚为杀,以壬为枭,且甲之禄被杀枭破之,则身被害,主有水火之厄。

比劫遭刑丧局,掩玉骨於尘沙。

比劫者,兄弟姐妹之类。在人命中主有争端,如又遭刑,为祸非轻,正谓之劫财羊刃是也。妇人遇此妒害相戕,如人家兄弟多者,有财则争,无财则祸,更加刑杀,则亡身害命。

交驰逢驿马,母氏荒凉。

女命贵乎恬静,最忌驿马。《格解》云马是扶身之本,马即财也。禄为养命之源,禄即官也。无非财官交互相见之理。男命喜有之,女人以财事夫,莫非得妻家之财,以事夫也。岂不为损母氏之财物,故曰母氏荒凉。

差错对孤神,夫家零落。

阳差阴错者,止有十二日,丙子、丁丑、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阳日为阳差,阴日为阴错,女子逢之,公姑寡合,妯娌不足。日月时两重,或三重犯之极验,只日家犯之尤重。妇人犯之,故主夫家零落。

五马六财,穷败比肩之地。

马即财也。甲子生人,以己为财,自甲至己乃六,为财之母,倘比肩兄弟多者,则劫而分之,故曰穷败,女人无财以事夫,亦可谓穷矣。

八官七杀,分离刑害之乡。

甲子生人,以庚午为杀,辛未为官。自甲子至庚午为七杀,辛未为八官。七杀为偏夫,八官为正夫,倘遇三刑六害,或夫死或夫离,此之谓也。

刑空官煞,几临嫁而罢浓妆。

既以官煞为夫星,当要旺相,不受克制,正谓夫贵则妻荣。倘若官星落空,杀星被刑,二者俱不得力,已受凶人所制,自己安能获福哉?谓临嫁而罢浓妆者几希。

冲克印财,纵得家难成厚福。

财者可以养命,印者可以生身,二者人以之获福,假令冲克不能见用,固不可以为福。纵然成家,亦无安享之荣。女人之命,以财事夫,既被冲克,难以安福断之。

不若藏财不露,明杀无伤。

命中有财,贵乎藏而不露,则露者人人得而夺之,藏之者,始而安稳,终而丰厚。杀露者有何伤?书云:财藏则丰厚,官露则清高,其斯之谓欤。

杀重印行财,多财遇印。

印与财本相克。克者,假使甲以癸为印,以己为财,甲以己为妻,且财多亦为喜。但恐有印,则财破之,重印行财稍可,多财遇印,则谓贪财坏印,若有劫财乃可。

四败非家人之有幸,四冲岂良妇而无嫌。

此等皆女人所忌者。

水聚旺乡,花街之女。

水之性就下,而不能返也。又至旺乡,且有汪洋之势,故女人之性似之者,何也。谓从其夫而不能由己,且妇人之质,若水之柔且清,赋性然也。若与金会合,则欲从其类,若花街之女也。

