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古镜歌(清-蒋大鸿)

【辨为星吉凶体要】
五星理气贵研穷,格局分明造化功,实地圆属金水土,空中水路亦相逢。
端然正曜人皆见,幻出奇峯世未通,醉后直陈千万变,治成古镜发愚蒙。
注:此言五行卦气,固贵分明,而五行星体亦宜审察,非特实地要得金水土三星格局,即河路湾环之形,亦要得此三星体格,但正形易测,而变体难明,故详言以觉世矣。
金星圆润人知妙,转角尖峯如鸡爪,尽处结成曲钩样,湾身复得似纶绞。
放洋转处中抽细,半角歪斜不满饱,人字贪头尖又尖,黄金只怕火形扰。
注:此节言金星本为美局,而变体则四,大扺金体易成火局,如转角之处如鸡爪样,或到头之水湾转如钩,或如人字贪头样,似平金体而实则火局也,辨其为火,则金之妙用得矣。
秀丽水星如玉帯,摇头摆尾反狼狈,斜飞水倩火形论,反出还回难避害。
绳索干流非软润,动中不整恶居最,湾身不走龙蟠样,莫谓歌来称美濑。
注:此节言平阳固以水星为贵格,但变体易成摆头样,至于斜飞之水,固算火形论矣,即一湾而出不再湾而转,虽湾而原北水体,大扺湾环之处,必要节节整齐始算水星,若摆头摇尾,或干流如绳索相绞,而不成龙蟠之样者,终非佳格,辨其甚佳,而水星之妙用得矣。
土星整整称佳格,修短观来要辨明,硬短横过槽器样,直长即是朩情生。
前丁又有丁居后,方正原来已不平,规不象天皆破体,愿君不必叹峥嵘。
注:此节言平阳贵重土星,但土之变体如猪槽器样,直者如槁木,皆非佳格。或前丁后丁□□□(星光按:此三字辨认不清,用“□”代,后同。)为土星者,葬下绝人,辨其为凶,而土之真情出矣。
朩星僵直无生气,有转分明是土形,体象好同执笏样,朝来却似翠云屏。
方山子戴方冠帽,正直无偏州县庭,不是去来直里取,谁云水口不宜丁。
注:此节言平阳朩星最忌,但朩星有转即土之形,或是笏板样,或如插屏样,或如衙门前甬道样,皆是妙格,要之长而狭者为朩,短而阔者为土,直里许者概言其长也。里字不必拘泥,如类僵尸,即里许亦不可用。
平阳火体勿相临,火若圆头即是金,似火大凡都要避,若贪秀俏祸来侵。
不同木体可栽取,一遇尖峯穿穴心,两水夹成牛角样,刘郎前到别方寻。
注:此节言平阳最忌火星,只有吉星而混入火局,最无火局而借人美格者,故木犹可栽取,而火一见即宜避矣。
水龙本是异山龙,凶者莫言终是凶,和顺平洋称妙格,高山秀峭插芙蓉。
尖峯变起来朝穴,文笔分明学士宗,若有火金兼土到,自然尊贵受王封。
注:此节言平阳忌火,至于山性阳刚,则又取火矣。插芙蓉者,以芙蓉峯最高起而尖锐,故以为吉也。有此尖峯层銮而来,即称文笔,而立发文章学士也。受王封者,只是尊贵之称,不可拘泥。
【辨二十四山逐字用度之义】
子午卯酉天元存,源流悠远格惟尊,公候卿相本无种,小鸟逢之变大鹍。
官职高卑随地审,只须直节对龙门,若还横过兼来细,纵转如车不足论。
得水青龙能踊跃,失时鱼涸便无恩,贪淫士女风声恶,作贼为奴从此根。
若要分明夫与妇,只将远照近身论,短长更有当分处,子午无休不可浑。
