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天髓》上部第21-34章(上部总计三十四章节)

第21章 官杀

  官杀混杂来问我,有可有不可。

原注:杀即官也,同流共派者可混也;官非杀也,各立门墙者,不可混也。杀重矣,官从之,非混也;官轻矣,杀助之,非混也。败财与比肩双至者,杀可使官混也;比肩与劫财两遇者,官可使杀混也。一官而不有生印者,杀助之,非混也;一杀而遇食伤者,官助之,非混也。势在于官,官有根,杀之情依乎官;依官之杀,岁助之而混官,不可也。势在于杀,杀有权,官之势依乎杀;依杀之官,岁扶之而混杀,不可也。藏官露杀,干神助杀,合官留杀,皆成杀气,勿使官混也;藏杀露官,干神助官,合杀留官,皆从官象,不可使杀混也。

任氏曰:杀即官也,身旺者以杀为官;官即杀也,身弱者以官为杀,日主甚强,虽无制不为杀困;正官相杂,但无根亦随杀行。去官不过两端,用食用伤皆可;合杀总为美事,合来合去宜清。独杀乘权,无制伏,职居清要;众杀有制,主通根,身掌权衡。杀生印生身,龙墀高步;身任财而财滋杀,雁塔题名。若杀重而身轻,非贫即夭;苟杀微而制过,虽学无成,在四柱总宜降伏,休云年逢勿制;以一位取为权贵,何必时上尊称。制杀为吉,全凭调剂之工借杀为权,妙有中和之理,但见杀凌衰主,究必倾家,弗谓局得杀神,遂许显豁。书支,“格格推详,以杀为重”,是以究之宜切,用之宜精。杀有可混不可混之理,如天干甲、丙、戊、庚、壬为杀,地支卯、午、丑、未、酉子,乃杀之旺地,非混也;天干乙、丁、己 、辛、癸为官,地支寅、巳、辰、戌、申、亥,乃官之旺地,非混也。如干甲乙支寅,干丙丁支巳,干戊己支辰戌,干庚辛支申,干壬癸支亥,以官混杀,宜乎去官;如干甲乙支卯,干丙丁支午,干戊己支丑未,干庚辛支酉,干壬癸支子,以杀混官,宜乎去杀,年月两干透一杀,年月支中有财,时遇官星无根,此官从杀势,非混也;年月两干透一官,年月支中有财,时遇杀星无根,此杀从官势,非混也,势在于官,官得禄,依官之杀,年干助杀,为混也;势在于杀,杀得禄,依杀之官,年干助官为混也。败财合杀,比肩敌杀,官可混也;比肩合官,劫财挡官,杀可混也,一官而印绶重逢,官星泄气,杀助之,非混也,一杀而食伤并见,制杀太过,官助之,非混也。若官杀并透无根,四柱劫印重逢,不但喜混,尚宜财星助杀官也。总之日主旺相可混也,日主休囚不可混也。今将杀分六等,此余所试验者,分列详细于后,以备参考。

一曰财滋弱杀格

己酉 丙寅 庚申 庚辰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此造以俗论之,春金失令,旺财生杀,杀坐长生,必要扶身抑杀,不知春金虽不当令,地支两逢禄旺,又得辰时印比帮身,弱中变旺,所谓木嫩金坚。若无丙火,则寅木难存;若无寅木,则丙火无根,必要用财滋杀,木火两字,缺一不可也。甲运入泮;子运会水生木,补廪;癸运有己土当头,无咎;亥运合寅,丙火绝处逢生,棘闱奏捷;壬戌支类西方,木火并伤,一阻云程,刑耗并见;辛酉劫刃肆逞,不禄,此造惜运走西北金水,若行东南木火,自然科甲联登,仕路显赫矣。

丙申 庚寅 庚申 辛巳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此造天干三透庚辛,地支两坐禄旺,丙火虽挂角得禄,无如庚辛元神透露,非火之禄支,是金之长生,用财滋杀明矣。辰运木之余气,采芹生色;巳运火之禄旺,科甲联登;甲午乙未,木火并旺,仕至藩臬。若以八字观之,此造不及前造,只因前造运行西北,此造运走东南。富贵虽定于格局,穷通全在运限,所谓命好不如运好?”,信然也。

二曰杀重用印格

戊子 甲寅 戊午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戊土生寅月寅时,土衰木盛,最喜坐下午火,生拱有情,正谓众杀横行,一仁可化。子水之财,生寅木不冲午火,其情协,其关通。尤羡运走南方火土,所以早登黄甲,出仕驰名。

己亥 丙寅 戊子 甲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此造观格局似胜前造,此财印坐长生,前则印逢财冲。不知前则坐下印绶,七杀皆来生拱,而日主坚固,此则财坐日下,反去生杀,助纣为虐。兼之运走西北,戊午年中乡榜,己丑中进士,此两年比劫帮身,冲去财星之妙也。壬运劫丙坏印;丁运外艰,遭回禄;戌过拱印虽稍有生色,亦是春月秋花。将来辛酉运中,木多金缺,泄土生水,合去丙火,灾祸岂能免耶?

戊辰 庚申 甲子 甲子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此造木凋金锐,厚土生金,原可畏也,然喜支全水局,化其肃杀之气,生化有情。至癸亥运,科甲连登,早蒙仕路之光;丙寅丁卯,制化皆宜。仕路封疆,官途平坦,生平履险如夷。

戊午 丙辰 庚寅 丙戌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此造干透两杀,支全杀局,所喜戊土原神透出,是以化杀;寅木本要破甲印,尤喜会火,反培土之根源,巧借栽培。至己未运中,科甲连登;庚申辛酉,帮身有情,驰名宦海,裕后光前也。

癸亥 癸亥 丁卯 癸卯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此造干透三癸,支逢两亥,乘权秉令。喜其无金,两印拱局,生化不悖,情而纯粹,辛酉庚申运中,蹭蹬功名,刑耗并见,已未交运,干制杀,支会印,功名层叠而上;接行戊午、丁巳、丙运,仕至观察,名利双辉。

三曰食神制杀格

戊辰 戊午 壬辰 甲辰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此造四柱皆杀,喜支坐三辰,通根身库,妙在无金,时透食神制杀。辰乃木之余气,正谓一将当关,群凶自败。至癸亥运,食神逢生,日主得禄,科甲连登;甲运仕县令;子运衰神冲旺,不禄。

庚申 庚辰 甲戌 丙寅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此造甲木生辰,虽有余气,但庚金并透,通根斫伐,最喜寅时禄旺,更妙丙火独透,制杀扶身。午运暗会火局,中乡榜;甲申乙酉杀逢禄旺,刑耗多端;直至丙戌运,选知县。

壬子 壬子 丙戌 戊戌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此造年月两逢壬子,杀势猖狂。喜其日时坐戌,通根身库,更妙戊土透出,足以砥定汪洋,尤羡运走东南,扶身抑杀。至乙卯运中,水临绝,火逢生,鹿鸣宴罢琼林宴,桂花香过杏花香,仕至郡守。

壬申 丙午 庚午 丙戌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此造两杀当权临旺,原可畏也。喜赖年干壬水临申,足以制杀;更妙无木,则水不泄,火无助。申运金水得助,发轫宫墙;酉运支类西方,早充观国之光,高豫南宫之选;后运金水,体用皆宜,由署郎出为郡守。

四曰合官留杀格

癸丑 戊午 丙午 壬辰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此造火长夏天,旺之极矣。戊癸合而化为忌,还喜壬水通根身库;更妙年支坐丑,足以晦火养金而蓄水,则癸水仍得根,虽合而不化也。不化反喜其合,则不抗呼壬水矣。是以乙卯甲寅运,克土卫水,云程直上;至癸丑运,由琴堂而迁州牧;及壬子运,由治中而履黄堂,名利裕如也。