金成秀丽,桃洞之仙。

金之质极美,故以妇人喻之。女命金生得西方之秀气,加柔火以成质,并无瑕玷,非仙而何。

四生驰四马,背井离乡。

寅申巳亥者,四生之局也。又为马所驰之地,女人之命,最忌驿马,带之者,主有远行出嫁离乡。

三合带三刑,伤夫败业。

妇人最忌有合,若与官星合,乃正夫相合为妙。又若有二三合,则为相妒,且为众人之妻,又带三刑,则骨肉相戕,并损六亲,故曰伤夫败业,理必然矣。

暗杀逢刑,槁砧不善。

杀,亦为夫也,且暗有刑伤,主其夫不善,且为恶人乎。

明官跨马,夫主增荣。

官星喜露,露者谓之明官,又逢禄马,主其夫出仕驰名。

黄金满嬴,一财得所。

如甲木生人,用己土为财。又得辰戌丑未之地,乃财星得地也。其妇主有富贵,为相夫益子之造也。

红颜失配,两贵无家。

贵人,天乙贵人也,凡女命不宜多见。经云贵众合多,定是师尼娼婢。凡一官者,亦为一贵,若重见者主克夫,且如人无家者,不得地之谓也,所以主少年而失配也。

先比后财,自贫至富。

四柱中,先有比肩,然后行财运,谓之为先比后财。若四柱原有财有比,不为先比而后财,乃是财源被劫,则不为美也。此以行运逢财,方是此断。

冲官合食,靠子刑夫。

官者,女人之夫也,食者,女人之子。官被冲,主其夫不得力,食神带合,其子得济,所以靠子而终身。

死绝胞胎,花枯寂寂。

胞胎者,受气之月也。如逢死绝,主一生寂寞,至老而孤苦也。

长生根本,瓜瓞绵绵。

五行得长生之位,女人多俊雅,且有子孙绵远,谓之瓜瓞绵绵。根本者,木生亥,火生寅,金生巳,水土生申,故曰根本也。

合贵合才,珠盈金屋。

合贵者,官星夫星得合也。只合其一官为贵,非合贵人也。合财者,财神也。女人以财事夫,男子以财为妻。故喜合之,主有珠盈金屋。

破财破食,衾冷兰房。

女命最喜者,财与食而已,财以事夫,食以养老,假使破之,将何为生,遇此者甘受凄冷,故曰衾冷兰房。

吕后名驰天下,只缘阴并阳刚。

女人之命,以纯阴为柔则为贵福。兼并阳刚者,乃夺夫之权,多能多为,未免有阴邪之刑。故以吕后例之。

绿珠身堕楼前,盖是枭冲煞位。

命有用枭者,为事多不仁,妇人不宜有之,杀者女人亦忌之。何况又逢枭而冲之,绿珠之命,未尝有之。以此譬喻之言,学者宜详审之。

秋水通源,剔眸立节。

此言壬癸生于秋月,又兼有亥子水之源者。况秋金旺而又生水,水性清,金性刚。又以眼喻秋水,故云剔眸,有节之操。

冬金坐局,断臂流芳。

金生于冬月,又得巳酉丑局,此金之从类。夫金之性主义,有刚果毅然之立。男子禀之有威武之权,女人禀之有坚贞之节。此谓冬金者,则为金白水清,且水冷而金寒,故云断臂流芳,其理然矣。

姐妹同宫,未适而先有恨。

姐妹者,比劫也。如甲生,重见甲乙之类。如甲寅乙卯之日月,谓之同宫。恐有争妒之意,故未适而先有恨。

命财有气,配夫到老无忧。

命,谓本命也。财,谓财帛也。二者有生旺之气,可以荣身,可以助夫,岂不谓之到老而无忧也。

是以荣枯贵贱,所造渊源,务要投明博学,领受真传。若夫理误时差,虽先贤不自知矣。

定真篇

夫生日为主者,行君之令,法运四时,阴阳刚柔之情,内外否泰之道。

以生日为主者,以所生之日干为主。譬之人臣也,行君之令者 即主行月令,提纲所起之运也,言君者,即本命年庚也。如本命甲子,年即是岁君。正月生,月令建丙寅。男命则运顺行丁卯戊辰,故谓以日为主者,盖以其为如人臣,主行岁君所建之月令,为命运也。法运四时者,法者,理也。运者,行运也。四时者,春夏秋冬也。子平之理,如运行寅卯辰,则属春,行巳午未,则属夏之类是也。阴阳刚柔之情者,盖甲丙戊庚壬为阳,乙丁己辛癸为阴,阳之性情则刚,阴之性情则柔也。内外否泰之道者,盖十二支中所藏人元,谓之内,十干露出谓之外。否者塞也。泰者,通也。若八字中,天干阴阳,刚柔配合有情,地之提纲所藏人元用神或财或官或印,行生旺胎养运。则吉而向泰,行死墓绝运,则凶而向否。

进退相倾。

赋云:将来者进,成功者退,盖春木夏火秋金冬水,与夫四季之土,其气进也。或用之为财官,斯美矣。若春水土夏金秋木冬火,其气休囚,谓之退矣。或用为财官,未善也。又用神行运值旺相则吉。行死绝休囚则凶。此进则彼退,彼进则此退,入此则出彼,出彼则入此,互相倾逐如此。

动静相伐。

八字或甲日干,有辛字为官,又露庚字为煞,斯谓之动。动,扰动也,即庚逢丙扰之意。若有物以制其杀,或合其杀,而无丁字以伤其官,斯谓之静。静。安静也。地支有冲刑破害,亦谓之动,否则静也。行运亦有生克制化,宜向宜背者,是即八字动静相伐之谓也。旧说干为天,能动不能静。支为地,能静不能动。甲乃天之首,子乃地之首,终于亥。甲传与子。周流不息,循环十二支,一动一静,一阴一阳,相代用之。