注:此节言四正之支,得时则贵,失时则淫戝也。此四位若源远流长,自然卿相可发,如小鸟变为大鹍也。但官职高卑,随地而看,不可执一,要之四正贵乎直节对来为妙,直节非为死直也,盖谓大河大港,直从四正之方对来,或九曲朝,或玄字样也,至于横过者,全然无用,即朿细转角如车轮者,在四隅则绝妙,在四正亦无力,大概源流长者贵而久,源流短者职卑而暂。至于失运近身男贱,远照女贱,更有当分别者,子午二位发得长,亦坏的久,也其为先天父母之位,而能总领其余之三卦者也。
辰戍丑未地元观,虽然局隘力仍宽,银钱得运如泉涌,福祚宁同谷口寒。
如若天心偶一失,损伤骨肉影先单,女淫士窃成宵小,偷鸡盗狗实多端。
注:此节言四季之支,得运发福,失运伤丁且贱也。
星光按;按一勺子解,四季的影响,有运气就会发达有福气,没有运气就会伤人口。
寅申巳亥人元名,螽斯衍庆育儿婴,若还失运女先死,如逢交媾挂梁崩。
注:此节言四孟之支,谓得运催丁,失运伤女。如逢寅申交媾之类,或绳绞,或钩头样,便要自缢也。
星光按;按一勺子说,挂梁崩,于巳亥二宫的方位尤验。
乾坤艮巽当分别,干艮生男不须说,葬着旺宫百斯男,如逢衰死靡遗子。
干山干向尽源流,大将边疆威赫烈,若还艮宫龙眽长,开家守业何忧戚。
巽坤二卦富家豪,位管田庄财莫竭,得运时来财帛临,失时还要女悲折。
出文出武龙要看,湾抱车轮支血脉,元武对堂非不美,大凡非富刚强列。
注:此节言四隅之干,干艮生男,失运伤男,坤巽致富,失运伤妇。但四隅龙体不比四正,四正贵乎直对,四隅贵乎转弯之水。出支直对之水,非谓不美,非富豪即武业耳。
星光按;按一勺子经验,巽艮得运,非不生男,仍先生女耳,验过千家,无不皆然,必先生一二女,然后生男。
乙辛丁癸同支正,上马催官品级加,如若失时逢此位,洛阳才子败长沙。
单行独立两无倚,运到科名白屋家,运移权退人皆贱,非是工奴言语花。
注:此节言四正之支合同,得运催官,失运降级,如若单行得运持贵,失运特贱也。
甲庚丙壬富莫当,逢椖番造作高堂,失元即有财千万,夫妇不居亦厌糠。
更有一端分别处,神逢帝释贵还乡,若还四正支来辅,贵且富兮贱且殃。
注:此言甲庚丙壬得运富失运贫也。而丙又且贵,名为帝释,如若与四正之支一齐同到,得运富而且贵,失运则贫而且贱也。
【辨二十四山卦位错杂】
分房一地分荣枯,卦位多因错位乎,富贵不全兄弟杂,财丁偏旺祖宗芜。
试观坎位同干六,富贵无丁后嗣孤,如若干宫逢一坎,儿孙蛰蛰贱贫夫。
干流水入朔方位,主母宣淫窃爱奴,坎水流归干上去,主公爱婢越尊姑。
三元上下翻来看,推算分明点错无。
注:此节辨干坎二卦错杂也,坎水当运而夹杂干宫者,富贵而无丁,干水当令而夹入坎者,丁多而贫贱。上元干水流入坎,母以奴为夫,坎水流入干,主公以婢为姑,下元反是也。
星光按;读到此,回前文,得运与失运,仍三元气运解为妥。
坎水当权艮水赴,眼前欢美悲迟暮,艮宫作主坎宫来,男子虽多如耗蛊。
孤苦零丁偏富贵,满堂夫妇衰门祚,若逢甲卯来相辅,贵无上兮贱无路。
注:此节辨艮坎二卦错杂也,坎当权而艮来夹杂,富贵而少丁,艮当作主而坎来夹杂,则当运而贵者俞贵,失运贱者俞贱也。
巽离二卦要分明,如若不明斩血脉,巽遇离兮多富贱,闺门不正女淫客。
离逢巽位贵中贫,琴瑟难调弦较□①,离水冲流巽水上,叔伦兄嫂衰门宅。
巽风吹入仲离宫,姐伴情郎走阡陌。
注:此节辨巽离二卦错杂也,巽水当令而离方有水富而贱,离功当令而巽方有水,贵而贫,且伤女。但观水路之去路详其贱中之迹也。