癸巳 戊午 丙午 壬辰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此铁樵自造(乾隆三十八年四月十八日辰时),亦长夏天,与前造只换一丑字,天渊之隔矣。夫丑乃北方之湿土,能晦丙火之烈,能收午火之焰,又能蓄水藏金。巳乃南方之火,癸临绝地,杯水车薪,喜其混也。不喜其清也。彼则戊癸合而不化,此则戊癸合而必化,不但不能助杀,抑且化火为劫,反助阳刃猖狂。巳中庚金,无从引助,壬水虽通根身库,总之无金滋助,清枯之象,兼之运走四十载木火,生助劫刃之地,所以上不能继父志以成名,下不能守田园而创业,骨肉六亲,直同画饼,半生事业,亦似浮云。至卯运,壬水绝地,阳刃逢生,遭骨肉之变,以致倾家荡产。犹忆未学命时,请人推算,一味虚褒,以为名利自如,后竟一毫不验。岂不痛哉!且予赋性偏拙,喜诚实不喜虚浮,无谄态,多傲慢,交游往来,每落落难合,所凛凛者,吾祖吾父,忠厚之训,不敢失坠耳。先严逝后,家业凋零,潜心学命,为糊口之计。夫六尺之躯,非无远图之志,徒以末技见哂,自思命运不济,无益于事,所以涸辙之鲋,仅邀升斗之水。限于地,困于时,嗟乎!莫非命也!顺受其正云尔!

戊申 癸亥 丙午 壬辰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此造日主虽坐旺刃,生于亥月,究竟休囚;五行无木,壬癸并透,支逢生旺,各立门户。喜其合去癸水,不致混也;更妙运走东南木火,乡榜出身,宠赐传来紫闼,承宣协佐黄堂。

戊午 癸亥 丙戌 壬辰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丙戌日元,生于辰时,冲去库根,壬癸并透。喜其戊合,去官留杀;更喜年逢刃助,火虚有焰;更妙无金,稍胜前造。科甲出身,宿映台垣,重藉旬宣之职,猷分禹服,特隆锁钥之权。

壬申 丁未 丁未 癸卯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此造日月皆丁未,时杀无根,喜其壬水官星助杀,不宜合也。幸而壬水坐申,合而不化,申金为用,更妙运走西北金水,助起官杀,乡榜出身,仕榜连登,由县令而迁司马,位跻黄堂。

甲辰 己巳 戊辰 乙卯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戊土生于巳月,日主未尝不旺,然地支两辰,木之余气亦足。喜其合杀留官,官星坐禄,更妙运途生化不悖。所以早登云路,掌典籍而知制诰,陪侍从而应传宣也。

丙辰 辛卯 庚申 丁丑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此造春金虽不当令,喜其坐禄逢印,弱中变旺;丙辛一合,丁火独清,不但去杀,而且去劫,财无劫夺,官有生扶。尤妙运走东南木火,所以早遂青钱之选,兆人镜之芙蓉,作春官之桃李也。

丙辰 辛卯 乙亥 庚辰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乙亥日元,坐下逢生,又月令建禄归垣,足以用财。喜丙辛金弱,而去乙庚,木旺不从。乡榜出身,至丙申丁酉,火盖天干,未能显秩;究竟方金地,亦足以琴堂解愠,花院征歌也。

癸亥 戊午 壬午 己酉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此造旺杀逢财,喜其合也。妙在癸水临旺,合而不化,则有情戊土,不抗壬水也。合而化,则无情化火,仍生土也。由此以推,运走东方木地,早遂青云之志;运走北方水地,去财护印,翔步天衢,置身日舍也。

五曰官杀混杂格

壬辰 壬子 丙寅 癸巳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此造壬癸当权,杀官重叠,最喜日坐长生,寅能纳水,化杀生身,时归禄旺,足以敌官;更妙无金,印星得用,煞势虽强,不足畏也。至丙运帮身,又逢己巳流年,去官之混,捷报南宫,出宰名区。

甲子 乙亥 己巳 丁卯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此造官遇长生,杀逢禄旺,巳亥虽冲破印,喜印木仍能生火,寅运合亥,化木生印,连登甲榜。庚辰辛巳制官服煞,失幡皂盖,出守大郡,名利两优。

丙辰 丁酉 庚午 戊寅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此造杀逢生,官得禄,喜其秋金秉令,更妙辰土泄火生金,不失中和之象;尤喜运走北方水地。庚子运冲去官根,鹿鸣方宴饮,雁塔又题名;辛丑壬寅运,横琴而歌解愠,游刃而赋烹鲜。

戊午 己未 壬申 辛亥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此造官杀并旺当令,喜日坐长生,时逢禄旺,足以敌官挡杀。坐下印绶 ,引通财杀之气,运走西北金水之乡。所以少年科甲,裕经纶于管库,人推黼黻之工,乘抚宇于催科,世让文章之焕。

任氏曰:官杀混杂者,富贵甚多。总之杀官当令者,必要坐下印绶,则其杀官之气流通,生化有情:或气贯生时,亦足以扶身敌杀。若不气贯生时,又不坐下印绶,不贫亦贱。如杀官不当令者,不作此论也。

六曰制杀太过格

辛卯 戊戌 丙辰 己亥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时逢独杀,四食相制,年支卯木被辛金盖头,况秋木本不足疏土,所赖亥中甲木卫杀,至乙未运暗会木局,捷报南宫,名高翰苑:甲午运木死于午,合已化土,丁外艰:已巳年又冲去亥水,不禄。

辛卯 戊戌 丙辰 壬辰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此亦一杀逢四制,所不及前造者,无亥卯之会也。虽早采芹香,以致蹭蹬秋闱纳捐瞩,仁路亦不能通达。喜时杀透露,行甲午运,无化土之患,然犹刑耗多端,而己身无咎。

壬辰 丙午 丙午 壬辰

丁未 戊申 乙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此杀逢四制,柱中印虽不见,喜其杀透食藏, 通根身库。总之夏火当权,水无金滋。至酉运,合去辰土,财星滋杀,发甲点中书;庚运仁版连登,入参军机;戌运,燥土冲动壬水之根,又逢戊土透出,紧制壬水,不禄。

甲寅 戊辰 壬辰 壬寅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此造五杀逢五制,土虽当权,木亦雄壮,幸日主两坐库根,又得比肩匡扶。壬申运,日主逢生,冲去寅木,名登桂籍,雁塔高标;接连癸酉二十年,由县令履黄堂。名利裕如。

庚申 戊寅 戊寅 庚申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此两杀逢四制,幸春木得时乘令,克不尽绝。至午运,补土之不足,去金之有余,登科擢县令:至甲申支,又逢食制,死于军功。

任氏曰:与其制杀太过,不若官杀混杂之美也。何也?盖制杀太过,杀既伤残,再行制煞之运,九死一生。官杀混杂,只要日主坐旺,印绶不伤,运程安顿,未有不富贵者也。如日主休囚,财星坏印,即使独杀纯清,一官不混,往往忧多乐少,屈志难伸。学者宜审焉。

第22章 伤官

伤官见官果难辨,可见不可见。

原注:身弱而伤官旺者,见印而可见官:身旺而伤官旺者,见财而不见官,伤官旺,财神轻,有比劫而可见官:日主旺,伤官轻,无印绶而可见官。伤官旺而无财,一遇官而有祸;伤官旺而身弱,一见官而有祸;伤官弱而财轻,一见官而有祸;伤官弱而见印,,一见官而有祸,大率伤官有财,皆可见官,伤官无财,皆不可见官。又要看身强身弱,何财官,印绶、比肩不同方可,不必分金、木、火、土也。又曰伤官用印,无财不宜见财,伤官用财,无印不宜见印,须详辨之。