取固享出入之缓急。

固,滞塞也,亨,通达也。八字日主赢弱,四柱财官七杀乘旺,或印绶被伤财破,此等乃滞塞之造。日主健旺,而值财官印绶,无少伤克,或煞有制,此等乃通达之造。出者,脱也。入者,交也。运顺行如出戌入亥,逆行如出亥入戌之类。或有值宜向之运,于早年而达之迅速者。亦有或值宜向之运,於晚年而达之迟缓者,至于固滞之运,亦有早暮不一,学者须识取之。

求济复散敛之巨微。

济,功名之成也。复,功名反复不就也。散,财之破也。敛,财之积也。功名之济复,财帛之散敛,虽有大小多寡之不同,皆命运所主。若八字原有官,行官运则发官。原有财,行财运则发财,原有灾,行灾运则发灾。学者须搜求之。虽然亦要识其地方山川风气,平日所产人物可如,方得大小高下之理。古云生江南则为橘,生江北则为枳。正此之谓也。

释之曰:法有三要,以干为天,以支为地。支中所藏者为人元,分四柱以年为根,月为苗,日为花,时为实。又释:四柱之中,以年为祖上,则知世代宗派盛衰之理:月为父母,则知亲荫名利有无之类;以曰为己身,推其干,搜用八字,为内外生克取舍之源。干弱则求气旺之藉,有余以补不足之法。

以年为根,月为苗,日为花,时为实者,看年月中,若有财官印绶,无少克破,是根苗先有气也;而所生日时,又相合得宜,则花萼开而果实结也。经云:“根在苗先,实从花后”是也。以年为祖上,根基田宅,世代宦派之宫。盖健刃劫煞伏年,祖基必微贱。若年月日合为富贵,或值禄马印绶而无克破刑冲,则根基光华世代不衰也,反此则不然矣。以生月为父母之宫,若月内有财官之星,旺相无冲破,又日干居生旺之地,然矣,以生月为父母之宫,若月内有财官之星,旺相无冲破,又日干居生旺之地,其人必承父母之福,居死绝之地。为人虽承父母之福,终不为久长亲荫也。以日为己身者,是生日天元,乃人之己身也。必须推详,生日天元临何宫之分,搜用八字,外而干上透露,有何为官杀印等,内而支中所藏,有何字为官杀印等,或去官留煞,或去煞留官,不亦日干为生克取舍之源乎。夫日干贵乎旺,若日干弱,则求资于印刃,以扶其弱,或运行身旺之地,亦美。若有余,则欲谋乎官杀,以制其强,或运行财官之地亦喜。

干同以为兄弟,如乙以甲为兄,忌庚重也。甲以乙为弟,畏辛重也。

辛多则伤乙木,庚多则伤甲木,如此则兄弟有克。如甲日生以乙为弟,柱中有辛字多克乙木,不得姐妹之力也。乙日生人,以甲为兄,若四柱中有庚金重克甲木,则生平不得兄弟之力也,凡看兄弟有无,以此例推之。

干克以为妻财,财多干旺,则多称意若干衰则财反祸矣。

财多干旺者,力能任财则为福。干衰弱力不能任,则财反祸矣。赋云“财多身弱,正为富室贫人。”此之谓也。

干与支同,损财伤妻。干与支同者,甲寅乙卯之类。又曰若地支同局之命,则损财伤妻。更月令气旺,年时不见财官,又无格局,穷必彻骨矣。

男取克干为嗣,女取干生为子,存失皆然。以时分野,当推贫贱富贵之区也。

假令甲乙生人,以庚辛为子息,女命甲乙生以丙丁为子息,更看时辰在何分野,轻重生旺,定其多少。若四柱有克子息之星,可言无子矣。假如六庚日午时生,乃子嗣多数。谓庚以乙为财,乙木去生火。火克庚金,为子之星,午时乃火之分野,丁火建禄之乡,当有子多,生显贵命矣。若生于戌亥子时,则是金水分野,火绝之地,则子息少矣,当生孤独贫贱之子,不然僧道过房螟蛉之命矣。

女取干生亦然。论子息多少,于生时内参详,万无一失。看生时在何宫分,若在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之乡,定其多嗣,当生出美丽富贵之子,落在衰病死墓绝无气胞胎冲刑之乡,定主子少,当生孤若贫财之子。