①:星光按“琴瑟难调弦较□”校《绘图地理四秘全书》本为“琴瑟难调弦数易”。一勺子认为,后天巽离之位,仍先天老父少女之地,配非正偶,故主淫贱。
兑坤二位贵详明,一遇犬牙仪便忒,兑有坤兮贵且贫,坤逢兑位富无色。
公卿拜爵四墙空,百万家资妇丧德,干艮生男又丧男,巽坤致富贫又逼。
四维发贵贱来临,八卦参差当互测,只有干震兑巽位,各元差错无虙贼。
注:此节详兑坤二卦错杂也。兑当令有坤,贵且贫,坤当令有兑,富且贱。而八卦各有定位,当互为推测,而详其吉中凶,凶中吉。惟有干兑震巽,无虙夹杂。
【辨二十四山逐位阴阳差错】
八卦宜详三字诀,亦有一字法,同夫妇满堂春,隔合私情莫调恰,
壬子癸中原富贵,亥来,女子死期庒,左边丑字最无情,一到宫中男嗣乏。
注:此节辨坎卦一字诀也,右杂亥伤女,左夹丑伤男,纵然富贵,未免稍减而至于损财。
星光按:此节似有脱字,今按《绘图地理四秘全书》本,笫二句应为“一宫亦有一字法”,另“同夫妇满堂春”句为“同宫夫妇满三春”。“隔合私情莫调恰”,为“隔舍私情莫谓洽”,据《绘图地理四秘全书》版本攺较通顺。
艮宫饱满足丁财,如遇差错便至灾,莫谓文章癸到艮,一逢癸位贱淫胎。
左邻甲字贫穷子,出煞收山宜剪裁。
注:此节辨艮卦一字诀,杂癸淫贱,杂甲贫穷也。
甲卯乙中多富贵,合同巽卦福多饶,两宫亦有一字诀,右杂寅宫妇女天,
左逢丙位财先损,发福虽多也虑凋,中处差池原一体,不同单卦祸来侵。
注:此节辨震巽二卦一字诀,中间夹杂原是同元,俞多俞美,左夹丙伤财,降级。右夹寅伤女也。
三阳富贵永无休,夹入他宫也要愁,莫谓丁行坤位美,一通未位子先忧,
如逢巳水女愁死,一过鬼能自相()富贵人家男女折,蛇羊大概日来疏。
注:此节辨离卦一字诀,杂未伤男,杂巳伤女。
坤宫得运丁财足,一气清纯福始悠,加着庚来财损折,一逢丁位贱无差,
总然力大能支敌,巨富小伤也见愁,阀阅名门多暗丑,只因杂乱帯黄忧。
此节辨坤卦一字诀,帯庚损财,帯丁致贱也。
兑干变卦本同体,夫妇琴和乐偶随,左边壬方流水到,生宫虽盛富中衰,
右临申位流神至,断定妻帑要见危,逐字排来逐字转,挨星一定镜中窥。
分房更有公头诀,左遇凶星长子亏,右边幼子难逃害,中房前后煞星推。
注:干兑二卦帯壬伤财,帯申伤女,至于分房或病或死,要看水口有力无力,以论灾祸轻重,锥字盖小字之义。
【辨二十四山逐位阴阳差错】文终
【辨水路去来格】
水神衰旺有权衡,水路去来岂非一,凶入吉中祸稍轻,宼仇来难儿孙敌,
吉流凶处吉仍凶,初年见祸后无疾,阴龙水路要阳朝,阳水流归阴要匹,
定向剪裁有定衡,三年九载禄可必。
注:此节辨水来去也断吉中凶、凶中吉也。凶方水流入吉中,如外寇来侵,一家骨肉同心协力自能敌得他,过吉方水流至凶中,如外寇在外窥伺,却未敢来,乃家贼,先反使家主孤悬无助,何以支持,此理甚妙。或吉流凶者,管初年有福,后来有灾。或凶来吉者,管初年不利,后有庆也。总要配定阴阳,收住阳神矣。
【辨上下龙之异同格局】
水光荡漾固雄豪,龙局参差莫自高,富贵光前非不美,燕贻何处要儿肖,
北方斗柄建临午,离位方斜奚用劳,水路东环为下格,上元西转乐陶陶,
龙来兑位局非卯,一位龙元先异槽,如在中元非对侍,声名赫奕肇基牢。