任氏曰:伤官者,窃命主之元神,既非善良,伤日干之贵气,更肆纵横。然善恶无常,但须驾驭,而英华发外,多主聪明。若见官之可否,须就原局权衡,其间作用,种种不同,不可执一而论也。有伤官用印,伤官用财,伤官用劫,伤官用伤,伤官用官。若伤官用财者,日主旺,伤官亦旺,宜用财;有比劫而可见官,无比劫有印绶,不可见官,日主弱,伤官旺,宜用印,可见官而不可见财;日主弱,伤官旺,无印绶,宜用比劫,喜见劫印,忌见财官,日主旺,无财官,宜用伤官,喜见财伤,忌见官印,日主旺,比劫多,财星衰,伤官轻,宜用官,喜见财官,忌见伤印。所谓“伤官见官,为祸百端”者,皆日主衰弱,用比劫帮身,见官则比劫受克,所以有祸。若局中有印,见官不但无祸,而且有福也。伤官用印,局内无财,运行印旺身旺之乡,未有不显贵者也。运行财旺伤旺之乡,未有不贫贱者也。伤官用财,财星得气,运逢财旺伤旺之乡,未有不富厚者也;运逢印旺劫旺之地,未有不贫乏者也。伤官用劫,运逢印旺必贵;伤官用官,运逢财旺必富;伤官用伤,运遇财乡,富而且贵,与用印用财者,不过官有高卑,财分厚薄耳。宜细推之。

一曰伤官用印格

己丑 辛未 丙寅 己丑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火土伤官重叠,幸在季夏,火气有余,又日坐长生,寅中甲木为用。至丁卯运,克去辛金,破其丑土,所谓有病得药,腾身而登月殿,庆集琼林;接运丙寅,体用皆宜,仕至黄堂。

辛酉 丁酉 戊午 辛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此土金伤官重叠,喜其四柱无财,纯清气象。初运木火体用皆宜,所以壮岁首登龙虎榜,少年身到凤凰池。惜中运癸巳壬辰,金生火克,所以生平志节从何诉,半世勤劳只自怜。

壬戌 壬子 庚辰 己卯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此金水伤官当令,喜支藏暖土,足以砥定中流。因时财为病,兼之初运水木,以致书香不继;至三旬外,运逢火土,异路出身,仕至州牧;午运衰神冲旺,台省几时无谪宦,郊亭今日倍离愁。

丙辰 癸巳 乙丑 丙子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此木火伤官,印绶通根禄支,格局未尝不美。虽嫌财星坏印,而丑辰皆湿土,能蓄水晦火。惜乎运途无水,以致一介寒儒,至申运火绝水生,名列泮宫,后九赴秋闱不捷。

二曰伤官用财格

丙申 戊戌 丁卯 乙巳

乙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此火土伤官,劫印重叠,旺可知矣,以申金财星为用。遗业本丰,辛丑壬运,经营获利,发财十余万;至寅运,金临绝地,劫遇长生,又寅申冲破,所谓“旺者冲衰衰者拔”,不禄宜矣。

癸亥 乙卯 壬申 乙巳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此水木伤官,日主坐长生,年支禄旺,日主不弱 ,足以用巳火之财。嫌其中运金水,半生碌碌风霜,起倒万状。至戌运,紧制亥水之劫,合起卯木化财,骤然发财数万;至酉冲破伤官,生助劫印,不禄。

戊子 辛酉 戊午 丁巳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此土金伤官,日主禄旺,劫印重逢,一点财星,秋水通源。子赖酉生,酉伏子护,遗业小康;甲子乙丑二十年,制化皆宜,自创数万;至丙寅运,生助火土,克泄金水,不禄。

壬申 辛亥 辛酉 庚寅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此金水伤官,四柱比劫,虽用寅木之财,却喜亥水,泄金生木,使比劫无争夺之风,又得亥解申冲。若无亥水,一生起倒无宁,终成画饼。亥水者,生财之福神也。交甲寅乙卯,白手成家致富;后行火运,战克不静,财星泄气,无甚生色;至巳运,四孟冲,劫又逢生,不禄。

三伤官用劫格

癸亥 辛酉 戊申 己未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此土金伤官,财星太重,以致拂意芸窗。幸喜未时,劫财通根为用;更妙运途却佳,捐县佐出仕。至丁巳丙辰运,旺印用事,仕至州牧,宦资丰厚;乙卯冲克不静,罢职归田。

己未 癸酉 戊戌 庚申

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此土金伤官,支类西方,金气太重,以劫为用。喜其当头克癸,故书香继志;更妙运走南方火地,拔贡出身,由县令而迁州牧,荐莅黄堂。一生逢凶化吉,宦海无波也。

癸亥 甲寅 癸亥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此水木伤官,喜其无财,故继志书香,嫌其地支寅亥化木,伤官太重,难遂青云。辛运入泮,亥运补廪,庚戌加捐出仕。己酉戊申二十年土金,生化不悖,仕至别驾,宦资丰厚。

戊申 己未 丙戌 己丑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此四柱伤官,若生丑辰月,为从儿格,名利皆遂。生于未月,火有余气,必以未中丁火为用。惜运走西北金水之地,以致破败祖业;至癸亥运,贫乏无聊,削发为僧。

戊辰 庚申 己酉 癸酉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此亦伤官用劫,嫌其辰为湿土,生金拱水,未足帮身;更嫌运走西北金水之地,以致一败如灰,不成家室。

以上五造,皆是用劫,何前三造名利两全,此两造一事无成?因运无帮助之故耳。由此推之,非人之无为,实运途困之耳。

四曰伤官用伤官格

庚辰 己卯 壬辰 庚子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壬水生于卯月,正水木伤官格。天干己土临绝,地支两辰,乃木之余气,一生金,一拱水,又透两庚,不但辰土不能制水,反生金助水,必以卯木为用,所谓一神得用,此象匪轻。初运庚辰辛巳,金之旺地,功名不遂;至壬午运,生财制金,名题雁塔;癸未生拱木神,甲申支全北方水局 ,木逢生助,仕版连登,由令尹而升司马,荐至黄堂,擢观察而履臬藩,入座封疆;一交酉,冲破卯木,诖误落职。所谓用神不可损伤,信斯言也。

乙酉 戊寅 癸酉 癸丑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癸水生于寅月,正水木伤官。地支印星并旺,酉丑拱金,必以寅木为用,才能有余。乙亥运,木逢生旺,中乡榜;甲戌癸运,出仕县令;酉运支逢三酉,木嫩金多,诖误落职。前造与此造皆因少火,有病无药之故,若有火虽行金地,则无大患矣。

己卯 庚午 甲寅 丁卯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甲木生于午月,木火伤官。年月两干,土金无根,置之不用;地支两卯一寅,日元强,必以丁火为用,故人权谋异众。丁卯运,入泮登科,仕县令;丙寅运,克尽庚金,宦资大丰;乙丑合庚,晦火生金,落职。

丙子 乙未 丙辰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丙日未月,火土伤官。四柱无金,子水枯干,未土为用。第嫌乙木并透根深,功名难遂。初运丁酉丙申,制化乙木,财喜称心;戊戌十年,熙熙攘攘,日炽日昌;己运土无根,木回克,刑耗并见;一交亥运,木得生火,逢劫,得恶病而亡。

五曰伤官用官格

壬戌 己酉 戊戌 乙卯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戊日酉月,土金伤官,地支两戌,燥而且厚,妙在年干壬水,润土泄金而生木,足以用官。亥运,财官皆得生扶,功名顺遂;壬子,早遂仕路之志;癸丑,支拱金局,服制重重;甲寅乙卯二十年,仕至侍郎。

庚午 己卯 壬申 己酉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壬水生于卯月,水木伤官。喜其官印通根,年支逢财,伤官有制有化,日元生旺,足以用官。巳运 ,官星临旺,采泮水之芹,折蟾宫之桂;壬午癸未,南方火地,出宰名区,莺迁州牧;甲申乙酉金得地,木临绝,虽退归,而安享琴书,其乐自如也。