《理愚歌》云:“五行真假少人知,知时须是泄天机。”是也,俗以甲子乙丑海中金,即娄景之前,未知金在海中之论。

《理愚歌》所云五行真假少人知,知时须是泄天机。五行真假者,纳音是也。乃天地大衍数也,先布大衍四十九数在地,次将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己亥当属四等数除之,除减不尽,又按五行数除之。余者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相生取用,便是纳音也。

相生者,余一生木,余二生土,余三生火,余四生水,余五生金,且如甲子乙丑四个字,干支共除了三十四数,外有十五数,以二五除了一十,余数得五,属土,土能生金,是甲子乙丑金也,又如丙寅丁卯四个字,干支共除了二十六数,外有二十三数,以四五除了二十,余剩得三属木,木能生火,是丙寅丁卯火也。余者依此。岂得有金在海中,火在炉中之说,世有不肖之术,未遇明师道听途说,错论古道,迷误后人,焉能中理。故将甲子乙丑金喻,子丑近北方坎水之地,为海中金。丙寅丁卯火,喻寅卯,近东方生火之地,如炉火之说。自娄景先生以前,并无金在海中火在炉中。子平之法不用胎元小运纳音,专以生日天元为主,配合八字干支,并支中所藏人元,或当生为财为官,为祸为福。依此参详人命,贵贱得失荣枯贤愚可知矣。

或以年为主,则可知万亿富贵相同者。以甲子年生,便为本命忌日之戒。

世之谈三命者,皆以古法,往往多以年为主,则可知万亿用胎元小运纳音为论,似水之涣漫,而无所归矣,富贵有相同者谬矣。故子平之法,专以生日天元为主,日下支辰为妻宫,生年为本命根基,又为祖上田宅之宫。如甲子生,便为本命太岁之尊神,忌生日支干与太岁冲并战斗克害,名为主本不和。则人生来不靠祖业田宅,暌败宗亲,应难倚依。若生月时中,与本命干支会合入局,或遇财官贵气,则生平当有祖宗田宅,兹其丰厚,声誉之美也。

以月为兄弟,如火命生酉戌亥子月,言兄弟不得力之断。

月为兄弟之宫,如男取比和同干,便为兄弟之星,且如六丙日生人,以丁火为弟妹,六丁日生人,以丙火为兄姐,若临酉戌亥子月,言兄弟不得力之论。谓酉月火死,戌月火之墓,亥月火绝气,子月火怀胎,故言兄弟不得力之断。其余依此,万无一失。

或日为妻,如在空刑克杀之地,言克妻妾之断。

论妻妾者,以生日支辰,为妻妾之星。无所克之物为上,若在空刑克害之地,则克妻妾,不然重婚再娶。

或时为子息,临死绝之乡,言子少之断。

论子息多少者,当以生时为子息宫。男取克干为子息星,女取干生为子息星。若临死墓胎绝衰病之地,子息甚少。

如男命六乙日申时生,当有子息多。乙木以庚金为子生子息。申时乃金之分野,庚金建禄之乡,故言子多者也,若生子丑寅卯辰巳午时,为子息极少之断,谓居墓死绝胎克害受制之乡。或四柱之中有刑破克害损子,时中定是晚年少子嗣,不然迟矣。纵有亦须僧道过房,贫贱夭折,螟蛉出祖之辈也。

论命皆非人之可为,造物阴阳之所致。后世术士,不知斯理,而僭乱于俗,故不可言传,当考幽微之妙矣。

前篇论生年,为祖上父母,世代宗派盛衰之宫,切忌四柱中有刑冲破害之物。伤于生年,应主祖宗暌败,根基虽有,亲荫无倚也。以生月为兄弟之宫,若比和者,兄弟之星也。若临死绝墓胎之月,言兄弟不得力也。以日辰为妻妾宫,若临空刑克害之地。言克妻妾也。以时为子息之星,子星若临绝死墓之乡,言子息少之断。

 

发文IP属地:北京,本文来源:投稿、转载或按书籍打字整理,已标注作者。

录入者:华小易,如转载请注明来自大易学社网:https://www.cnddy.com/1591.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1日 上午12:25
下一篇 2022年3月21日 上午12: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易学社

2022052108253076

投稿邮箱:cnddy@163.com

商务合作:ccymg@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的9-18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