注:此节辨同龙局不同元者,发富贵而不发丁也。如下元坎方有水□□离方局,上元酉方有水,当取卯方局,要之上元西环水,下元东环水,始为龙局同元,如若坎方有水,而离方不合,固非同元矣,但同在一元之中,或兑,或干,或艮,亦为龙局同元,不必拘于对侍之格也。
【辨卦运修短诀】
逐元逐卦逐时迁,一正一催各廿年,坤艮当权二十载,只因单卦力殊偏,
兑干震巽双行脉,兄弟和同功倍悬,离坎先天父母位,能包六卦福悠绵,
单行一卦管三字,双脉两宫六字连,南北八神十二位,源流悠远福无边。
注:此节辨单卦正运二十年,催运二十年,如艮坤是也。至于干兑震巽,一卦能兼两卦之力,一催一正,上下各四十年矣。又干能辅兑,巽能辅震,震兑亦能辅巽干,双卦局全元大愈见悠久。至于坎离二卦,又先天乾坤之位,总领六卦,上下各有十二山位,当权如逢南北两卦之吉,自始至终,总无衰替,不仅一卦管一卦,一卦兼二卦之力也。盖方位以后天八卦为主,理气以先天八卦为主,分先天四阳卦为上元,如干为父,能总领震长男,坎中男,艮少男,则一白当令,即以先天干为笫一,虽以先天之干为笫一,其实又以长子之震为首何也,以长子能代父之职也。如后天之震即先天之离,故仍以后天之离为得令者,以干父与长子同宫故也。如先天之震,即后天之艮也。以先天之震为长子,故二绷睿匆院筇熘尬识H缦忍熘布春筇熘乙玻参心校嗜痰绷睿匆院筇熘椅嗜蝗缦忍熘藜春筇熘梢玻仕穆痰绷睿匆院筇熘晌仕模粲形寤浦耍辉蛳忍熘筛阜翘啬芗婀芎筇熘鹬簦谙忍熘耄允艉筇熘胝撸智夷芗婀芟忍熘仓簦诤筇熘晌徽咭印?
分先天四阴卦为下元,如坤为母,能总领巽长女、离中女、兑少女,则六白当令,即以先天之兑为笫六,而属有五黄之运,兑为少女,而运有先者,以先天之兑为后天之巽,而先天之巽又为后天之坤固已,且凡少男、少女,都要属在五黄故也。如先天之离即后天之震也,离为中女,故七赤当令即以后天之震为笫七,如先天之巽,后天之坤也,巽为长女,故八白当令,即以后天之坤为笫八,如先天之坤,即后天之坎也,坤为母,干父在首,坤母在尾,而男女包在当中,故九紫当令,即以后天之坎为笫九,然则先天之坤母,非特能兼管先天兑之属,在后天之巽者,抑且能兼管先天之离之属,在后天之震与先天之坤之属,在后天之坎位者矣。
大扺阳卦自长而少,阴卦自小而长,父母居在两头,男女居在中间,何也?将先天、后天细细排来,则卦之理气既明,而运修短亦明矣。
挨诀已详在《地理辨正?青囊经》首节注中,此则原其所以然之故也,此节杨公所谓颠颠倒之义也。原其本则平洋原非颠倒,山髓理气乃真颠倒耳,要之。非敏慧过人者不能悟此。
【辨收山定穴远近诀】
平阳立穴城门诀,远近看来要辨明,大荡大河宜缓受,小溪小涧急相迎,
浅深宽狭宜详审,十丈河形一丈衡,一口西江吸还尽,安坟远水鬼来临,
横水太逼喉咙小,出煞虽清祸兆萌,鱼涸仅供升斗水,纵然发福总无情,
量山歩水短长异,尺寸毫厘也要精。
注:此节辨河形河路几多宽大者,亦要离岸许多而立穴,轻重相称,乃为有福而无祸,若水口太大而逼近立穴,如西江之水一口果能吸尽乎,口吸不尽,身且为之泛滥而沉没致死矣。如水口仅有几丈宽,立穴远岸数十丈,是为远水安坟死气侵也。譬如鱼涸已久,仅得升斗之水,果能有济乎,既无所济,而四面死气反来混杂,是以有祸而无福,故毫厘尺寸之间,总要与水相衡也。