辛未 辛卯 壬辰 己酉 

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乙酉

壬水生于卯月,水木伤官,天干两辛,支逢辰酉,益水之源,官之根固,伤之荫泄,必以己土官星为用。己丑运,采芹食廪;戊子虽然蹭蹬秋闱,而家业日增;丁运亦无大患;至亥运会木局,伤官肆逞。刑耗并见而亡。

癸酉 己未 丙午 癸巳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丙午日元,支类南方,未土秉令,己土透出,火土伤官,藏财受劫,无官则财无存,无财则官亦无根;况火焰土燥,官星并透,以官为用。运至火土,破耗刑丧;乙卯甲寅运,虽能生火,究竟制伤卫官,大获财利,纳粟出仕;癸丑壬子运,由佐贰而升县令,名利两全。

六曰假伤官格

戊申 戊午 丁巳 乙巳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此火土伤官,日主旺极,喜其伤官发泄菁华,更妙财星得用。庚申辛酉运,少年创业,发财十余万;壬戌幸而水不通根 ,虽有刑耗而无大患;至癸亥运,激火之烈,泄财之气,不禄。

壬子 辛亥 壬子 癸卯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六水乘权,其势泛溢,全赖卯木泄其精英。初交水运 ,仍得生助木神,平宁无咎;甲寅乙卯,正得用神之宜,采芹食禀,丁财并益;一交丙辰,群比争财,三子克二,夫妇皆亡。

壬辰 壬子 壬子 癸卯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此天干皆水,支逢旺刃,喜其支合卯辰,精英吐秀,所以书香早遂。但木之原神不透,未免蹭蹬秋闱;更嫌运逢火地,犹恐寿元不永。交丙运庚午年,水火交战而亡。

戊午 丙辰 戊辰 辛酉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此重重火土,最喜酉时,伤官透露,泄其菁华。三旬之前,运走火土,蹭蹬芸窗,一交庚申,云程直上。及辛酉壬戌癸亥四十载,体用合宜,由署郎出为巡使,从藩臬而转封疆,宦海无波。

乙酉 辛巳 戊午 丙辰

庚辰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此火土当权,乙木无根,以辛金为用。辛丑年入泮,后因运程不合,屡困秋闱。至丑运暗拱金局,科甲连登;丙子乙亥,地支之水,本可去火,天干木火不合,所以仕途蹭蹬,未能显秩耳。

丁酉 乙巳 戊午 丙辰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此与前造只换一辛字,八字不及前造,而运途却胜于前,亦以辛金为用,非官印论也。丁丑年湿土生金晦火,又全会金局,发甲入词林,盖运在辛丑,正岁运皆宜也。

丁丑 丙午 己酉 辛未

乙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此造土荣夏令,金绝火生,四柱水木全无,最喜金透通根。惜乎运走东方,生火克金,不但功名增蹬,而且财源鲜聚。交辛丑运,年逢戊辰,晦火生金,食神喜劫地,秋闱得意,名利裕如。

第23章 清气

一清到底有精神,管取生平富贵真。澄浊求清清得去,时来寒谷也回春。

原注:清者不徒一气成局之谓也。如正官格,身旺有财,身弱有印,并无伤官七杀杂之,纵有比肩食神财煞印绶杂之,皆循序得所,有安顿,或作闲神,不来破局,乃为清奇。又要有精神,不为枯弱者佳。浊非五行并出之谓。如正官格,身弱混之以煞,混之以财,以食神杂之,不能伤我之官,反与官星不和;以印绶杂之,不能扶我之身,反与财星相戕,俱为浊。或得一神有力,或行运得所,以扫其浊气,冲其滞气,皆为澄浊以求清,皆富贵命矣。

任氏曰:命之最难辨者,清浊两字也。此章所重得,“澄浊求清”四字也。清而有气,则精神贯足 ;清而无气,则精神枯槁。精神枯即邪气入,邪气入则清气散,清气散则不贫即贱矣。夫清浊者,八字皆有也,非正官一端而论也。如正官格,身弱有印,忌财,财星不现,清可知矣。即使有财,不可便作浊论,须要看其情势。如财与官贴,官与印贴,印与日主贴,则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印之源头更长矣,至行运再助其印绶,自然富贵矣。即使无财,不可便作清论,亦要看其情势,或印星无气,与官星不通,或印星太旺,日主枯弱,不受印星之生;或官星贴日,印星远隔,日主先受官克,印星不能生化,至行运再逢财官,不贫亦夭矣。如正官格,身旺喜财,所忌者印绶,伤官其次也。亦看情势,如伤官与财贴,财与官贴,官与比肩贴,不特官星无碍,抑且伤官化劫生财,财生官旺,官之源头更长,至行运再遇财官之地,名利两全矣。如伤官与财星远隔,反与官星紧贴,财不能为力,至行运再遇伤官之地,不贫亦贱矣。如伤官在天干,财星在地支,必须天干财运以解之;伤官在地支,财星在天干,必须地支财运以通之。或财官相贴,而财神被合神绊住,或被闲神劫占,亦须岁运冲其合神,制其闲神,皆为澄浊求清。虽举正官而论,八格皆同此论。总之喜神宜得地逢生,与日主紧贴者佳;忌神宜失势临绝。与日主远隔者美。日主喜印,印星贴身,或坐下印绶,此即日主之精神也;官星贴印,或坐下官星,此即印绶之精神。余可类推。

癸酉 甲子 丙寅 乙未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丙生子月,坐下长生,印透根深,弱中之旺。喜其官星当令,透而生财,所谓“一清到底有精神”也;更妙源流不悖,纯粹可观。金水运中,登科发甲。名高翰苑;惜中运火土,以致终老于词林。

甲子 丙寅 己亥 辛未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春土坐亥 财官太旺,最喜独印逢生。财藏生官,财印绶之元神愈旺;气贯生时 ,而日主之气不薄;更妙连珠生化,尤羡运途不悖。所以恩分雕绵,宠锡金莲,地近清楚,职居津要。

癸未 甲子 丙寅 丁酉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此与前癸酉者,大同小异。前则官坐财地,此则官坐伤地,兼之子未相贴,不但天干之官受克,即地支之官亦伤。更嫌劫入财乡,所谓财劫官伤,纵使芹香早采,仍蹭蹬秋闱。辛酉庚申运干支皆财,财如放稍春竹,利如蔓草生枝,家业丰裕;一交己未,伤妻克子,遭回禄,家业大破。可知穷通在运也。

第24章 浊气

满盘浊气令人苦,一局清枯也苦人,半浊半清犹是可,多成多败度晨昏。

原注:柱中要寻他清气不出,行运又不能去其浊气,必是贫贱。若清,又要有精神为妙,如枯弱无气,行运又不遇发生之地,亦清苦之人。浊气又难去,清气又不真,行运又不遇清气,又不脱浊气者,虽然成败不一,亦了此生平矣。

任氏曰:浊者四柱混杂之谓也。或正神失势,邪气乘权,此气之浊也;或提纲破损;另求别用,此格之浊也;或官衰喜印,财星坏印,此财之浊也;或官衰喜财,比劫争财,此比劫之浊也;或财旺喜劫,官星制劫,此官之浊也;或财轻喜食伤,印绶当权,此印之浊也;或身强杀浅,食伤得势,此食伤之浊也。分其所用,断其名利之得失、六亲之宜忌,无不验也。然浊与清枯二字酌之,宁使清中浊,不可清中枯。夫浊者,虽成败不一,多有险阻,倘遇行运得所,扫除浊气,亦有起发之机;如行运又无安顿之地,乃困苦矣。清枯者,不特日主无根之谓也,即日主有气,而用神无气者,亦是也。枯又非弱比也,枯者,无根而朽也,即遇滋助之乡,根在苗先之意也。凡命之日主枯者,非贫即夭;用神枯者,非贫即孤。所以清有精神终必发,偏枯无气断孤贫,满盘浊气须看运,抑浊扶清也可亨。试之验也。