【辨穴星厚薄诀】
贴身水城是穴星,飞边挂角穴安宁,退看地势薄和厚,雄壮卑靡辨在形,
广大雄豪人物壮,卑低大概弱伶仃,威严赫烈官员大,浅秀文人但唧伶,
千里逢迎天子镇,封疆百里是候庭,一端更有分明处,顽出武兮秀出灵。
注:此节言平阳穴星,不是飞边即是挂角,但飞边挂角之处,形势要雄壮,则官职大,财力厚,如当卑靡,大扺秀弱,如天子邦几令行四国,威及天下,诸候封疆百里,未免兢兢守法,震垒之势乃小耳,但误认雄壮而错列,顽皮止出顽丁武力,原要秀色而雄壮,非以顽皮为雄壮耳,且秀色以生动有情为秀色,非以卑隘为秀色也。
【辨下穴浅深诀】
堆山下穴是平阳,执定此言终渺茫,地气上浮宜浅葬,深蔵得力贵无方,
葬深葬浅看形势,雄壮分明深葬康,如若浅边和薄岸,高山堆起福悠扬,
更看一地吉凶异,深浅断然失主张。
注:此节辨下穴或深或浅,要看形势,形势宽大厚实者,宜深葬。形势狭隘而浅薄者,宜浅葬,或堆山,或深埋,总在地上分明也。要之葬深发得迟,葬浅发得速,故平洋大概多浅穴耳,然亦不可尽则。
辨山运广狭诀
南北六爻三卦包,四三十二是同胞,其间亦有长短别,子午卯酉总无凋,乾坤艮巽原同论,祖宗本殊旁二爻,甲庚壬丙阳自单,寅申已亥双龙就,局元宽狭不同途,发福短长殊薄厚,癸丁乙辛双阴位,辰丑戌未阴独守,或耦或奇异样看,抽爻换象随机凑。
此节辨子午之运长矣,凡八卦之宗祖,其运尤长,至于双阳双阴之位,其元尚厚,惟单阴单阳之位,其元浅隘,发福无久耳,双阳如寅与艮,已与巽,比肩为阳之类是也,双阴如癸与子,辛与酉,比肩为阴之类是也,单阳如甲与丙,一位独行之类是也,单阴如丑与未,一位单行之类是也,大约一卦三爻中,一爻为本位宗祖,其力甚大,旁二爻,逢双犹厚,逢单则薄矣,立穴之时,宜收其双,不宜收其单也,此所谓抽爻换象随机凑也。
辨坐穴燥湿诀
平洋低蓄是朝宗,也要徘徊细看龙,突落低田与水道,腐棺朽骨莫如凶,微微润下真龙息,特下水漕气不从,非是病肿即病胀,还虑丁少绝无踪,纵然格局非凡格,财气横加到底凶,丁少财多何是美,愿君不必筑泥封。
此节言平洋下穴,固贵低蓄,但四面观看,微微低来者,是为真龙栖息之所,若四面平平,忽到坐穴之地,或数亩或几分,突然低了数尺或尺许,非为低蓄,圆者为水塘,长者为水槽,真气渐绝,与穴星不连,葬不腐骨朽棺,非是病肿,即虞涸胀,纵水法合元合运,且屈曲有情,而穴星不合,财气虽多,丁郄甚少,劝君不必取也。
辨空位忌流神诀
水神衰旺有权衡,立向移挪要辨明,空位流神最易犯,一丝失察便无情,巨门翻向飞临艮,寅位即称空位名,壬巨翻临来到丙,丁宫空位是门枨,若逢汊港支河扰,冲破阴阳多受惊,冲破阳宫男不育,阴宫冲破女无成,单宫冲着人财减,双位冲着便少丁,更虑为官多剥落,朝堂一到祸根生,功勋赫烈名锺鼎,只怕中途走狗烹,莫谓乱流如织锦,一逢此劫福终轻。
此节言衰旺,固全在乎水,而立向更要分明,以空位留神一犯便多凶祸也,何谓空位,如坤壬乙巨门从头出,立坤山艮向,则巨门即在艮矣,艮为阳,顺行,轮禄存到卯,则寅为九星所轮不著者,即称为空位,再如立壬山丙向,尸门亦在丙,轮禄存到未,则丁亦为九星所轮不著者,亦为空位,空位之处,最忌流神冲破,流神非城门之谓也,诸如支河汊港,或斜倩而来,或横竖而出,总算流神冲破,冲破丁位,丁是阴也,断要女不生育,即生育亦不能长大,如冲破寅,寅乃阳位,断要男不生育,即生育亦不结实,如冲破丁,立一字单阴位也,丁虽不多,却未必全无,如巨门在丑,则癸子皆为空位,是为双阴位,如子癸皆为冲破,则丁将全无,世之有财而无丁者,大抵然也,丁少而富贵,亦为未减,但无丁易见,财少贱卑不易见耳,要之,无论得元失元,总不可受此劫也,此全在乎立向之腾移也,流神之诀,比天元歌漏道之说更精一层。
辨吉星照临诀
衰旺权衡操在水,初年政令在九星,水逢吉位星非吉,克制生宫不地灵,纵发来时减去半,虽然大地亦无情,水逢凶煞星还吉,抹到凶宫祸少轻,宜死病遭也自解,莫称灭户被人惊,诸如离艮兑干水,运是上元吉气生,四位排星谁是吉,亦须一二三来临,干山巽向一端看,破在什兮离不灵,辅在坤方煞上煞,弼在兑宫福后轻,贪在干方吉更吉,巨临坎位制凶星,禄存艮兮为吉照,水逢吉照始繁荣。
此节言水固要吉,星亦要吉,水吉而星不吉,其福轻,水凶而星不凶,其祸减,如上元离艮兑三位之水吉也,亦要将上元一白二黑三碧之星轮在水上,其效始神,如立巽山干向,巽为武曲,顺轮到午,午虽吉水,而破军乃上元煞星,克制离方,吉水便不能效,轮辅到坤,坤乃上元煞水也,辅亦上元煞星,是为助桀为虐,轮弼到兑,亦为煞星,克制,贪到干,干为上元吉位,贪亦上元吉星,是为锦上添花,巨到坎为吉,克凶,禄到艮,为吉中吉,文到卯,廉归中位,如此推来,自然一丝不差矣。
辨前后左右高低诀
平洋立穴水为据,实地高低当考稽,百步之中喉舌地,一丝失察贱如泥,旺方昌拜从高下,若遇零神又要低,正若不高气不到,零神不泄煞来齐,莫嫌太泄一边削,西方泄兮气始西,有了西方低界气,西方煞气莫能跻,有了东方昌拜意,东方生意一齐携,此是堪舆微妙理,愿为人世一提撕。
此节辨坐穴四面高低,诀谓生方宜高,高则其气自高,而下润于穴中也,煞方宜低,低则煞气不能自下而上,且有煞方之低,便能引动高方生气,又能界位高方生气也,即如上元西为煞方,东为生方,西方惟低,煞气不能来东方,惟昌拜,生意,偏能聚也,如若旦以水神立穴,而不管实地高低,一逢差错,便断其为大富大贵,而富贵不能应,断为大丁大财,而丁财已减半矣,今人往往言某边大泄者,未知此理故也,昌拜,指气而言,非指水而言。
穴前忌割脚水诀
平洋不患水淋头,割脚水来却自愁,隐隐田间流水过,如逢此劫断生忧,时师只说水来聚,果晓坟前冲散否,离穴满寻不足虑,天心水聚自然休。
此节言水轮环抱,固足贵矣,而水轮之处,隔河对岸,低田之水来聚,下穴,以头顶水轮,与隔河对岸低田,名为送水归塘,有似乎两马同槽者,但两马同槽,是两条河路,双双环抱,显而易见,而送水归塘,则一条是明明河路,对河低田,是隐隐水路相从,或低数尺或尺许,不比明河,故曰暗相来也,即如干方转角,对河无数低田,作干山巽是也,如作巽山干,则又非送水矣。
辨砂吉凶格
穴得水兮不用砂,有砂卫护亦堪嘉,零神低伏非高起,界煞迎生终是差,正位高翔偏踊跃,能回煞气旺神遮,寸长尺短宜详辨,失察丝毫即祸芽,横盖穴前称妙格,两边拱抱护轮车,若还四面尖头射,误认文峰何足嗟。
此节言零神之砂宜高,正神之砂宜低,不高,则煞气不能界割,生气不能引动,不低,则煞气回风而返,生气高压而掩蔽也,又要观其形象,前为盖砂,左右为护砂,秀丽生动,自然合吉,若如火形,四面射来,其凶莫甚。