乙亥 庚辰 戊戌 丁巳

己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戊戌日元,生于辰月巳时,木退气,土乘权,印绶重逢。用官则被庚金合坏,用食则官又不从化,而火又克金,无奈何而用财,又有巳时遥冲,又不当令;若邀庚金生助,贪合忘生,且遥隔无情,所以起倒不一,幸而财官尚有余气,至乙亥运,补起财官,遂成小康。

癸亥 己未 丙午 己丑

戊辰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火长夏令,原属旺论,然时在季夏,火气稍退,兼之重叠伤官泄气,丑乃湿土,能晦丙火之光,以旺变弱。浊气当权 ,清气失势,兼之先行三十年火土运,半生起倒多端。至乙卯甲寅,木蔬厚土,扫除浊气,生扶日元,卫护官星,左图右史,财茂业成。

丁卯 丁未 庚午 己卯

丙午 乙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此造大略观之,财生官,官生印,印生身,似乎清美,无如午未南方,火烈土焦,能脆金,不能生金;且木从火势,又坏印绶,无生化之情,非清枯而何?更嫌运走东方,一生未遂,所谓“明月清风谁与共,高山流水少知音”也。

第25章 真神

令上寻其聚得真,假神休要乱真神,真神得用生平贵,用若无为碌碌人。

原注:如木火透者,生寅月,聚得真,不要金水乱之。真神得用,不为忌神所害则贵。如参以金水猖狂,而用金水,是金水又不得令,徒与木火不和,乃为碌碌庸人矣。

任氏曰:真者,得时秉令之神也;假者,失时退气之神也。言日主所用之神,在提纲司令,又透出天干,谓聚得真,不为假神破损,生平富贵矣。纵有假神,安顿得好,不与真神紧贴,或被闲神合住,或遥隔无力,亦无害也。倘与真神紧贴,或相克相冲,或合真神,暗化忌神,终为碌碌庸人矣。如行运得助,抑假扶真,亦可功名小遂,而身获康宁。故喜宜四生,忌神宜四绝,局内看真神,行运看解神。是先天而为地纪。所以测地,先看提纲以定格局;中天则为人纪,所以范人,次看人元司令而为用神;后之三式,合而用之,则造化之功成矣;造化功成,则富贵之机定矣;然后再定运程之宜忌,则穷通了然矣。后学者须究三元之正理,审其真假,察其喜忌,究冲合之爱憎,论岁运之宜否,斯为的当。故法度虽可言传,妙用由人心悟也。

甲子 丙寅 己丑 甲子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山东刘中堂造,已土卑薄,生于春初,寒湿之体,其气虚弱,得甲丙并透,印正官清,聚得真也。柱中金不现而不得化,假神不乱;更喜运走东南印旺之地,仕至尚书,有尊君庇民之德,负经邦论道之才也。

壬申 壬寅 丙子 乙未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铁制军造,杀逞财势,嫩木逢生,最喜寅木真神当令,时干透出乙木元神。寅申之冲,谓之有病。运至南方火地,去申金之病,仕至封疆,声名赫弈。有润泽生民之德,怀任重致远之才也。

庚申 戊寅 壬子 甲辰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此造日临旺地,会局帮身,不当弱论。喜其时干甲木,真神发露;所嫌者,年遇庚申,冲克甲寅,又逢戊土之助,谓假乱真。虽然早采芹香,屡困秋闱;至壬午运,制化庚金,秋桂高攀,加捐县令;申运冲寅,假神得助,不禄。

第26章 假神

真假参差难辨论,不明不暗受困顿。提纲不与真神照,暗处寻真也有真。

原注:真神得令,假神得局而党多;假神得令,真神得局而党多。不见真假之迹,或真假皆得令得助,不能辨其胜负而参差者,其人难无大祸,一生迍否而少安乐。寅月生人,不透木火,而透金为用神,是为提纲不照也;得己土暗邀,戊土转生,地支卯多酉冲,乙庚暗化,运转西方,亦为有真,亦或发福。以上特举真假一端言耳,其会局、合神、从化、用神衰旺、情势象格,心迹才德邪正、缓急、生死、进退之例,莫不有真假,最宜详辨之。

任氏曰:气有真假,真神失势。假神得局,法当以真为假,以假为真;气有先后,真气未到,假气先到,法当以真作假,以假作真。如寅月生人,不透甲木而透戊土,而年月日时支,有辰戌丑未之类,亦可作用;如不透戊土,透之以金,即使木火司令,而年日时支,或得申字冲寅,或得酉丑拱金,或天干又有戊己生金,此谓真神失势,假神得局,亦可取用,若四柱真神不足,假气亦虚,而日主爱假憎真,必须岁运扶真抑假,亦可发福。若岁运助真损假,凶祸立至,此谓以实投虚,以虚乘实,是犹医者知参芪之能生人,而不知参芪之能害人也,知砒虻之能杀人,而不知砒虻之能救人也 。有是病而服是药则生,无是病而服是药则死。且命之贵贱不一,邪正无常,动静之间,莫不有真假之迹。格局尚有真假,用神岂无真假乎?大凡安享荫庇现成之福者,真神得用居多;创业兴家,劳碌而少安逸者,假神得局者居多,或真神受伤者有之,薄承者厚创驳杂者,真神不足居多;一生起倒,世事崎岖者,假神不足居多。细究之,无不验也。

乙酉 戊寅 壬午 庚戌

丁丑 丙子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壬水生于立春二十二日,正当甲木真神司令,而天干土金并透,地支通根戌酉,此谓真神失势,假神得局,用以庚金化煞,法当以假作真,纯粹可观。虽嫌支全火局。克金灼水,喜其火不透干,又得戊土生化更妙。运走西北,所以早登云路,甲第蜚声,仕至封疆,有利民济物之志,禀秀德真儒之器。总嫌火局为病,仕路未免起倒耳。

庚戌 戊寅 癸未 癸丑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癸水生于立春二十六日,正当甲木真神司令,而天干土金并透,地支丑戌通根。伤官虽当令,而官杀之势纵横,即使伤敌杀,而日主反泄,况未能敌乎?庚金虽是假神,无如日主爱假憎真,用以庚金,有两歧之妙:一则化杀官之强暴,二则生我之日元,时干比肩帮身,又能润土养金。第中运南方,生杀坏印,奔驰不遇;至甲申,运转西方,用神得地,得军功飞升知县:乙酉更佳,仁至州牧:一交丙,坏庚,不禄。

丙子 己亥 辛酉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此造以俗论之,寒金喜火,金水伤官喜见官,且日主专禄,必用丙火无疑。不知水势猖狂,病窃去命主无元神,不但不能官,即或用官,而丙火全无根气,必须用己土之印,使其止水生金卫火。丙入亥宫临绝,欲使丙火生土,而丙火先受水克,焉能生土?所以己土反被水伤,真神无情,假神虚脱。初运庚子辛丑。比劫帮身,叨荫之福,衣食颇丰:壬运丁艰;一交寅运,东方木地,虚土受伤,破荡祖业,刑妻克子,出外不知所终。

第27章 刚柔

柔刚不一也,善为制者,但引其性情而已矣。

原注:刚柔相济者也,柔者济之以刚,刚者济之以柔,而不得其情,而反助其刚暴,犹之武士而得士卒,则成杀伐。如庚金生于七月,遇丁火而激其威,遇乙木而助其暴,遇己土而成其志,遇癸水而益其锐;不如柔之刚者,济之可也,壬水是也,盖壬水有正性,而能引通庚之情故也。若以刚之刚者激之,其祸曷胜言哉?太柔者济之以刚,而不驭其情,而反益其柔也,譬之烈妇而遇恩威,则成淫贱。如乙木生于三月,遇甲、丙 、壬而喜,则输情 ;遇戊庚盛而畏,则失身;不如刚之柔者,济之可也,丁火是也,盖丁火有正情,则能引动乙木之情故也。若以柔之柔者合之,其弊将何如哉!余皆类推。