辨屋箭吉凶格
矗矗楼台殿宇高,死生衰旺察秋毫,挨星既定零神诀,远近看来休咎操,反气回风能不变,吉凶祸福应时遭,若还反转随机变,吉不吉兮凶可逃,一脊射来一代发,两间射脊两时豪,衰宫冲起翻来看,一脊俨如一把刀,大约旺宫名吉曜,一逢衰死便忧劳,百步之中宜审察,何须以外口嗷。
此节言屋宇高起名曰峤星,若在零神,能弋荫穴星,若在正神,便成煞曜,但要看远近之分,若百步以外,则所回之风所返之气,未能变换吉凶始效,若百步以内,则所回之风所返之气,冲到穴中,已能变换,吉者非吉,凶者非凶也,如屋宇在干,穴在巽,气冲到干方屋上,撞墙而转回百步以内,未及变换,犹为巽气,若百步以外,去穴已远,回到穴中,仍变为干气,西非巽气矣,余类推。
辨墩阜吉凶格
莫以墩泡寻龙脉,三尺高时即是星,如在零神能庇荫,一逢正位便遭刑,更看形象土金秀,木与火形总不宁,尖宜旺宫也要避,衰宫秀丽亦伶丁,时师只说龙栖处,误尽人家伤尽丁。
此节言墩高三尺,便成星体,能操祸福之柄,调在零神吉,调在正神凶,固已,更要看形体,或土或金,旺宫有福,衰宫有祸,如木与火,旺宫且要避,衰不必言矣。

峤星矗矗休囚种,如遇桥梁福祸从,零位雄时能引气,正神特凡生机壅,百步遥临犹见阨,宁同墩泡近边空j旺宫冲起擎天柱,衰死冲来凶恶纵,石与木兮犹要辨,木桥不若石桥重,坟门立柱牌坊整,其义宁殊桥路踪。
此节承上言屋宇墩泡峤星矗矗,固为祸福之柄,至于桥梁,更甚众人往来走动,其机更活,在零神能冲起生气,在正神亦能冲起煞气,故得时甚吉,失时亦甚凶,百步以外尚然吃紧,况于近照乎,至坟门巨石碑牌坊,则一样论也。

路能界气亦能迎,当与水神一样评,大路湾环玄字体,阳神三折穴前萦,直来直去无生意,乙字湾身最有情,合着旺宫揶着水,愈多愈美福千祯,细坟小陌宜详审,衰死来时土箭名,出煞收山王躲避,方许罗仙陆地行。
此节言路亦大关风水,生旺而湾环则吉,衰死而硬直则凶,如得旺宫之水,又得旺宫之路以助之,发福愈甚,至于田间小路,亦当细看,如当直死射来,名为土箭,亦当躲避始为王美,不然难免吐血心痛之病也。

水轮转处患堤防,有了阳防生气伤,调在旺宫福减半,如逢衰位更参商,苟非痼瘪聋和哑,折脚驼腰总是殃,若是滑流生气散,一逢阳埧水盈囊,联珠不算称堤埧,节节相连定草塘,此属平阳奇妙格,切无认错贵推详。
此节言水轮之处,不可有埧,有埧则间断生气,若非瘪气,即是哑子,至于滑流之水,有埧拦住,又属甚妙,更有联珠法,如池塘六七个,节节连来,中间腰断,此非埧也,不可误认,而弃此妙格。

井蝇虽小气冲天,掌诀挨星不可愆,挨着生宫真气到,偶逢衰死穴心穿,旺时秀丽逾文笔,煞气冲冲天际悬,若非痴哑即盲病,切忌坟茔井底边,百步之中宜远避,失元断定祸相连。
此言井在生方,胜过文笔在衰方,患逾恶曜也。
牛池粪窖
诸凡恶曜都能化,粪窖牛池不可边,芳馥一逢莸气散,十年犹臭莫能蠲,臭阳来达污棺骨,污秽闺门必定愆,不论生死都宜避,败坏家声须舍旆。
此节言诸凡星峰都有生旺可论,惟牛池粪窖只有凶而无吉,一见遂宜避也。
四角
水神实地宜星体,田角参差还要看,合看金形和土德,自能护卫穴中安,若遇尖峰如火射,纵然合运也心酸,一逢一射一儿丧,如遇两峰两子寒,更看反弓与凹进,反弓家贼先相残,试看凹进来宵小,日夜提防怕不完。