任氏曰:刚柔之道,阴阳健顺而已矣。然刚之中未尝无柔,所以阳喻乾,乾生三女,是柔取乎刚;柔之中未尝无刚,所以阴喻坤,坤生三男,是刚取乎柔,夫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得时当令,原局无克制之神,其势雄壮,其性刚健,不泄则不清,不清则不秀,不秀则为顽物矣。若以刚斩其柔,谓寡不敌众,反激其怒而更刚矣。春金、夏水、秋木、冬火、仲土,失时无气,原局无生助之神,其势柔软,其性至弱,不劫则不辟,不辟则不化,不化则为朽物矣。略以柔引其刚,谓虚不受补,反益其弱而更柔矣。是以泄者有生生之妙,克者有成就之功,引者有和悦之情,从者有变化之妙。克、泄、引、从四字,宜详审之,不可概定,必须以无入有,向实寻虚,斯为玄妙之旨。若庚金生于七月,必要壬水,乙木生于八月,必要丁火,虽得制化之义,亦死法也。设使庚金生于七月,原局先有木火,而壬水不见,又当如何?莫非弃明现之木火,反用暗藏之壬水乎?乙木生于八月,四柱先有劫印,而丁火不现,莫非弃现在之劫印,反求无形之丁火乎?大凡得时当令,四柱无克制之神,用食神顺其气势,泄其菁英,暗处生财,为以无入有;失时休囚,原局无劫印邦身,用食神制杀,杀得制则生印,为向寻虚。宜活用,切勿执一而论也。

壬申 戊申 庚辰 甲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庚金生于七月,地支三申,旺之极矣,时干甲木无根,用年干壬水,泄其刚杀之气。所嫌者,月干枭神夺食。初年运走土金,刑丧早见,祖业无恒;一交辛亥,运转北方,经营得意,及壬子癸丑三十年财发十余万。其幼年未尝读书,后竟知文墨,此亦运行水地,发泄菁华之意也。

壬戌 戊申 庚寅 丙戌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庚金生于七月,支类土金,旺之极矣,壬水坐戌逢戊,枭神夺尽,时透丙火,支拱寅戌,必以丙火为用。惜运走四十载土金水地,所以五旬之前,一事无成:至甲寅运克制枭神,生起丙火,及乙卯二十年,财发巨万,所谓蒲柳望秋而凋,松柏经冬而茂也。

辛酉 丁酉 乙未 丁丑

丙申 乙未 甲午 癸巳 壬辰 辛卯

乙木生于八月,木凋金锐,幸日主坐下库根,干透两丁,足以盘根制杀,祖业丰盈,芹香早采。但此造之病,不在杀旺,实在丑土;丑土之害,不特生金晦火,其害在丑未之冲也。天干木火,全赖未中一点微根,冲则被丑中金水暗伤,以致秋闱难捷。至癸巳运,支全金局,癸水克丁,遭水厄而亡。

戊辰 辛酉 乙亥 甲申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乙木生于八月,财生官杀,弱之极矣,所喜者,坐下印绶引通官杀之气,更妙甲木透时,谓藤萝系甲。出身虽寒微,至亥运入泮,壬子联登甲第,及壬癸运,早遂仕路之光;丑运丁艰,甲寅克土扶身,不次升迁;乙卯仕至侍郎。此造之所喜者,亥水也。若无亥水,不过庸人耳。然亥水必要坐下,如在别支,不行生化之情,功名不过小就耳。

第28章 顺逆

顺逆不齐也,不可逆者,其气势而已矣。

原注:刚柔之道,可顺而不可逆。昆仑之水,可顺而不可逆也,其势已成,可顺而不可逆也;权在一人,可顺而不可逆也;二人同心,可顺而不可逆也。

任氏曰:顺逆之机,时退不悖而已矣,不可逆者,当令得势之神,宜从其意向也。故四柱有顺逆。其气自当有辨,五行有颠倒,作用各自有法,是故气有乘本势而不顾他杂者,气有借他神而可以成局者,无有从旺神而不可克制者,无有依弱资扶者,所以制杀莫如乘旺,化杀正以扶身,从杀乃依权势,留杀正尔迎官。其气有阴有阳,阳含阳生之兆,阴含阴化之妙;其势有清有浊。浊中清,贵之机,清中浊,贱之根。逆来顺去富之基,顺来逆去贫之意,此即顺逆之微妙,学者当深思之。书云“去其有余补其不足”,虽是正理,然亦不究深浅之机,只是泛论耳。不积压四柱之神,不拘财、官、杀、印、食伤之类,乘权得势局中之神,又去助其强暴。谓二人同心或日主得时秉令,四柱皆拱合之神,谓权在一人。只可顺其气势以引通之,则其流行而为福矣,若勉强得制,激怒其性,必罹凶咎。须详察之。

庚辰 庚辰 庚申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天干皆庚,又坐禄旺,印星当令,刚之极矣,谓权在一人。行伍出身,壬午癸未运,水盖天干地支之火,难以克金,故无害;一交甲申,西方金地及乙酉合化皆金,仕至总兵;丙运犯其旺神,死于军中。

癸酉 甲子 庚辰 甲申

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庚辰日元,支逢禄旺,水本当权,又会水局,天干枯木无根,置之不论,谓金水二人同心,必须顺其金水之性。故癸亥壬运,荫庇有余;戌运制水,还喜申、酉、戌全,虽见刑丧地而无大患,辛运入泮,酉运补廪,庚运登科,申运大旺财源;一交已未,运转南方,刑妻克子,家业渐消。戊午触水之性,家业破尽而亡。

壬子 辛亥 乙亥 丙子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壬水乘权坐亥子,所谓昆仑之水,冲奔无情,丙火克绝,置之不论,遗业颇丰,乙卯甲寅,顺其流,纳其气,入学补廪,丁财并益,家道日隆。一交丙运,水火交战,刑妻克子,破耗异常;辰运蓄水无咎;丁巳运连遭回禄两次,家破身亡。

第29章 寒暖

天道有寒暖,发育万物,人道行之,不可过也。

原注:阴支为寒,阳支为暖;西北为寒,东南为暖;金水为寒,木火为暖,得气之寒,遇暖而发;得气之暖,逢寒而成。寒之甚,瞹之至,内有一二成象,必无好处,若五阳逢子月,则一阳之候,万物怀胎,阳乘阳位,可东可西 ;五阴逢午月,则一阴之候,万物收藏,阴乘阴位,可南可北。

任氏曰:寒暖者,生成万物之理也,不可专执西北金水为守则,东南木火为瞹。考机之所,由变上升,必变下降,收合必变开辟,然质之成,由于形之机;阳之生,必有阴之位,阳主生物,非阴无以成,形不成,亦虚生;阴主成物,非阳无以生,质不生,何由成?惟阴阳中和变化,乃能发育万物,若有一阳而无阴以成之,有一阴而无阳以生之,是谓鳏寡,无生成之意也。如此推祥,不但阴阳配合,而寒暖亦不过矣。竟四时之序,相生而成,岂可执定子月阳生,午月阴生而论哉?本文末句“不可过也”,适中而已矣。寒虽甚,要暖有气,暖虽至,要寒有根,则能生成万物。若寒甚而瞹无气;过于暖者,反以无寒为宜也。盖寒极暖之机,暖极寒之兆也,所谓阴极则阳生,阳极则阴生,此天地自然之理也。

甲申 丙子 庚辰 戊寅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此寒金冷水,木凋土寒,若非寅时,则年月木火无根,不能作用矣,所谓寒虽甚,要暖有气也。由引论之,年得者寅也,地气上升,木火绝处逢生,一阳解冻。然不动丙火高亦不发,妙在寅中遥冲,谓之动,动则生火矣。凡四柱紧冲为克,遥冲为动,更喜运走东南,科甲出身,仕至黄堂,所谓“得气之寒,遇暖而发”,此之谓也。