此节言田角尖峰四射,最非佳格,向朝田角,亦要金土形,至于左右两旁,亦宜圆润,如若尖峰簇簇,定伤小口,反弓而出者,定主家贼,凹凸而进者,定多外盗,论到至此微妙极矣,要亦以元运为主。
灰塘
灰塘虽小不宜轻,三尺低时即是星,墩泡峤星同此论,一毫察及许通灵,若还开破穴星体,总算破军切勿丁,穴后穴前宜饱满,七湾八叉少穴宁。
此节言灰塘当与墩泡同论,其旨明矣,更有穴前穴后七高八低,七凹八凸,虽旺方,总属破军,切不可认为吉曜,而当之也。
水路吉凶格
反弓之水实堪忧,要当飞砂一样愁,反出不回僧道类,如逢回转客商游,风吹妇女逃阡陌,贼盗戚凌恐不休,出仕之人多剥落,还遭公事半徒流,都天宝照宜参看,合着何宫效自酎。
此节言反弓之水与山上飞砂同论,其凶莫甚,然其凶效必在,某卦位则如此应,某卦位则如彼应也。
水轮环处患叉河,丁后丁前总有奇,纵不出宫真气散,如逢出卦见残多,高岸尖尖峰乱射,崇牙体样祸藏窠,七叉八湾皆流破,一枝射一操戈,莫以旺宫贪远照,破军星体泪滂沱,手足伤残兼小口,秃头盲瞽类斧柯,会同峤体详休咎,要看何宫效不讹。
此节言百步以内,要星体完全,如若高岗河道,了了叉叉,如崇牙样斧柯样,其凶莫甚,要之,与峤星皆要看,某位则某事效,某位则某处应也。
诸凡破体看何位,二十四位逐位当,壬子癸中逢此劫,定然家母祸来偿,偏居癸位妇人受,倚在壬方男子殃,八卦排来同此论,一到人坟晓吉昌。
此节总承上二节言,诸凡恶曜固甚凶矣,然其凶处要看某位某人承当,即如坎卦是先天坤也,坤为母,故云家母,癸为阴位,故云妇人,壬为阳位,故云男子,且要八卦属在人身中何体者,如艮为手,定为伤手,震为足,定要伤足,离为目,定要伤目之类,然总要以先天八卦为主,如先天离,即后天震,坎震有墩阜蔽塞,或支河界割,即可断其为目疾也,八卦覆坟之诀,春光尽泄于此矣,八卦分体之义,详在易经系辞可考。
杨公妙诀枕中秘,口授无书宝惜深,我为注明掌诀意,更将余诀括咏吟,言言总是先贤授,半点绝无杜选心,遇着福绿无乱泄,深藏珍秘是同音。
此节言杨公妙诀有口授无书传,我既以要诀注明,在辨正一书注中矣,更将余诀括成此歌,以告世人也。
天元古镜歌上下二卷辞句鄙俚,其为伪托大鸿先生无疑,而蒋氏子孙仍附于大鸿归厚录末卷者,使人开卷自知无俟排击也,然书虽伪托,其义亦多,可采或以其能发明大鸿之书而存之与。
嘉庆丙子八月初九日灯下杜薇之跋
 

发文IP属地:北京,本文来源:投稿、转载或按书籍打字整理,已标注作者。

录入者:华小易,如转载请注明来自大易学社网:https://www.cnddy.com/1753.html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下午9:36
下一篇 2022年4月28日 下午9:41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易学社

2022052108253076

投稿邮箱:cnddy@163.com

商务合作:ccymg@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的9-18时