己酉 丙子 庚辰 甲申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此亦寒金冷水,土冻木凋,与前大同小异,前则有寅木,火有根,此则无寅木,火临绝,所谓寒甚而瞹无气,反以无瞹为美,所以初运乙亥,北主水地,有喜无忧;甲戌暗藏丁火,为丙火之根,刑丧破耗;壬运克去丙火,入申运食廪,癸酉财业日增,辛未运转南方,丙火得地生根,破耗多端;庚午运逢寅年,木火齐来,不禄。

丁丑 丙午 丙午 壬辰

己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此火焰南离,重逢刽刃,暖之至矣。一点壬水,本不足以制猛烈之火,喜其坐辰,通根身库;更可爱者,年支丑土,丑乃北方湿土,能生金晦火而蓄水,所谓暖虽至而寒有根也。科甲出身,仕至封疆,微嫌运途欠畅,多于起伏也。

癸未 丁巳 丙午 癸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此支类南方,又生巳时,暖之至矣。天干丙癸,地支全无根气,所谓暖之至,寒无根,反以无寒为美。所以初运丙辰,叨荫庇之福;乙卯甲寅,泄水生火,家业增新;癸丑寒气通根,叹椿萱之并逝,嗟兰桂之摧残;壬子运,祝融之变,家破而亡。

第30章 燥湿

地道有燥湿,生成品汇,人道得之,不可偏也。

原注:过于湿者,滞而无成;过于燥者,烈而有祸。水有金生,遇寒土而愈湿;火有木生,遇暖土而愈燥,皆偏枯也。如水火而成其燥者吉,木火伤官要湿也;土水而成其湿者吉,金水伤官要燥也。间有土湿而宜燥者,用土而后用火;金燥而宜湿者,用金而后用水。

任氏曰:燥湿者,水火相成之谓也,故主有主气,内不秘乎五行;局有局气,外必贯乎四柱,湿为阴气,当逢燥而成;燥为阳气,当遇湿而生。是以木生夏令,精华发泄,外有余而内实虚脱,必藉壬癸以生之,丑辰湿土以培之,则火不烈,木不枯,土不燥,水不涸,而有生成之义矣,若见未戌燥土,反助火而不能晦火,纵有水,亦不能为力也。惟金百炼,不易其色,故金生冬令,虽然泄气休囚,竟可用丙丁若见丑辰湿土,反助水而不能制水,纵有火,亦不能为力也。此地道生成之妙理也。

丙辰 辛丑 庚辰 丙子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此造以俗论之,以为寒金喜火,干透两丙,独杀留清,推其木火运中,名利双全,不知支中重重湿土,年干丙火,合辛化水,时干丙火无根,只有寒湿之气,并无生发之意,只得用水,不能用火矣。所以初运壬寅癸卯,制土卫水,衣食颇丰;至丙午丁未二十年,妻子皆伤,家业破尽。削发为僧。

丁未 壬子 庚戌 丙戌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此造如以水势论之,此则仲冬水旺,所喜者支中重重燥土,足以去其湿气。只为相克,使子不能助壬;丁壬一合,使壬不能克丙。中运土金,入部办事,运筹挫折,境遇违心;丁未南方火旺,议叙出仕,至丙午二十年,得奇遇,仕至州牧。

癸未 丁巳 甲午 庚午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甲午日元,支全巳午未,燥烈极矣。天干金水无根,反激火之烈,只可顺火之气也。初运木火,顺其气势,财喜频增,至癸丑,叹刑丧,遭挫折,破耗多端;壬子冲激更甚,犯人命,遭回禄,破家而亡。

癸丑 丁巳 甲辰 庚午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此与前造只换辰丑二字,丑乃北方湿土,晦火蓄水,癸水通根而载丑;辰亦湿土,又是木之余气,日元足盘根;庚金虽不能生水辅用,而癸水坐下余气,竟可作用。初运木旺,帮身护用,和平迪吉;至癸丑北方水地及壬子辛亥三十年,经营得意,事业称心。

第31章 隐显

吉神太露,起争夺之风;凶物深藏,成养虎之患。

原注:局中所喜之神,透于天干,岁运不能不遇忌神,必至争夺,所以有暗用吉神为妙。局所忌之神,伏藏于地支者,岁运扶之冲之,则其为患不小,所以忌神明透,制化得宜者吉。

任氏曰:吉神太露,起争夺之风者,天干气专,易于劫夺故也,如财物无关锁,人人得而用,假如天干以甲乙为财,岁运遇庚辛,则起争夺之风,必须天干先有丙丁官星回克,方无害;如无丙丁之官,或得壬癸之食伤合化亦可,故吉神宜深藏地支者吉,凶物深藏,成养虎之患者,地支气杂,难于制化故也。如家贼之难防,养成祸患。假如地支以寅中丙火为劫财,岁运逢申,冲申中庚金,虽能克木,终不能去其丙火,岁运遇亥子,仍生合寅木,反滋火之根苗,故凶物明透天干,易于制化。所以吉神深藏,终身之福;凶物深藏,始终为祸。总之吉神显露,通根当令者,露亦无害;凶物深藏,失时休囚者,藏亦无妨,鬼谷子曰,“阴阳之道,与日月合其明,与天地合其德,与四时合其序”,三命之理,诚本于此,若不慎思明辨,孰能得其要领乎?

己卯 辛未 丙子 辛卯

庚午 己巳 戊辰 丁卯 丙寅 乙丑

丙火生于未月,火气正盛,坐下官星,被未土伤尽,只得用天干辛金。所嫌者,未为燥土,不能生金,又暗藏劫刃;年干己土,本可生金,又坐下印地,所谓“吉神显露,凶物深藏”者也。初运己巳戊辰土旺之地,财喜辐辏,事事称心;交丁卯,土金两伤,连遭回禄三次,又伤丁七人,丙寅妻子皆克,出外不知所终。

壬午 乙巳 丁丑 丙午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丁火生于孟夏,柱中劫旺逢枭,天干壬无根,置之不用。最喜丑中一点财星,深藏归库,丑为湿土,能泄火气,不但无争夺之风,反有生财之谊。因初交丙午丁未,所以身出寒门,书香不继;喜中运三十载西方土金地,化劫生财,财发十余万。所谓“吉神深藏,终身之福”也。

第32章 众寡

强众而敌寡者,势在去其寡;强寡而敌众者,势在成乎众。

原注:强寡而敌众者,喜强而助强者吉;强众而敌寡者,恶敌而敌众者滞。

任氏曰:众寡之说,强弱之意也,须分日主四柱两端而论也。如以日主分众寡,如日主是火,生于寅、卯、巳、午月,官星是水,四柱无财,反有土之食伤,即使有财,财无根气,不能生官,此日主之党众,敌官星之寡,势在尽去其官,岁运宜扶众抑寡则吉。如以四柱分众寡 ,则分四柱之强弱,然又要与日主符合,弗反背为妙。假如水星是官星,休囚无气,土是伤官,当令得时,其势以去其官星,岁运亦宜制官为美;日主是火,亦要通根得气,则能生土,或有木而克土,则日主自能化木,转转相生,所谓日主符合者也。官星是水,虽不及时,却有财生助,或财星当令,或成财局,此官星虽寡,得财星扶则强,岁运宜扶寡而抑众者吉。虽举财官而论,其余皆同此论。

戊辰 乙丑 戊戌 辛酉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此造重重厚土,乙木无根,伤官又旺,其势足以敌官星之寡。故初交丙寅丁卯,官星得地,刑耗多端;戊辰得际遇,捐纳出仕,及已巳二十年,土生金旺,从佐二而履琴堂。至未运破金,不禄。

戊午 壬戌 丁卯 癸卯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此伤官当令,印星并见,官煞虽透无根,势在去官。初年运走北方,官星得势,一事无成;丙寅丁卯,生助火土,经营发财巨万;戊辰己巳,去尽官煞,一子登科,晚景峥嵘。此造戌午拱火,日时逢印,日主旺极,莫作用印而推,亦不可作去官留杀论也。

癸丑 壬戌 丙午 庚寅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丙火生于九月,日主本不及时,第坐阳刃会火局,谓之强寡。年干癸进气,癸水通根余气丑土,泄其火局,庚金生助壬癸为众也。势在成乎众,故交辛酉庚申,金生水旺,遗业丰盈,其乐自如;一交己未,火土并旺,父母双亡;及戊午二十年,破败家业,妻子皆伤,至丙辰流落外方而亡。

第33章 震兑

 震兑主仁义之真机,势不两立,而有相成者存。

原注:震在内,兑在外,月卯日亥或未,年丑或巳时酉是也。主之所喜者在震,以兑为敌国,必用火攻;主之所喜者在兑,以震为奸宄,备御之而已,不必尽去,不必兴兵也。兑在内,震在外,月酉日丑或巳,年未或亥时卯者是也。主之所喜者在兑,以震为游兵,易于灭而不可党震也;主之所喜者在震,以兑为内寇,难于灭而不可助兑也。以水为就客,相间于一下,或年酉月卯日丑时亥,年甲月庚、日甲时辛之例,亦论主之所喜所忌者何如,而论攻备之法 。然金忌木,木不带火,木不伤土者,不必去木也。若木忌金,而金强者不可战,惟囚金而木茂,木终不能为金之害,反以成金之义;春木而金盛,金实足以制木之性,反以全木之仁。其月是木,年日时皆金者,不必问主之所喜所忌,而亦宜成金之性。

任氏曰:震阳也,先天之位在八白,阴固阴而阳亦阴矣;兑阴也,先天之位在四绿,阳固阳而阴亦阳矣。震为长男,雷从地起,一阳生于坤之初;兑为少女,山泽通气,故三阴生于乾之终。长男配少女,天地生成之妙用;若长女配少男,阳虽生而阴不能成矣。是故兑为万物之所悦,至哉言乎!是以震兑虽不两立,亦有相成之义也。余细究之,震兑之理有五,攻、成、润、从、暖也。春初之木,木嫩金坚,火以攻之;仲春之木,木旺金衰,土以成之;夏令之木,木泄金燥,水以润之;秋令之木,木凋金锐,土以从之;冬令之木,木衰金寒,火以暖之。则无两立之势,而有相成仁义之势矣。若内外之说,不过衰旺相敌之意也。当泄则泄,当制则制,须观其金木之竟向,不必拘执而分内外也。

丙寅 庚寅 甲申 乙丑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甲木生于立春后四日,春初木嫩,天气寒凝,日主坐申,月透庚金,丑土贴生申金,木嫩金坚,用火以攻之。喜得年于透丙,三阳开泰,万象回春,何其妙也!初运辛卯壬辰,有伤丙火,蹭蹬芸窗;癸巳运转南方,丙火禄旺,纳粟入监,运捷南宫;甲午乙未,宦海无波,申运不禄。

庚戌 己卯 甲寅 丁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甲木生于仲春,坐禄逢刃,木旺金衰,用土以成之,方能化土生金,斩削以成真。初游幕,获利纳捐,至癸未运出仕;甲申乙酉,木无根,金得地,从佐二升知县而迁州牧。

庚辰 壬午 甲辰 丁卯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甲木生于仲夏,时干丁火透出,用水以润之,然水亦赖金生,金亦赖水养;更妙支逢两辰,泄火生金蓄水,一气相生,五行俱足。是以早游泮水,科甲联登,仕至观察,一生惟丙戌运金水两伤不利,其余皆顺境。

庚戌 甲申 甲戌 乙丑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甲木生于孟秋,财生杀旺,虽天干三透甲乙,而地支不载,木凋金锐,用土以从之也。格成从杀。戌运武甲出身;丁亥运生木克金,刑耗多端;戊子己丑,财生杀旺,仕至副将。

辛酉 庚子 甲子 丙寅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乙未 甲午

甲木生于仲冬,木衰金寒,用火以暖之,金亦得其制矣;况乎时逢禄旺,一阳解冻,所谓“得气之寒,遇暖而发”。故寒木必得火以生之也。所以科甲联登,仕至侍郎。

上五造举甲木为例,乙木亦同此论。

第34章 坎离

坎离宰天地之中气,成不独成,而有相持者在。

原注:天干透壬癸,地支属离者,乃为既济,要天气下降;天干透丙丁,地支属坎者,乃为未济,要地气上升。天干皆水,地支皆火,为交媾,交媾身强则富贵;天干皆火,地支皆水,为交战,交战身弱,岂能富贵?坎外离内,谓之未济,主之所喜在离,要水竭,主之所喜在坎,则不详;离外坎内,谓之既济,主之所喜在坎,要离降,主之所喜在离,要木和。水火相见于天干,以火为主,而水盛者存;坎离相见于地支,喜坎而坎旺者昌。夫子、午、卯、酉专气也,其相制相持之势,宜悉辨之;若四生四库之神,皆所以党助子午卯酉者,其理亦可推详。

任氏曰:坎阳也,先天位右七之数,故为阳也;离阴也,先天位左三之数,故为阴也。坎为中男,天道下济,故一阳生于北;离为中女,地道上行,故二阴生于南。离为日体,坎为月体,一润一暄,水火相济,男女媾精,万物化生矣。夫坎离为日月之正体,无消无灭,而宰天地之中气,是以不可独成,必要相持为妙也。相持之理有五,升、降、和、解、制也。升者,天干离衰,地支坎旺,必得地支有木,则地气上升;降者,天干坎衰,地支离旺,必得天干有金,则天气下降;和者,天干皆火,地支皆水,必须有木运以和之;解者 ,天干皆水,地支皆火,必须有金运以解之;制者,水火交战于干支,必须岁运视其强者而制之。此五者,坎离之作用如此,则无独成之势,而有相持礼智之性矣。

丙子 己亥 丙寅 戊子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火生于孟冬,又逢两子,天干离衰,地支坎旺,用寅木以升之也。至壬寅,东方木地,采芹折桂;卯运出仕,一路运走东南,仕至观察。

壬午 壬寅 壬戌 庚戌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壬水生于孟春,支全火局,虽年月两透比肩,皆属无根。天干坎衰,地支离旺,用庚金以降之也。惜乎运途东南,在外奔驰四十年,一无成就;至五旬外,交戊申,娶妻三,年已六旬矣。连生三子,至戌运而终。

丙子 丙申 丙子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此造地支,两申两子,水逢生旺,金作水论;天干四丙,地支无根,离衰坎旺,须以木运和之也。惜乎五行不顺,五十年西北金水之地,故艰难险阻,刑伤颠沛;五旬外运走壬寅,东方木地,财进业兴,及癸卯甲辰,发财数万。

癸巳 壬戌 壬午 壬寅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壬午日元,生于戌月,支会火局,年支坐巳,天干皆饮,地支皆离,必须金运以解之也。初交辛酉庚申,正得成其既济,解其财杀之势,叨化日之光,丰衣足食;一交己未,刑耗异常,戊午财杀并旺,出外遇盗丧身。

壬子 丙午 壬子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此造水火交战于干支,火当令,水休囚,喜其无土,日和不克。初交丁未,年逢戊午,天克地冲,财杀两旺,父母双亡,流为乞丐;交申运逢际遇,己酉运发财数万,娶妻生子成家。

发文IP属地:北京,本文来源:投稿、转载或按书籍打字整理,已标注作者。

录入者:华小易,如转载请注明来自大易学社网:https://www.cnddy.com/1566.html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11:35
下一篇 2022年3月20日 下午11: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易学社

2022052108253076

投稿邮箱:cnddy@163.com

商务合作:ccymg@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的9-18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